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折磨致殘 女兒被迫害致死

山東省平度市七旬老翁孫金蘭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平度市年近八十的孫金蘭老人,與妻子、女兒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做事,一家三口多病的身體都得到康復,生活從未有過的美好。不料,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運動,導致孫金蘭老人的妻子被迫害致殘,女兒孫豔波更是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當時七十七歲的孫金蘭老人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以下是孫金蘭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一家人遭迫害的事實:

我們夫妻倆因身體不好才於一九九六年九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妻子劉淑芳長年哮喘、咳嗽、 腰痛、神經痛,長年吃藥打針不能幹活。煉法輪功後一月痊癒,一身輕,身體恢復正常。孫金蘭在建築公司工作。一九七一年,在工地蓋房,下地基搬石頭時傷了腰,渾身疼痛,長年病休、打針吃藥,各種方法治療也不見效,煉法輪功後一個半月,身體便恢復健康。

女兒孫豔波在修煉法輪功以前,身體有多種疾病:心臟病、高血壓、膽囊炎、甲亢、糖尿病等,每天承受著病痛的折磨,活得又苦又累。一九九七年,孫豔波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修心做好人的同時,很快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感到生活是那麼的美好。

我們是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我們的親身經歷證實了法輪功不是迷信,李洪志師父是一位道德高尚的聖人,法輪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

大法弘傳,上億人身心受益,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的妒嫉之心及對修煉人數眾多的恐懼,於一九九九年七月濫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瘋狂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這場浩劫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用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江澤民對這場迫害的發生、推行和延續,有著不可逃脫的罪責。

我們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們進京上訪,向政府講明大法好的真相,給法輪功一個正確的位置,給我們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回來後村裏對我們非法抄家八次。我們夫妻及女兒孫豔波遭受多種迫害,孫豔波被迫害離世。我們所遭受的具體迫害如下:

一、夫婦倆遭迫害情況

我老伴劉淑芳去北京上訪兩次。從北京回來被綁架關押並被勒索一萬四千元錢。她多次被非法關押,精神和身體受到了極大的痛苦,身體已近植物人,已經五、六年了,她的吃、喝、拉、撒、打食翻身、擦身全由我這個近八十歲的人來照顧她。她自己現在的痛苦不會言表。

我去北京上訪一次。從北京回來後被綁架關押在單位。進京上訪回來後,我被非法關押在平度紅旗路派出所,石維兵安排兩打手一晚上就把我打昏死兩次(註﹕石維兵當時是平度公安局政保科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頭目),天天酷刑折磨我,逼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八、九天後又將我綁架到平度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雙手被銬在後邊,再從身後把銬住的兩手轉到前邊來,痛苦萬分。直到出獄,我的手臂還伸不平。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被非法關押到拘留所半個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我又被綁架到青島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在青島勞教所,不「轉化」就不讓睡覺,受盡了折磨,常常每天勞動到深夜,幹不完活就不讓睡覺。工資也不給我發了。老伴在家沒有經濟來源,就到垃圾堆裏撿東西吃。

二、女兒孫豔波遭迫害情況

我們的女兒孫豔波,家住平度市城關辦事處後巷子村,有一雙可愛的子女,九九年迫害開始,她去了北京兩次,向國家領導人反映修煉法輪功後親身受益的真實情況,後被非法關進平度市拘留所。因信仰真、善、忍,遭多次非法拘留,與丈夫一起共被勒索現金兩萬一千元。曾被毒打致昏、被打毒針、被迫流離失所。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八歲。

第一次被拘留 公安、村支書齊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九日,孫豔波去北京反映法輪功好的事實真相,被平度警察綁架回本地。到了平度後,警察不由分說先把她拘留了十五天,然後又將她非法關押到平度東閣養老院。

孫豔波等四名同村的法輪功學員被領回後巷子村後,後巷子村書記尚升賢不顧她們四人身體虛弱,竟罰她們四人在大隊院內從下午四點多鐘一直站到晚上八、九點鐘。當她們進屋後,後巷子村書記尚升賢惡毒地將暖氣關掉,故意凍她們。

