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上半年牡丹江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七年上半年,黑龍江省牡丹江地區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至少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牡丹江寧安市周秀慧被綁架、非法庭審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下午,牡丹江市寧安市法輪功學員周秀慧,在寧安市東京城鎮向人送「福」字、講真相時遭人構陷,被當地派出所警察曹航、李志坤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市看守所。家人說年前(被綁架僅十天)就被檢察院批捕。

二月四日正月初八上午,周母去檢察院要人,檢察院公訴科科長孟慶雲說卷宗還在公安局偵察呢。隨後去了公安局,門衛不讓進,並說國保副隊長鄧紅衛剛走,夏亞俊也不在(其實當時夏就在單位裏),讓家屬星期一再去。三月十八日構陷案被移交到寧安市檢察院。

周秀慧的代理律師四月五日去牡丹江看守所會見周秀慧,看守所故意刁難說必須持有司法局的證明才允許接見。律師被迫去司法局開了證明,這才見到了周秀慧。五月十二日,周秀慧的代理律師馬連順再次來到寧安市檢察院,見到了負責人張彬。張彬說,周案不久之後移送法院。

六月五日,周秀慧被構陷到了寧安市法院。律師六月十二日到法院閱卷,刑庭庭長謝吉山告知案件目前還未立案登記,還告知其認為本案證據不足,已要求辦案單位補充證據。

六月十八日,寧安市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周秀慧,情況不明。

周秀慧曾患腰椎間盤突出、胸椎骨質增生、頸椎病、萎縮性胃炎、遷延性胃炎、失眠、厭食症、肝膽管結石等等。腰椎間盤突出很重,醫生說不做手術就得癱瘓。在多種病症犯病時,她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夏,周秀慧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中,修煉不到一個月,她能吃飯了,能睡著覺了,也不愛生氣了,逐漸的所有病都好了。

QQ群裏發一張圖片 王鑫在上海被非法判刑

'王鑫'
王鑫

在上海打工的寧安市法輪功學員王鑫,只因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在網絡QQ群裏發了一張法輪功的圖片,就被上海金山區公安局國保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上海市金山區看守所。

王鑫,男,四十二歲,黑龍江省寧安市鏡泊鄉鏡泊村人,從小就非常善良、孝順,父母二老對他讚賞有加。一九九七年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他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從此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在二零零一年秋天,有一次,王鑫和父親從南山割地回來,他們在公路邊發現不知誰家車上掉下來的一袋黃豆,王鑫看見了就對父親說:「不是咱家的東西咱們不要」。還有一次,鄰居夾柵欄,佔了王鑫家的地,王鑫的家人氣的不行,非要去找鄰居理論,王鑫卻說:「咱不能與鄰居計較,俗話說的好:遠親還不如近鄰呢。」在他的勸說下,家人對此事也就不再追究了。王鑫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來引導、教育孩子做好人。孩子變的越來越聰明、越來越優秀,從一年級開始,年年都是班級裏的班長和學習委員,學校的三好學生,並年年獲得獎學金。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王鑫在上海市金山區法院再被開庭,王鑫講述修煉法輪功強身健體,按「真、善、忍」做好人;自己也沒有破壞法律實施;「真、善、忍」是普世價值,法輪大法弘傳全世界,信仰自由等。法庭休庭二十分鐘後,王鑫被非法判刑八個月,將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回家。

海林市法輪功學員郝升巧被綁架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中午,海林市法輪功學員郝升巧到郵局郵信,被海林市派出所和海林林業局派出所的蹲坑警察綁架,後林業局國保又和海林市公安局國保隊長丁玉華和於某到她家裏非法抄家,掠走印表機、手機等個人物品。她丈夫未修煉法輪功,也遭綁架,晚上才放回。

郝升巧的丈夫寫信,要求海林林業局公安局無條件釋放妻子回家。他講述妻子修煉法輪功後痼疾痊癒,性情溫和賢惠,自己就是見證者和受益者,大法修煉人正直、善良,令人肅然起敬。他在信中講到:他和妻子結婚時,聽說她以前曾經修煉過法輪功,由於迫害放棄了修煉,被疾病纏身,患了嚴重的體寒、尿血、痛風病,怕風、怕涼,花了很多錢也沒治好,後來越來越重,幾乎生活不能自理。當時痛苦異常,想死,又捨不下兒子。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又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病痛減輕,最後完全康復。妻子以前脾氣暴躁,打人,罵人,讓丈夫和孩子都身受其苦。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她學會了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慢慢變成了一個賢妻良母,在她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超常和美好……

