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RTC平台講真相中去掉各種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我在二零一四年二月正式加入RTC平台講真相的,兩個月後,在RTC平台第一直播室值班。下面我與同修們分享這三年來在平台打電話以及個人修煉的一點點體會。

一、堅持到底很重要

在二零一四年之前,我也參與好幾個項目,有的做了幾年,有的甚至幾個月,就沒有堅持下去,然後就換另外一個。比如,我參與一個英文翻譯項目,就是將中文新聞翻譯成英文的,剛開始幹勁很大。後來,就慢慢的鬆懈下來了。感覺自己在技術方面跟不上要求,由於自己翻譯水平跟不上,就給其他同修帶來了更多額外的工作量。他們要幫我修改語法,調整句子結構,有時候整篇文章都要改寫。我跟同修開玩笑說,你幫我修改文章,還不如你從新翻譯來得快。同修怕打擊我的積極性,總是安慰和鼓勵做下去。但是英文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高的,最後我只好換其它項目。

不久經同修介紹,去做網站編輯,從常人的網站中找一些文章,修改加工一下。剛開始,也是幹勁十足。想做好這個項目,很快就意識到不容易,面臨很多挑戰,一個就是好文章特別難找,有時好不容易找到質量高的文章,費很大勁修改好了,發現同修早就發表了;另外一個就是要寫文章,比如寫綜述新聞稿,需要較高的寫作水平。另外一點就是,老是看常人的網站,很不容易把握自己,經常浪費很多寶貴時間。這個項目,參與了幾年,又進行不下去。

其實我們救人的項目,真正想做好,都不容易。可是我當時老是以為沒有找到適合的項目。二零一四年初,經過當地協調同修介紹參與了RTC平台講真相。當時我對自己說:這次,一定要堅持下去,不管遇到甚麼困難,都要克服,一定要堅持下去。

果然,不久我就遇到這方面的考驗,讓我是否能繼續做下去,是不是又要換項目。第一個考驗,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沒有一個眾生答應三退,具體多長時間我不太清楚,大約有二個月時間,沒有退一個人。心裏很懊喪,沒有底氣,覺的很愧疚,有時就問自己,是不是不適合做這個項目。同修就鼓勵我,這並不表明,這些電話沒有效果,還給我講九張餅的故事。然後同修希望我堅持下去,做甚麼項目,都有考驗的,不是這方面,就是那方面。還跟我提起師尊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中國東北有一句話叫「熊瞎子劈苞米」。(眾笑)熊瞎子就是熊嘛,它劈苞米怎麼劈呀?掰一穗夾在腋下,再劈一穗還夾在這個腋下,再劈一穗還夾在這個腋下,最後還是一穗。」[1]我就對自己說,堅持下去。同時向內找,我覺的自己修煉上沒有跟上去,學法不入心,走形式,愛看常人的新聞網站;另外,怕吃苦,遇到困難就想逃避,繞道走。問題不在於項目本身合適不合適,而是我想不想堅持下去。

不久另外一個考驗也來了,有天我正在平台值班。我妻子進來了,她說想跟我講幾句,當時的原話不記得了,大概意思是:「現在我們這兒是冬天,黑得早。你一吃過飯,就上平台打電話。也沒有時間管孩子,他們的功課你也不能檢查。我希望你換個項目。參與哪個項目還不是參與,你有其它技能,又不是只能打電話?」

我女兒也過來幫腔,表示我打電話影響她休息(因為我就在她臥室的隔壁房間打電話),也希望我換個項目。

我想他們的抱怨,肯定是我哪地方沒有做好。我向內找,發現那段時間,我沒有珍惜在RTC平台值班時間,有時候一面打著電話,一面還忙著別的事情,比如回常人的電子郵件等。歸正了自己後,我太太也沒有再跟我提這個要求,同時我的女兒也不再抱怨打電話影響她休息了。

有次,我出現消業現象,表現出來就是感冒症狀,不停的咳嗽。那天正好輪到我上平台值班,就跟其他同修打個招呼,說我這個樣子,就不適合打電話,不如在旁邊發正念支持大家。有個同修就鼓勵我說,「沒有關係,打打電話就好了。好多同修都有類似經驗的。」我想,也對呀,就接受了同修的建議,繼續堅持上平台值班。

還有一次,我從外地出差回來,剛到家感覺還挺累的。其實我在出差前,就跟有關同修打招呼了,說那天我值不了班,因為要出差。其實,我打算,回來就好好休息一下,就不上平台了。後來,我想還是不對勁,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這點苦都不願意吃,那怎麼能行?就又堅持上平台參與值班了。

堅持下去,有始有終,就是克服困難,就是在建立威德,就能救度眾生。

二、去掉愛上網看新聞的執著

去年美國大選期間,我癡迷上網,特別愛瀏覽美國總統大選的動態。看完英文的,就找中文網站看,有時候也去瞧瞧常人的論壇,特別是那些最有爭論的帖子。也知道自己不對勁,但是老是想,我就看一會兒就停手,可是每次不知不覺就浪費了好幾個小時。有時候,就給自己一個理由,今天是最後一次上網了,要不就多看看,明天再也不看了。可是,明天又忍不住點擊這些網站。有時候還給自己找其它理由安慰自己,看英文網站,提高自己英文水平,看中文網站,能夠積攢素材,在講真相中用。

後來,我看明慧網站上一篇交流文章,一個國內同修寫的,大意就是這些常人的網站看不得,就是大法弟子自己辦的媒體也不能經常看,因為那是面向常人的。尤其是常人的網站,那裏面甚麼東西都有,充滿著低靈爛鬼,你看了,不就是求這些東西嗎?

