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說:本想說服你,現在我連嘴都張不開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我是天津地區大法弟子張淑芹。我們這個地區是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最厲害的地區之一。警察三天兩頭上門。惡警上我家來了好幾次,我都沒在家,有兩次,我見到了他們。

第一次,我正在院子裏幹活,來了一個警察,我把他讓到屋裏。當時我心裏很坦然,沒有一點怕心。他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這麼好的功法,不煉可不行,我跟你說實話。我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煉,你們一迫害我就不煉了,但我現在怎麼又煉上了呢?你坐下聽我跟你好好的說說。

我這次煉功是為了孫子,看見我這個小孫子了嗎?(孫子正在跟前)他今年二歲。二零一六年九月份,說眼痛,在當地找大夫看了些日子,不見好。幾天後,孩子眼球鼓起來了。兒子把孩子送到天津眼科醫院,大夫一檢查,說孩子得的是青光眼,已經失明了。兒子當時一聽就傻了,回過神來,問大夫還能治好嗎?大夫說一點可能都沒有,還說:好不了,也得做手術,不然眼珠爆炸;你們上北京吧,上北京找專家看看。

回家後,兒子兒媳跟我一說,我當時就哭了,我老伴也哭。去北京吧,光北京就去了四次,找了一個最有名的眼科專家給孩子做手術。專家也說,眼已經失明,做手術只能保著眼珠鼓不起來,現在孩子太小,到十七歲,把眼珠挖去,換假眼,做手術也不能保證眼珠再不鼓了,也許一月,也許一年,也許更長又鼓了。

等孩子做完手術,把孩子帶回家,半個月後,孩子眼珠又鼓起來了,疼的直哭,怎麼辦?全家哭。我和老伴在床上哭,兒子在地上來回走,兒媳急的按著孩子眼壓,不放手,按了四個小時。這時老伴說:上醫院把我的眼挖下來給孩子,我這把年紀,要眼沒用。兒子說哪有換眼的?沒有怎麼辦?再做手術,孩子受不了,上次做完手術,麻藥過去,孩子疼的三個人抱不住,三個大人按了一個多小時,這才回來十多天。

做手術是全麻,即便再做一回,要是十多天再鼓,孩子還小,總打麻藥也受不了。再說,一次手術花了三萬多,要是十幾天做一次,現在孩子才三週歲,到十七歲才能換眼。這中間,得有多少個十幾天?就是全家傾家蕩產不吃不喝了也保不住孩子的這個失明的眼球。

全家人哭著哭著,老伴對我說,你還是煉法輪功吧,奇蹟會在大法中出現;對兒子兒媳說:咱們全念「法輪大法好」。

就這樣,全家人天天念「法輪大法好」,我又從新煉起了法輪功,就連我那九歲的孫女也天天念,孫子自己也念。念了幾天,鼓起來的眼珠小了一圈,這下全家人更有信心了,天天念,念了不到二十天,意想不到的奇蹟出現了,孩子的眼睛復明瞭,能看東西了。全家這個高興啊,就別提了,當時我想對著全世界大喊一聲,法輪大法好!

說完後,我問警察,這麼好的功法,我能不煉嗎?醫學能達到嗎?警察說,你覺得好就在家裏煉吧,說完就要走。我說別走,我告訴你,家裏大人孩子有個大病小災的,別忘了念「法輪大法好」,準保平安,還有對大法弟子要保護,你自己得有個數。他嗯了一聲就走了。

第二次是今年五月份。我正在院子裏幹活,他們又來了。這次是來了三個男的一個女的,據鄰居說,之前他們也來過幾次,我都沒在。進門後,上次來過的一個警察說:大娘,我又來看你來了。我說:你們別老來看我,我不歡迎。他說:大娘,別這樣說,我們能到屋裏坐會嗎?我說:行,到屋裏去吧。我還是一點怕心都沒有,心想,這次來了,我正好跟另外三個人說說我家的事。我說,你們以後別再來找我了,這不是擾亂我的生活嗎?他說,我們是管這個的,不來沒辦法向上邊交待。我說,你們來的正好,我對你們說說我家的事。上次,你們三位沒來,我就說說我為甚麼又從新煉的法輪功。我就把孩子的眼怎麼好的從新講一遍,並且還對他們講了繼九月份師父給了孩子一雙明亮的眼睛後,今年五月份,偉大的師父又救了我兒子一條命。

五月份的一天,兒子兒媳開著餐車去賣小吃,早上四點多就出發了。村南有條大公路,當時兒子開著又大又重的大餐車由南向北橫穿公路,由於當時正好是綠燈,兒子開得毫無顧忌。這時,從東邊來了一輛大斯塔爾(卡車)向西駛去,萬萬沒想到,它竟沒顧慮紅燈,反而加速向兒子駛來。兒子沒有一點防備,餐車被撞的銧、銧兩聲響,連人帶車都被撞飛了,最後落在了隔離帶上。

當時,兒子都嚇傻了,回過神來後才知道出了車禍,下車一看,做小吃的工具飛了一公路,車身全都被撞毀了,可是駕駛室所在的車頭卻完好無事,而且也沒有翻車。若是在隔離帶上翻了車,後果不堪設想,不禁一陣後怕。

這時村裏人都來了,看到毫髮未傷的兒子,都說他命大,要知道,之前在這個道口已經死了六個人了,兒子是唯一在這遇上事故倖免的。兒子說:我的這條命是大法師父給的,你們看我帶的是甚麼,說著就把身上的護身符拿出來給大家看,並說,不是我命大,以前算命的說我不長命,命中註定有著一劫。今天我能倖免於難,都是大法師父救了我呀。

我接著對警察說:這短短的幾個月,大法師父就救了我兒子一條命,給了我孫子一雙明亮的眼睛,那可真是救了我全家啊,你們說大法好不好呢?我為啥不煉呢?

警察們都聽著,誰也沒有說甚麼,那個女警,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快要流下來了。最後警察說,大娘,我們本來想說服你的,可是現在我嘴都張不開了。我說:事實就擺在這,你們甚麼都別說了,大娘告訴你們一句話,誰家都有大人孩子,也難免有個大難小災,念大法好都保平安,法輪大法就是好,你們要保護大法弟子,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聽我說完,四個人都笑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