然而,三月二十二日,原本應該保護人民安全的二十多警察,綁架了他善良的妻子,並搶劫了他家的電腦等個人物品,理由是她郵寄了關於法輪功真相的信件。而妻子郝升巧不偷不搶,不殺人放火,不坑矇拐騙,不貪不佔,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一個手無寸鐵的家庭婦女怎麼去破壞法律實施,不知道她破壞了哪部法律的實施了?!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王立軍等人迫害法輪功,下場可悲。他希望當地警察擇善而從,給自己和家人留下福德!

在親友聘請律師到看守所會見郝升巧後,郝升巧於四月五日下午獲得釋放回家,國保人員曾對她說,別再讓人往他們這郵(勸善)信了,還有國內、國外的(正義電話),把他們的電話都打爆了!

牡丹江市火車站非法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牡丹江市火車站買票後,剛過安檢,就被帶到問訊處,說因為該學員的身份被視為重點人物。非法搜身和包無果後,盤問:甚麼時候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多長時間了?有沒有書?是否聚會?都和誰聯繫?並反覆多次問有沒有小冊子和傳單。然後把學員的手機連到設備上,又人工翻看手機的通訊錄和信息,沒有找到迫害的把柄後,請示他們的領導,領導又請示他的上司,最後才讓學員去乘車。

五月二十七日,雞西市雞東縣平陽鎮新發村法輪功學員馬永海,在牡丹江火車站下車時,遭火車站民警攔截並非法翻包,將馬永海個人現金五百元及手機等物品拿走,並將馬永海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釋放時僅歸還了手機。

六月二十四日,虎林市偉光鄉偉光村法輪功學員楊秀英,從河北兒子家返回時,途徑牡丹江火車站,下午在候車室向世人講真相時被構陷,被牡丹江鐵路公安局惡警綁架,搜走包內攜帶的《轉法輪》、mp3和其它物品。當晚,虎林市鐵路派出所警察伙同偉光鄉派出所警察到楊秀英家非法抄家,不顧他家中九十多歲患病的父親,從晚上八點到十一點多,把屋內、倉房翻了個遍,沒搜到任何東西,惡警撤離。楊秀英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鐵路公安局拘留所,非法拘留七天。

此外,海林市法輪功學員陳熙濤六月十三日下午,在哈爾濱火車站用實名身份證買票候車時被綁架,送回海林市。海林公安局國保大隊長丁玉華帶領海林第三派出所警察到陳熙濤家中非法抄家,劫掠私人物品和部份現金,並把陳熙濤的丈夫和兒子帶到第三派出所訊問。家屬聘請代理律師前往牡丹江看守所會見了陳熙濤,她本人委託律師為她維權,控告警察對她的一切違法行為。陳熙濤的丈夫郭立斌與兩個姐姐、父親、後母一行五人到國保大隊長丁玉華家要求無罪釋放陳熙濤,丁玉華不出來見他們,其丈夫李東賢打電話報警,謊稱家人襲警,郭立斌走脫,兩個姐各被非法拘留十天,後母被非法拘留五天。警察還從郭立斌二姐手機聯繫人中查到了鄰居姚淑霞的號碼,六月二十一日中午對她也實施了綁架和非法抄家。陳熙濤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看守所半個月後回家。姚淑霞被非法關押了七天。

牡丹江法輪功學員張玉連等被綁架

牡丹江法輪功學員張玉連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晚,在家中被無錫國保伙同牡丹江國保人員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無錫看守所。據悉是因為無錫國保為完成上面分配的抓人指標,才拿張玉連「湊數」,實施跨省抓捕。張玉連曾去無錫女兒家看女兒,因幫助人們了解法輪功真相,被無錫當地警察騷擾,沒收全家身份證,將其放回。張玉連回到牡丹江家中後,於五月二十五日被綁架。