這篇文章對我震動很大,從那天開始,我沒有再瀏覽常人新聞網站。在零碎時間裏,哪怕三、五分鐘我就儘量用來學法,哪怕只學一小段。在忙家務活的時候,就邊聽明慧廣播,或者聽聽神韻歌曲。或者是心裏念正法口訣,反正不要讓自己胡思亂想。堅持一段時間後,修煉上有點提高,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學法時,煉功也比以前效果好,發正念時,有時候還能感覺能量場很強,這都是我以前沒有的體驗。

妻子有時候也拿我的例子教育孩子們,「你看,你爸爸說到做到,他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現在不上網站了。」 我在旁邊就加上幾句:「準確的說,我還是上網的,一個是大法網站,一個是因工作需要上網查資料。常人網站就是洪水猛獸,再也不能在那上面浪費時間了」。

三、不守時是黨文化

剛開始參與RTC平台,經常是遲來早走,也沒有把這個當回事。有件事給我很深的印象,讓我認識到這個不守時的習慣是黨文化。

有次,我們小組學法結束後,輔導員說找我私下交流一下。她說一直想給我指出來:我不守信用,黨文化比較重。當時講的原話不記得了,大概意思如下:

「每次,我們有甚麼活動,問到你能否參加,基本上,你都是很痛快,答應下來了。好多次,你要不就來得遲,要不就比別人早走。當然,我們知道你有小孩子,家裏事多。可是大家都不容易。你看我們家只有一個修煉,那位也是事情多。誰家沒有事情?都是想法子解決,而不是迴避、撂攤子。」我當時一聽,心裏有點不服氣,覺的她不理解我的情況,有點小題大做。我就說,「請你舉個例子,否則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她就說,「比如,上個週末,我們幾個去外地幫忙神韻,讓你週六去公園負責煉功點。你答應說好!結果週六那天,你一早打來電話,說你去不了。為甚麼不早說?到最後一刻才說。」我馬上就辯解,「其實我那天家裏有事,根本就去不了。我答應了,是因為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能去。根據我的了解,我不去,也沒有人去。所以,我說去或不去都沒有實際的意義。為了不讓你失望,就答應了。」

輔導員說:「大法弟子要言而有信。否則,以後大家對你說的,都只能百分之五十的相信了。」回家後,我也清醒起來,給輔導員發個短信,請她原諒我的態度,同時感謝她及時提出問題來。然後,我就想,給同修這樣的印象,肯定是我哪裏不對。覺的自己不守時,經常遲到幾分鐘,或者早走幾分鐘。同修說得對,那是在大陸形成的黨文化觀念。

從那以後,我基本上都是想方設法按時到平台。如果,萬一安排不過來,我一定會提前告訴同修。

四、小事中 去人念

1)有段時間,提前十多分鐘結束打電話,因為我總認為冬天的晚上十點鐘對很多大陸眾生來講已經很晚了。我就想,這麼晚了給他們打電話,他們肯定很反感。因為有這個念頭在,眾生不接電話的次數真的多起來,有的接了,也抱怨太晚了,馬上掛。

與同修交流,對我有所觸動,說既然我們平台安排了這個時間,肯定有道理,作為我們就應該去執行,再說救人是個大事情,涉及到方方面面,另外空間都有安排,說不定師父法身就安排在那個時間有緣人等著你打電話,而因為我們固守自己的觀念,不給他們打了,那是多大的損失。我覺的同修提醒的對,從那以後,我就堅持到最後,不再讓這個人念發揮作用。

2)加持同修 不給同修負面思維

有時候,聽見同修在電話中,講真相不符合我的標準時,心裏就嘀咕起來了:「這樣講的方式,對方肯定聽不進去的。」其實這就是給同修輸入負面的東西。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特點,每個眾生也不一樣,說不定人家那種方式就是一部份眾生更能接受的方式。

作為一個整體,我們就應該互相加持,不能心裏用自己的人念評價同修講得不好。經過一段時間,我去掉了這個心,我也體會了同修講真相中的善良和慈悲。

3)不要分別心

有時候,知道對方是個地位較高的政府官員或大學教授或某某專家,自己心裏發虛,覺的這些人一定很自負,思想固執,不容易聽進去的。向內找找,發現我把人中的所謂地位看得重了,把名利看重了,還有嚮往人中的所謂美好生活等等。

其實,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連天上的神都羨慕的稱號,有甚麼自卑的?很長時間,這個念頭雖然變弱了,有時不注意還是往外翻。我知道在另外空間,人一思一念,都是活的,消去這些東西總得有個過程。對眾生不要有甚麼分別心,不看對方職位高低。在打電話之前,我一般都發一會兒正念,清除阻礙自己講好真相的一切不好的觀念。最後,感謝這個平台,給我們提供一個比學比修,互相督促,互相鼓勵的一個修煉環境。希望每個同修都來珍惜它,維護好這個平台。希望我們同修更精進 ,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