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市善良一家人遭滅絕人性的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四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高一喜和妻子孫鳳霞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半夜在家遭警察綁架,僅僅十天,健康樂觀的高一喜即被迫害致死,並遭強行解剖。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二點,高一喜二哥、二姐、二姐夫、外甥、小姨及他的女兒高美心,一年來首次被允許前來探望高一喜遺體,二十餘名著裝警察和多名便衣嚴防死守,把家人分成兩組分別進入,只能三米外觀看遺體,不到兩分鐘就被警察蠻橫驅趕。

'高一喜遺照'
高一喜遺照

'悲愴而決然的家屬:左起為高一喜的二姐、二哥、母親、女兒、二姐夫'
悲愴而決然的家屬:左起為高一喜的二姐、二哥、母親、女兒、二姐夫

'高一喜與家人'
高一喜與家人

一家善良人

高一喜,家住牡丹江市穆稜市穆稜鎮河北村,為人正直善良,性格開朗大方,曾當過酒店經理。他燒得一手好菜,做的美食讓女兒回味悠長;天生一副好嗓子,唱起歌來讓聽眾喜悅陶醉。其妻孫鳳霞,在穆稜市下城子火車站上班。

高一喜一家是從山東「闖關東」來到穆稜鎮的。高一喜的父親高吉瑞,曾在穆稜林業局汽車隊食堂當廚師,非常仁義、厚道,公家的東西不貪不佔,還常常給鄉鄰的婚宴幫忙做飯。母親姜自香很善良,自己非常節儉,但若來個逃荒要飯的,她卻供吃供喝的,還給人家縫補衣服。有一次,他們家辛辛苦苦攢了一年的布票,給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趕上來個逃荒的,姜自香就把衣服送給人家了。高家老兩口沒有多少文化,但卻保留著中華民族樂善好施的傳統美德。

高一喜是高家的小兒子,二零一二年患上了青光眼,視力僅剩零點一二,幾乎失明,到北京同仁醫院也沒治好。他想起母親的眼病在修煉法輪功後康復的奇蹟,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雙眼就恢復了正常視力。他通過學大法更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不在外面和朋友吃、喝了,對家庭也更負責任了。

高一喜的大姐高秀榮一九九七年在北京打工,因患胃癌走入了法輪功修煉,不久身體就神奇的康復了。因此,父親高吉瑞和母親姜自香都修煉了法輪功。當年七十歲的姜自香也親身受益,胃病好了,神經衰弱好了,舌癌好了,連自從四十三歲就看不清東西的眼睛也好了,能看書識字了,至今八十九歲了不用戴花鏡。

大姐多次遭迫害、父親驚嚇離世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後,大姐高秀榮因堅持信仰被公安從北京押回,非法關押了好幾個月,勒索去二千元錢所謂罰金,還被拉到穆稜鎮中心大街遊街侮辱(也是中共邪黨為了恐嚇所有老百姓的常用手段)。

二零零零年,高秀榮又被警察抓走,非法勞教一年半,當時警察把正在看孩子的高秀榮從炕上粗暴地拖到地上,鞋都沒讓穿就抓走了,並非法抄家,把幾個月大的高一喜女兒高美心嚇得哇哇大哭。

當時,父親高吉瑞被嚇得不敢煉功了,神情恍惚的看見一群著裝的人,嚇的臉色也變了,渾身顫抖地說:「他們又來了!」人也癱軟下去。高吉瑞被送到穆稜醫院,不收留,又被送到牡丹江市醫院,結果在高秀榮被綁架三天後在驚嚇中離開了人世。而高秀榮於二零零七年再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高一喜的青光眼,通過煉功獲得康復,他能扛著五十斤大米上樓,走路也特別快,跟他一起走路都得小跑。在興奮之餘,在家門口貼了一副感恩法輪大法的真相對聯,結果片警王學義帶領林業局國保警察來抓高一喜。高一喜被迫離開了穆稜,來到牡丹江市租房打工,留下女兒高美心陪伴奶奶在穆稜鎮相依生活。每次女兒來,高一喜都給女兒做些好吃的讓她高興,而他自己卻常常喝粥、吃鹹菜充飢。

高一喜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高一喜在牡丹江市贈送別人一張真相光盤,被非法拘留,他絕食十五天後回家。而當天,大姐高秀榮在北京因為送人一本法輪功真相小冊子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六年四月,高秀榮被從北京轉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而在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深夜,牡丹江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支隊長李學軍帶領尹航等七人,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續將高一喜夫妻綁架、非法抄家。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早,高一喜被送往牡丹江公安醫院,當時各項化驗與儀器檢查結果表明健康狀況良好。高一喜的十六歲女兒高美心陪同年近九旬的奶奶匆匆趕到牡丹江公安醫院,哭求著希望見到高一喜,看守所的多名警察恐嚇並蠻橫地驅趕她們,召集很多人將她們於三十日早上騙回穆稜老家,然而公安醫院卻宣稱年輕健壯的高一喜於三十日凌晨五點猝死。

四月三十日上午,穆稜警察把高一喜的二哥高一信騙去,通知他高一喜死亡並強迫他同意立即解剖遺體,被拒絕。高一喜的遺體雙目圓睜,眼角有淚痕,頭部有瘀青,左手往左撇,右手抬高一點往右撇,緊握雙拳,手指甲是青紫色,雙腕銬痕明顯,胸部鼓起,腹部特別癟,後背往起翹沒有貼到床板上,有明顯的繩子捆綁的痕跡,右腿小腿處有三個粗大針眼。警察急急的在家屬不同意的情況下聲稱解剖了高一喜的遺體。

牡丹江公安試圖強行火化高一喜遺體,未得逞,於是就阻撓家屬探視遺體。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家屬費盡周折,終於被允許去殯儀館看望高一喜遺體了。在三十多名著裝警察、特警及便衣的虎視眈眈下,六名家屬還被分成兩組進入,冷凍箱只拉出一點點,不讓放下來,根本看不到高一喜的面容。家屬隔著三米遠看了一分鐘就被特警暴力驅趕,高美心被警察狠狠推搡得差點摔倒在地上。

不久前,有目擊者說,高一喜被綁架到牡丹江看守所後,絕食抗議迫害,被牡丹江國保支隊及先鋒分局惡警劫持到公安醫院,用捆綁精神病人的約束帶捆住全身折磨,四肢分別被捆綁在鐵床頭和窗戶的鐵欄杆上,用力向四面抻。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