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范麗敏五月八日下午,在華電公安分局對面的礦山東路講真相時,被華電公安分局東風社區警務隊警察綁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牡丹江寧安市法輪功學員郭豔君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在集市場發真相資料時,被寧安市第五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非法關押五天。

牡丹江市好醫生王麗嬿被誣判

'王麗嬿'
王麗嬿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王麗嬿被先鋒公安分局立新警務大隊呂洪峰等五人綁架,只因為她手裏有四塊真相展板,揭露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及江澤民被二十多萬人真名實姓起訴到最高檢察院的真相。隨後不到一小時,警察把在月牙湖附近水務局小區居住的高一喜、孫鳳霞夫妻也綁架到圓明社區警務室,高一喜十天後被迫害致死。

王麗嬿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八個多月後,牡丹江市西安法院對王麗嬿非法庭審,誣判王麗嬿四年零六個月。在律師協助下,家屬向中級法院提起上訴,並要求公開庭審,接手此案的法官吳德剛一直迴避不見家屬和律師。王麗嬿的姐姐將控告西安法院審判長劉輝的控告狀遞交到中級法院門衛室,並去市人大、市紀檢委、市信訪辦、司法局、控申科遞交控告狀,未被接收。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王麗嬿姐姐被一位法院的辦事員告知王麗嬿的所謂案件維持原判。

吳德剛對王麗嬿二審維持原判,整個程序都是違法的,家屬既沒有收到判決書,也沒有讓律師提交辯護詞。家屬著手控告違法法官吳德剛。

王麗嬿,原是牡丹江市皮膚病防治所醫生。她善良仁愛,處處為患者著想,多年來從不給患者開高價提成藥,贏得了很好的口碑。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的王麗嬿,在工作上認真負責,業務上不斷鑽研,取得了副主任醫師任職資格。王麗嬿在麻風病的理論與實踐中積累了寶貴的臨床經驗,發表國家級論文三篇,完成三萬字著作一部;《牡丹江市1950──1999年麻風防治效果評價》一文獲牡丹江市科技進步獎,補充豐富了牡丹江市麻風病防治資料,促使牡丹江市順利通過了國家的「基本消滅麻風病」的驗收工作。王麗嬿為牡丹江市培訓了一百六十三名醫生,考試成績全部合格。

急於毀屍滅跡 看守所再逼家屬簽字火化高一喜遺體

高一喜
高一喜

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所長馬國棟給高一喜二哥打電話,通知他限七天火化胞弟的遺體;當天下午,看守所副所長謝濤領多名警察到下城子火車站,找到正在工作的高一喜的妻子孫鳳霞,再次逼她在火化書上簽字。孫鳳霞感到很意外,她簽上了「我不能理解再次簽名。」

此前,孫鳳霞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到不明藥物迫害,多名警察輪番逼迫孫簽字同意火化遺體。然而這次卻要求高家人必須都同意,每個人都得簽字;並告訴孫鳳霞火化時人不需到場!

在中國,中共極權統治時期,一個公民的生存權並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特別是在那些已經被標籤化了的人群中,更談不上生存的自由。一如高一喜這樣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家屬連會見和處理遺體的權利也一樣被剝奪,中共已經把在這個星球上最邪惡,最慘無人道的殺戮行為演繹到了極致。

'高一喜家屬'
高一喜家屬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十一點多,高一喜和妻子孫鳳霞被牡丹江先鋒分局立新警務室副隊長呂洪峰、牡丹江市國保支隊長李學軍等人強行入室,將夫妻二人綁架到牡丹江看守所,僅僅十天時間(四月三十日)把高一喜迫害致死,在高一喜家屬強烈反對的情況下強行解剖遺體。

一年多以來,家屬多次欲做二次屍檢,可看守所卻屢屢逼迫家屬火化遺體,干擾屍檢順利進行。家屬到相關部門索要高一喜的拘留證、病危通知書、死亡證明、看守所的體檢表等,至今不給。二零一七年四月「允許」家屬見遺體後, 七月五日,牡丹江看守所又一次逼迫家屬挨個的簽字,揚言七日內必須火化。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