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得法、講真相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一九九四年我生於廣東和江西的交界地帶,那裏經濟並不繁榮,但是這兒受無神論的黨文化的毒害相當深,所謂的唯物主義者,不相信物質世界和「科學」以外的一切,更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但是冥冥之中,總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現象,這些現象讓我保存了一些對高級生命的猜想。

二零一三年,我因為一些因緣關係,到了浙江義烏,偶然到了一個城隍廟中,在廟前做出了許多褻瀆的行為,從此持續了一年的厄運,幾乎整整一年沒有工作,四處奔波,去到哪兒都幹不成。由此,我相信這是報應。我為了尋找生命的答案,尋找神佛的真相,我走入了基督教,我相信耶穌是真實的,在基督教中,我知道了許多事情。在這之後我便以基督徒自居,但我沒有去教堂,因為我知道中共的真相,我知道教堂是受中共控制的。我有聖經,會自己看。

在相當長的時間裏,我經常在網絡上探索許多信息,追求民主和自由,在許多民主QQ群裏,我了解了不少關於法輪大法的真相,但我一直不知道大法是甚麼,我一直以為這只是一群受迫害的練氣功的群體,並不知道這是一個信仰,而且是真正能解開宇宙之謎的宇宙大法。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的一天,在群裏聽到有個人說「申請移民的時候如果你是黨員你根本就不能移民,但是你如果是大法弟子,就可以辦理移民……」,我突然就動心了,能移民,從此可以擺脫中共,去歐美過優越的生活了。我以為我會成為一個練氣功的基督徒,因為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有甚麼問題。

我得到了《轉法輪》的電子書,這一看,我甚麼都明白了,我明白了宇宙的真理,我明白了人為甚麼而活著。隨著深入的修煉,我漸漸地明白了我為甚麼要來到這兒,明白了我的人生的意義。從此,我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

回想起這些往事,深深地感到,師尊太偉大了,師尊為了讓我進入修煉,安排了那麼多,經過了那麼多的曲折。

我積累了一些與信仰群體講真相的經驗,分享出來希望對同修們會起到一點幫助。

我經常看到同修與宗教信徒們討論這個對那個錯的,我覺的是很沒有必要的。具有信仰的人,有他們本身對他們信仰的執著,所以一般會比較難溝通,現在末法之時,許多宗教信徒對神佛的概念已經不準確了,思維模式已經錯誤了,所以更顯得難以溝通。我們要的不是所有人都修大法,因此我們首要的並不是從法理上與他人交流,我們要做的是勸三退,以及告訴他大法好。

面對基督徒,他們往往不願意談及政治,我會告訴他們「耶穌是神啊;可是你看看中共是甚麼呢?中共是無神論,是反神的,你曾經宣誓過要把生命獻給它,你說你把生命獻給了無神論的組織,耶穌能要你嗎?」「耶穌要地上的人相互友愛,要世人學會寬恕;而中共是甚麼呢?中共一直在殺人,這是耶穌要的嗎?這是多大的罪啊,你怎麼能不退出呢?」「沒關係的,不影響你現實的一切,我相信你退出中共邪教,耶穌會保護你的」。往往這樣,會比較容易勸退基督徒。

面對佛教徒,我會告訴他們「佛祖要普度眾生,講不能殺生,可是中共卻一直在殺人。不僅如此,中共還在文革毀佛像無數,燒毀佛經無數,中共還褻瀆佛為迷信,佛是神聖不可褻瀆的哪,你加入了這樣的一個組織,那佛會放過你嗎?你不退出它能行嗎?這是多大的罪業啊?」「退出了中共,我相信佛祖一定會保祐你的,只需化名就可以,我給你取一個化名吧?」

道教徒基本上同理。中共砸毀道觀無數,文革時期以打倒牛鬼蛇神的名義迫害了許多道士。這些已經足矣。不需要和他們交流法理上的認識,只談善惡,不談法理。勸退後如果可以,可以再讓對方明白大法是甚麼。如果條件不允許便告訴對方「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勸三退的時候,經常聽到的「××黨不會倒的」,其實背後隱藏的意思是「你們這樣勸退是沒有用的,它不會因為你們勸退就被推翻」,這些隱藏語言如果不識破背後的意思,是很難針對性回答的,很容易產生牛頭不對馬嘴的現象。面對這句話,我往往的回答是「××黨倒不倒這不是我們操心的,您要做的選擇是退出它,這樣它也許甚麼時候倒了,就不會牽連到您。」

二零一七年四月,我遭到國保的綁架,明顯的感受到了另外空間的邪惡,雖然心裏已經放下生死,已無畏懼,但是雙腿還是會不停的發抖,那種明顯受到了另外空間干擾而無法抑制住的發抖。通過長時間發正念,才漸漸平緩下來。在裏面我沒有放棄講真相、勸三退,十天後我走出了拘留所,有六個和我一起被關押的人在我的勸說下聲明了三退。感謝師父的一路看護,弟子會精進修煉,兌現誓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