非法關押了孫豔波兩三天後,尚升賢又扣去孫豔波五百元錢(從年底的補助款裏扣去的),才放她回家。

從二零零一年開始,孫豔波家人應享受到的糧油等一切補助都遭到尚升賢不同數量的扣發:她的公婆被扣發一年;孫豔波丈夫被扣發兩年零四個月;兩個孩子被扣發一年零六個月;孫豔波被扣發十年零三個月。

被強迫洗腦並被勒索鉅款

孫豔波回家後才半個多月,邪黨人員聽說她要到北京去打橫幅,嚇壞了,將她再次綁架後又拘留了十五天,期滿後又把她綁架到平度黨校洗腦。當時孫豔波丈夫去北京為法輪功依法上訪,也被惡人從北京綁架到了黨校洗腦,她們夫妻倆被非法關押二十多天後,孫豔波被勒索了一萬一千元,她丈夫被勒索了一萬元,惡人才放她們夫妻倆回家。

被逼流離失所 老人孩子受重創

從洗腦班回家後,孫豔波就再也沒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公安局和派出所的警察輪番上門騷擾,孫豔波夫妻倆沒辦法,只好流離失所。當時孫豔波的公公、婆婆已經是七十多歲的人了,兩個孩子大的才十四歲,小的只有五歲,老人、孩子正是需要他們照顧的時候,但孫豔波夫妻倆卻無法照顧他們。婆婆由於想自己的兒子,整天拄著拐棍兒在街上走來走去,希望能見到孫豔波和兒子。沉重的打擊,使孫豔波婆婆的身體很快就垮掉、過世了。而孫豔波十多歲的女兒因沒錢上學,也只好輟學,掙錢養家。多虧有了解情況的大法學員,晚上冒著危險從門縫塞進錢去。才能艱難的維持生活。

公安的車天天停在孫豔波家門口,監視著孫豔波家人的一舉一動,試圖再次綁架孫豔波夫妻倆,使他們有家難回。

遭香店派出所折磨,被平度中醫院打毒針

二零零一年五月,在去同修家時,孫豔波被在那裏蹲坑的警察綁架到平度市香店派出所。被銬在鐵椅子上。兩、三天後,孫豔波的手神奇地從手銬中脫出來了,她趕緊向大門口跑去,不幸被警察再次綁架回香店派出所。回到派出所後,警察不停地打她耳光,直到把她打昏過去,才住手。然後又將她綁架到平度中醫院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在平度中醫院,警察把她單獨關押在一個病房裏,手腳都銬在床頭上,不讓她大小便。她實在憋不住了,真想就尿在床上,但又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這樣做。警察對另一位醫生使眼色,讓他給孫豔波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從此以後,孫豔波的左手就抬不起來了,梳頭也只能用右手,痛了很長時間。參與迫害的人員每天還從孫豔波的右手中指抽一管血,說是化驗。就這樣被迫害了三、四天後,孫豔波的身體極度虛弱,他們怕承擔責任,只好把她送回家。孫豔波的丈夫被非法勞教兩年。回到家不久,公安又去孫豔波家騷擾,她被逼無奈,只好再次流離失所,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才回家。

持續的綁架、拘留 孫豔波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孫豔波因在大田集上跟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大田派出所綁架關押,當晚九點後,把她挾持到平度拘留所。九天後,因孫豔波身體極度衰弱,警察怕承擔責任,就讓孫豔波小弟把她背回了家。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孫豔波在蘭家窯村講真相時,被綁架到同和派出所,當時身體出現了極度虛弱的症狀,警察怕承擔責任,非法關押了她十一個小時後,於晚上九點多鐘將她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孫豔波在平度市李園地段的一條河邊講真相時,被綁架到李園派出所。後來孫豔波的生命突然出現危險狀態,李園派出所怕承擔責任,就在下午四點多鐘的時候將她送回家。

在長期被騷擾、恐嚇中使孫豔波身心受到了巨大的傷害,身體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八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