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程懷根被樂山嘉州監獄迫害致死(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天府新區程懷根修煉法輪功絕處逢生,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在小區懸掛條幅「世界需要真善忍」,後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樂山嘉州監獄,於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年僅54歲。監獄電話通知家人說程懷根「已經休克」,還通知華陽當地不准程懷根的妻子去,說是去了也要控制起來。

'程懷根遺照'
程懷根遺照

由於家人無法了解程懷根在嘉州監獄的身體、生活狀況,程懷根在嘉州監獄遭受何種迫害,情況待查。

修大法絕處逢生

程懷根,白家麵粉廠職工,後下崗,一九九二年不幸患上哮喘病,氣急,胸悶,呼吸困難,醫生說此病不能根治,隨著逐年加重,後來每次犯病必需急救,否則有生命危險。他的兩個熟人因患哮喘病承受不了這種痛苦,一個跳樓,另一個也死了。

二零零六年,一個偶然的機會,程懷根讀完《轉法輪》後,一下就明白了許多人生道理,也明白了人為啥會生病,怎樣才能好病。於是他就開始煉功學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歸正自己的不正確行為,踏踏實實的做一個好人。

很快,程懷根的身體發生了巨大改變,再也不用上醫院了。而且,他的思想也發生了轉變,一下子改變了過去的惡習,家庭和睦了。

弘揚真善忍 被非法判刑四年

程懷根內心對法輪大法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在天府新區華陽鎮一小區內懸掛 「世界需要真善忍」,「普天同慶513世界法輪大法日」 條幅,天府新區因此大肆騷擾各鎮法輪功學員,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抓到派出所取手印、驗血、查DNA。

程懷根六月三日被綁架,到七月三日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六月十日下午遭雙流區法院庭審。程懷根被非法關押在雙流縣看守所一年多。此期間,程懷根在看守所幾次犯病被送醫院,身體骨瘦如柴。610人員、國保警察因怕他哮喘發作危及生命而承擔責任,開庭期間,還要120守護急救。

辯護律師為程懷根作了有力的無罪辯護。律師說:程懷根只是因為在小區懸掛條幅「世界需要真善忍」,「普天同慶‘513’世界法輪大法日」,造成了甚麼危害?對誰造成了危害?危害了誰的利益?難道世界不需要「真、善、忍」嗎?法庭上公訴人等耷拉著腦袋,沒有人打斷律師的正義辯護。

程懷根說:我從法輪功中受益了,我自然要把好事告訴大家,難道世界不需要真善忍嗎?難道做好人也有罪?

審判長宣布休庭二十分鐘後,竟當庭宣布判刑四年,當時很多人都愣住了,一片愕然。真是又上演了一出現代竇娥冤啊。

被迫害致死

程懷根及家人提出上訴,然而在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卻被送到樂山嘉州監獄。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程懷根的親人去雙流看守所送衣物,卻被告知查無此人。

不幸的是,就在程懷根被非法關押不久,他的妻子大腿又嚴重摔傷,不能行走。儘管這樣,他的妻子拖著重傷的身體,在朋友的攙扶下,歷經艱難來到嘉州監獄,依法探望丈夫,嘉州監獄以她丈夫所謂的不轉化為由生生拒絕會見。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晚,樂山嘉州監獄打電話通知程懷根家人,說程懷根已經休克。三十日下午,程懷根的兒子、弟弟、弟媳等七人趕到監獄,但程懷根的妻子未能去,因為監獄還通知華陽當地不准她去,說是去了也要控制起來。程懷根的親人也就不准她去。

程懷根的親人到嘉州監獄後,監獄讓他們檢查了程懷根的遺體,沒有發現外傷,也看了搶救的監控錄像。家屬同意火化後,三十一日下午遺體送回成都天府新區安葬。獄方只給家人喪葬費1萬元。

程懷根在嘉州監獄被關押短短幾個月,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離世,嘉州監獄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嘉州監獄對不寫「三書」的法輪功學員找藉口送進嚴管監區採用餓飯、超負荷體罰(長時間盤坐)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黃定誠被放出嚴管監區後,雙腿嚴重變形,兩、三個月無法正常行走。九監區惡警勁夫在集體集合時,用電警棍電擊法輪功學員明紹林頭部,明紹林的慘叫聲在整個監區迴盪。惡警還公然宣稱用電警棍電擊法輪功學員,就是他參與集體定製的。

嘉州監獄,隸屬於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由原五馬坪監獄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遷入後啟用,二零一四年八月樂山沙灣監獄遷入合併。從二零一零年起,四川全省被冤判的男性法輪功學員都被劫持到這裏。

廣安華鎣市祿市鎮月亮坡村法輪功學員鄒雲祝,二零一三年八月被劫持到五馬坪監獄迫害,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監獄通知家人,鄒雲祝「因心肌梗塞死亡」。 內江市法輪功學員譚德剛二零一三年三月被劫持到樂山五馬坪監獄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中旬確診肝癌伴肺癌轉移, 二零一五年一月保外就醫, 三月八日含冤離世。

在九監區(二零一四年元月新組建的入監隊),惡警們教唆新犯組組長等罪犯不斷叫囂:「入監隊不寫‘三書’的只有 一個結果,那就是三天憔悴,一個星期崩潰,半個月病床上睡,一個月地獄相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