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雙眼復明 父親粉碎性骨折痊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六十五歲,是個退休工人。今天講述幾位親人有善念、法輪大法賜福的故事。

一、母親雙眼復明

二零零三年七月,正是中國大陸非典發病期,母親那年七十一歲,突然雙眼睜不開,甚麼也看不見,吃甚麼吐甚麼,而且大小便失禁(因她有糖尿病)。當時我在女兒家看外孫子,父母怕我忙不過來,沒有告訴我,這樣十三天後母親已是皮包骨啦,吐拉不止。父親害怕了,給我打電話。我們當時果斷的把母親送到醫院,掛了急診,到眼科診斷後,眼底、眼壓、血壓等等一切一切都不正常,立即住院,說三天後手術。

從早上八點開始各科化驗檢查,到進入病房時是十點三十分。我就一刻不離的陪護母親。醫生給注射紅黴素加鹽水,就離去了。我把隨身帶的寶書《轉法輪》拿出來,跟母親說:媽媽,別著急,也別害怕,會好的,現在針也打上了,我給您老念念《轉法輪》,咱倆學法,師父就能管你呀!我一句一句的給媽媽讀,媽媽聽的也非常用心。

聽著聽著,媽媽帶著哭腔喊起來:「蛇,一大團蛇,我甚麼都看不見。」再看媽媽的臉都嚇得變白了。我安慰媽媽別怕,「我說一句,您老跟我說一句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反覆的念,一心不亂的念。

念著念著,媽媽又笑了,右手指著前方大喊著:「輪子,真好看,轉的真快!」媽媽雙眼緊閉,但很高興。我鼓勵媽媽,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媽媽說:「我念法輪功好,真善忍好,師父好,行嗎?」我回答:「也行」。就這樣,媽媽突然說:「姑娘,我看見你的臉了。」

當時我沒動心,只是笑。媽媽又說:「我看見你的牙了」。再看媽媽她的雙眼全睜開了,很大的一雙眼睛。這時醫生來取打完的藥瓶走後,我拉著媽媽的雙手,告訴她,這是師父給你老的雙眼治好啦。你看見的輪子是不是書上的這個法輪?媽媽一看,對!對對!媽媽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第三天眼科主任來病房會診(當時住院時眼科沒床,暫住內科)又全部給測了一下,很嚴肅的說:「怎麼回事?吃了甚麼藥?」

媽媽出來證實大法好,把事情前後說了一遍。醫生說:「老太太,你真有福啊,別不信,我行醫三十年,你是第六例不治而癒,全好了,太神奇啦,眼睛一切正常,煉吧!法輪功挺好的。」

母親又住了十天院,全面檢查一遍一切正常,出院了。十天前是被抱著不能走,入院十天後自己背著雙肩背包大步走出醫院。

二、父親粉碎性骨折二十天痊癒

二零零八年春天,八十歲的父親騎自行車中午去買花捲往家裏騎的路上,走到十字路口的時候,不料被後邊開來的一輛大貨車給撞倒了。車停下,司機下車把老人家扶起時,交警執勤人員也到了。

司機嚇壞了,這麼大歲數的老頭,得花多少錢啊?就與老頭說好話。老父親說:「小伙子,你別害怕,我不會訛你錢的,我沒有事,你走吧!」交警要處理交通事故,拿來一張表讓老人簽字。

父親告訴我,知道失與得的關係,就簽了字。小伙子很激動,把老人自行車扶起來,就開車走啦。等回家拿出花捲才發現底下壓了三百元錢。老人很後悔,說怎麼能要人家錢呢。

回到家中後,左胳膊就疼,打電話把孩子們都叫回來啦,去了市醫院骨外科,照相拍片子結果左胳膊肩頭是粉碎性骨折。醫生當時要求住院,打鋼釘,說即使恢復到最好的程度,左胳膊也抬不起來了。老人堅決表示要回家。我們帶上老人片子回家了。這一夜可把老人疼壞了,一夜沒躺下。我把師父在濟南講法的小收音機給了老父親,說聽聽師父講法吧,會好些。

父親九九年前也跟著煉過功,打壓後害怕,不敢煉了,有些法理是知道的。父親接過後聽著聽著,他慢慢就躺下睡了一覺,第二天左胳膊全腫起來了,一點不敢碰。家人就讓去北京積水潭醫院看看吧。第二天早上就去了北京。結果與市醫院是一致的。父親不住院又回來了。

父親回來跟我說:我八十歲了,我只靠聽師父話,聽法學法吧。老父親一時也沒間斷聽師父濟南講法錄音。問他疼嗎?他說還行,木木的,不算太疼。

就這樣連續聽法,左胳膊開始消腫了。二十多天後,老人的胳膊能動了,能幹活了。

80歲的老人,粉碎性骨折,沒要司機錢,沒吃藥,沒打針,只是聽師父講法錄音,就恢復了健康。通過這事,老父親又走回修煉中來了,今年八十七歲了,身體很好,白髮有的都變黑了,與同齡人比較很年輕。

三、朋友心臟搭橋手術取消,出院了

十年前,丈夫接到在老家工作時的朋友大哥打來的電話,說他妻子心臟病突然發作,坐飛機來北京住在安貞醫院,病的很重,週二做搭橋手術。第二天,我們買些水果,我帶上《九評》和大法資料,護身符等開車去了北京醫院。

他們住的是高幹病房,兩張床一室的。當我一進病房,大嫂就抬手笑著召喚我過去,我坐在她的床邊。中午送病號飯來了,他們定了兩份飯,我一看,告訴丈夫,快帶司機大哥你們去外邊飯店吃去,我在這陪嫂子,吃大哥這份飯就行了。

他們走了,嫂子拉著我的雙手說:「妹子,你一進門我看到你,我就又升起想活下去的信心啦。」她告訴我自己已經搭過兩次橋了,太難受了,活著就是受罪。當天是週日,週一再全面會診,週二做手術。

我開始講我是怎麼修煉的,如果不修煉自己也早都死了,是大法師父給我的命。她聽的很認真,不斷地點頭。我把我帶來的真相資料都交給她放在床頭櫃裏。然後又從我的包裏拿出一本《轉法輪》雙手交給她,又把自己脖子上戴的護身符摘下給她戴上,並告訴她別怕,上手術台在心裏不停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嫂子聽後很激動,馬上摘下護身符放在手心裏,說:「明天會診,我再戴,我用手拿著,不用上手術台再念,我現在就念。」我們邊吃邊聊,嫂子明白了真相並且認同大法。

第二天週一晚上七點多鐘,我們全家正在吃飯,丈夫手機響起來了,是北京醫院打來的。只聽丈夫說:「真的!不用手術啦!通啦!二姑爺來車接你們出院回家,這是真的嗎?」我與兒子兒媳眼睛對視一下,高興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心裏喊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弟子一定多救人,多學法,實實在在的修自己,做個合格的大法徒。」

現在我們家族和親戚朋友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也都退出中共邪黨組織,輕鬆做個中國人。以上這幾個實例都是善待法輪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的福份。我們全家及受益的親友叩謝法輪大法,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