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天安門證實法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七﹒二零」這一天又到了,十八年前這個難忘的日子,永遠銘刻在我心裏。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修煉前我得的是類風濕性關節炎,甚麼也幹不了,人們叫它不死的癌症。修煉後我獲得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天,本地學員得知江澤民要迫害法輪功的消息後,有倆口子的,有一家三口的,有獨自一人的,自發的坐著火車和大客車去北京證實大法。當時各個路口都有堵截的警察,我甚麼也沒想,孩子上學去了,家人也不知道,放下了一切,不為別的,就是為了給法輪大法討個公道,給我們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我和幾個同修坐著大客車去了北京,在半路上遇見警察查車,問有煉法輪功的嗎?司機說:「沒有」。隨後就上來了,查問每個人「有身份證?幹甚麼去?」我趕緊把大法書藏起來。警察說:有身份證嗎?我回答說:沒有。警察又問:「包裏是甚麼?」我說:是饅頭。

到了北京一看,所有的街道都有學員,看到有人把學員都弄到車上了,一車車的拉走。我也被弄到車上拉到一個體育館。江澤民動用了部隊、公安、武警都扛槍來的,把成千的法輪功學員包圍起來。學員們沒有怕。這天天氣很熱,高陽在頭頂上,像火球一樣,所有被圈在體育館廣場的法輪大法弟子都為一個目地──證實法,一起背《論語》和《洪吟》裏的詩給那些警察聽,啟發他們的善念和本性,同修們背的那個齊啊,驚天動地!

到了下午警察們把各省的學員歸類,山東的、河南的、東北的等等,一車車的運走。我看見了本市一同修雙盤著腿往那一坐,警察過來拳打腳踢就是不動還雙盤著,被兩個警察給拖上車。有不報姓名的同修不知去向。天太熱了,一天沒吃沒喝了,就把包裏的饅頭拿出來,一看饅頭都餿了長毛了,分給同修吃,別提多香了,就像吃雞蛋糕一樣。

到了傍晚,我和5、6個同修被拉回本地邪黨黨校,這裏關了幾十口人,第二天放了。

也就是從這天罪惡的江澤民鋪天蓋地瘋狂殘酷迫害法輪功開始了,給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與家庭帶來無數災難。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二我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橫幅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二,我獨自又去了北京,為大法申冤。在半路遇見了一個濟南同修,同修聰明智慧,帶著我來到商場,買了黃布、寫字的筆、剪刀。當時的北京氣氛恐怖,沒有寫橫幅的地方,我倆來到一個賣衣服的試衣室,寫了一個「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再到另一個試衣室,又寫了一個「真善忍好」的橫幅。寫完之後我倆到餐廳吃了一點東西,把所用的剪刀、筆等處理掉,就奔天安門去了。

同修邊走邊跟我說,她的職業是教師,家裏捨下剛九個月的男孩。她在家呆不下去了,她要走出去證實法,為法輪功討公道,還我師父清白。在她跟我說的過程中,我的眼淚幾乎要掉下來了,我從心裏佩服她,她放下了生死名利情……

說著我倆來到天安門廣場,她說我們到人多的地方去,這時便衣警察已經跟上了,她機智的把橫幅展開,使勁高喊「法輪大法好!」我也隨著打開,喊「真善忍好!」我的聲音沒有她喊的洪亮。此時警察已經把她踹倒了,警察一手拽著我一手拉她,把我倆拖到警車上拉走。到了派出所我倆被分開,不知同修的去向(同修可安好)。我被劫持到駐京辦,一負責人叫著我的名字說:「你又來了」,我被戴上手銬關押了一宿。第二天拉回本地,在車上看見本地5、6個同修也都去了天安門廣場,我們被關押在看守所遭受迫害一個月。

如今十八年過去了,法輪功學員沒有被高壓嚇倒,而是越來越堅定,講真相,勸三退,救世人。使越來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認清中共邪黨歷次迫害善良民眾的邪惡本性,紛紛退出邪黨組織──黨團隊,截止到7月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278,307,473,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