如何對待「敲門行動」中的警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在這次大陸警察「敲門行動」中,本地同修表現的狀態各異:有的警察打電話時,同修不見,理由是不配合邪惡;有的見了,但心態不好,對警察說不好聽的話,還覺的自己正念強;還有一部份,怕心重,見了警察心就慌,怕這一關過不好掉下去。

其中有個同修,警察打電話找她,她當時就頂了回去:「如果談別的事可以,要談法輪功的事就免了,這麼多年了,有完沒完?有意思嗎?」警察無奈的說:「不見面沒法交差,你就應付一下,咱不談法輪功,說別的事也行。」見面後,該同修態度很冷漠,警察拿錄像儀給她錄像,她立即制止。警察忙說:「咱不談法輪功的事,說點別的,證明我見到你了,我好交差。」多數同修事後說:「這一關沒掉下去,過來了。」

這次「敲門行動」有兩個特點:一是面廣,幾乎所有學員都被警察找了一遍。二是,我們當地的情況,警察普遍態度好,生怕同修發火,見面點頭哈腰的,盡說好聽話。可是,大部份同修表現是:態度冷漠,不配合,甚至義正詞嚴。有的雖然給警察講大法真相,也是心態不好,不祥和,有怨恨心。有的還把到家裏的警察攆了出去,並跟同修說:「就是不配合邪惡,不慣他們,想轉化我?沒門!」

同修的種種表現,我自己覺的還在為私為我的狀態中,對警察的態度生硬和怨恨。我非常能理解,因為在這些年的邪惡打壓中,每個人都是傷痕累累,精神壓力很大,吃了很多苦,各方面損失都很大,對打壓我們的警察,甚至有一種潛在仇視的感覺,見到他們時,話還沒有說,心裏就對立上了,甚至人的魔性一面表現的都很強。

然而,這裏我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面對警察的騷擾,你沒有轉化,這關也過去了,可是你想過嗎?在這一關中,你的心態和境界夠一個修煉人圓滿的標準嗎?我覺的差遠了,從我知道的情況看,我感覺沒有幾個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標準的。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警察的態度普遍好,多數是一見面直給你說好話,甚至你發甚麼牢騷,直給你道歉,人家並沒把你咋地,就是簡單過問一下,也不提法輪功的事,這能是過大關嗎?也不存在掉下去的因素呀?不少同修面對警察,翻舊賬,說難聽的話,把警察訓了,事後還沾沾自喜的在同修中講,說自己如何正念強。這有甚麼可顯擺的?我們只能救人,不能毀人。試想,我們普遍這種態度對待警察,他們會怎麼想呢?「這些大法弟子的心態和境界不比常人強多少呀?」

記得有一次,我把上門的警察訓斥了一頓,下樓時一個警察說:「你善心還不夠呀,修的還不行呀!」當時我想:「行不行你們不配評價,我有師父呢!」可是事後想,作為修煉人,自己修的境界咋樣?心裏是清楚的,用圓滿的標準衡量,是不夠格的。假如,這次「敲門行動」之後,正法馬上結束了,我們是不是留下了遺憾?這些指望我們救度的警察,永遠失去了被救度的機會。我們對他們有慈悲心嗎?我們真心為他們未來想過嗎?在正法向法正人間過渡的最後時刻,面對這些眾生,我們的自私還有多少?不是暴露的很清楚嗎?

個人覺的,面對上門的警察,我們的心態要穩,要有一個真誠救度他們的心,要系統的,耐心的,無怨無恨的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是被利用的,是最可憐的眾生,在敲門行動中他們態度好,也許是明白的一面向我們求救,希望得到我們的理解和寬容,不想走向絕望的深淵。那我們就不要失去這次機會。比如:給他們講法輪功基本真相;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講邪黨的來歷;講他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都違背了哪些法律?講善惡有報的天理和本地打壓大法弟子遭惡報的例子……

如果同修都能這樣做,我覺的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威德展現,是修煉境界上的提高和真正的成熟。

一點淺見,意在交流,懇請同修以法為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