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在不得人心的「敲門行動」中漸漸覺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二零一七年新年過後不久, 江澤民集團就開始以中共在三月份舉行「兩會」為藉口,向全國公安系統施壓,強迫公安系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綁架、關押等迫害

騷擾的口徑各地不一,如「上頭的命令」、「兩會」、「核實登記」、「重新調查」、「回訪」、「看望」、「聊聊」、「拜訪」、「整理備案犯罪記錄」、「查戶口」、「登記身份證」、「普查人口」等等。

四月份又遇中共敏感日「四﹒二五」,騷擾冠名更加赤裸裸,叫甚麼「敲門行動」。

追隨江澤民集團最緊密,實施迫害最嚴重的省、直轄市有遼寧、山東、重慶、河南、河北、甘肅、四川等地。據不完全統計,五個月的時間,遭騷擾人數就近五千人次。

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儘管承受著本不應承受的迫害,但是他們最關心的還是這些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因為他們也是被江澤民集團謊言欺騙的,而且他們職業本身還有嚴格的紀律要求,所以超脫出來實在不易。

可是在近年來公務員法中已經明確規定,如遇上級錯誤命令,可以拒絕執行。如執行了錯誤命令就要自己終身負責。

這就是給公檢法人員敲響了警鐘,並不是說只要是上級命令就得執行,而是在執行命令前,你首先要用自己的頭腦分辨清到底是錯誤命令還是正確命令然後再去執行。或者是在執行命令中發現錯誤而停止執行。

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受迫害已經十八年了,這十八年就是給人們分辨正邪、善惡、真假的機會。法輪功學員在這十八年中,有多少萬人被騷擾?有多少萬人被綁架、關押?有多少萬人被勞教?有多少萬人被判刑?有幾千人被迫害致死?有多少人受酷刑殘害致瘋、致殘?有多少人被關進洗腦班?有多少人被活摘器官?

法輪功學員在這樣的環境中依然堅持信仰,就是想讓世人看到甚麼是真、善、忍,甚麼是假、惡、暴。法輪功學員想換來的無非是同胞的覺醒,主動從假、惡、暴的邪惡組織中退出,加入真、善、忍的洪流。法輪功學員這巨大的付出,換來的是同胞生命的得救,這沉重的生命、物質、精神的交換還不能驅散你心中的陰霾,讓天良顯現嗎?這十八年的機會還不夠長嗎?

可喜的是近來我們越來越多的看到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無罪獲釋,參與非法「敲門」的警察的心理也在悄悄地發生著變化。

警察本應理直氣壯的執行公務,可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當遭到法輪功學員的質問時卻經常無言以對,悻悻的離開。為甚麼會這樣呢?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在違法,是迫不得已在執行上級命令。所以很多警察都會說,「我們也不願幹這事,沒辦法,是上指下派。」

在「敲門行動」中,很多地區的警察私闖民宅錄音、錄像被拒後都說「我們拍自己,證明我們來過」,好像這樣做就不違法了。

其實,我想對這些警察說:你來了,你錄了,就已經證明你違法了,因為法輪功學員都是這世上最好的人,你們把他們當作壞人,這本身就是錯的。你拿著你的錄像可以向上級交差,可是你知道三尺頭上有神靈嗎?你的整個違法過程都被神看到了,這就是你日後遭報應的證據。

儘管如此,這類警察比起那些野蠻無知,橫豎不講理的人要好得多了。但是還有比較好的。就是近來有的警察根本不進屋,在門外說幾句就走了。比如: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上午,四川省成都五津派出所一片警肖銳和一名劉姓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劉淑偉家門口,沒有進屋,在門外問了一下:你們在家嗎?我們來關心你們一下。其實我們也不想來打擾你們。說完就匆匆走了。

說他們好,只是和那些不好的警察對比來看,其實肖銳和劉姓警察的話都自相矛盾,先說「關心」,後說「打擾」,其實他們自己都知道關心是假打擾是真。法輪功學員是最能為別人著想的人群,他們不會給社會添麻煩,哪裏用得著警察在工作中的關心呢?所以說那隻能是打擾。

警察最好的做法就是明辨是非,明辨來自凌駕在法律之上的邪黨高層的干擾,拒絕執行邪惡命令,不給好人造成傷害。希望警察做的越來越好,這不僅是對法輪功學員好,更是對自己好,對自己的親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