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老夫婦又被警察搶劫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成都市年逾七旬的法輪功學員唐文武、康淑蘭老倆口,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又被警察、社區一幫人非法入室、抄家搶劫,並把唐文武綁架,經檢查身體後不合格,晚上十一點多送回。

唐文武,七十多歲,四川航天管理局退休職工,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皮膚過敏、拉肚子、發高燒等困擾他幾十年的病都不翼而飛。康淑蘭女士,航天七局退休職工。這對老年夫婦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功,十幾年來受到種種身心折磨。

下面是康淑蘭老人講述這次被抄家搶劫的遭遇: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我和我的老伴唐文武去女兒家吃了中午飯回家,我先到家,打開鐵門後見木門沒關(我們走時除孩子的房間門沒關其它的都鎖好的),我當時有點疑惑但也沒多想就出去買東西了,出門時我又把門都關好了。我走後,老伴回來用鑰匙打開鐵門,卻開不開裏面的木門,用腳踹也踹不開(他以為我生氣不給開)然後他就上到頂樓去了。

不一會,就有個一米七五的瘦高個(便衣)跟上了頂樓,在一旁打電話,我老伴問他是幹甚麼的,他說他查天線有沒有甚麼問題。打完電話不一會,大概下午三點半左右,就來了一大幫人。

我買東西回來時木門又是開的,我也不知老伴到頂樓了。突然一陣急速的敲門聲,我問是哪個,一人說是社區的。

我一開門,這幫人就闖入了我家,有穿便衣的和帶著槍的警察十幾人,還拿著幾張事先寫好的紙,進門就開始到處照相,有在大門口照的,有在屋裏照的,有拿書的(放在師父法像前的精裝大書),到處搜,還叫我打開臥室的門,我不開,有個便衣說:你不開我們也有辦法打開(難怪有前面開頭的一幕,還有我們家的水果刀和在頂樓的剪刀都是新的,都不見了)。

我問他們為甚麼,他們就指往我家裏門上掛的真善忍的香包。我說,憑這個就能抓人,私闖民宅嗎?我叫他出示搜查證,一個高個子警察,指著腰上跨的槍說,這就是「證件」。然後就把我拽開,還說我干擾他們「執行任務」。

又一幫人上了頂樓,把唐文武(七十多歲),連拉帶拖,從樓上(樓頂)拉下來拖入屋裏,摔在地上。有兩個警察,抓住他的手不准他動。然後有人取了他的鑰匙,打開了我的臥室,進入臥室後,開始翻箱倒櫃,把我放在樓頂和家裏的所有大法書,資料還有中間壁櫃上的大法書全部搜光(還有師父的大法像和法輪圖各一張),還有蓮花座照了相。

最後幾個警察把唐文武抬到警車上帶走了。走時給我留了一句話,叫到漿洗街派出所找人。他們把唐文武帶到武侯區公安局去了,後來又送到三六三醫院,經檢查身體後不合格,在晚上十一點多,由醫生和警察把他送了回家(還收取了八十五元檢查費)。

後來知道這次是雙楠派出所和漿洗街派出所幹的。

曾經多次被騷擾、綁架、關押迫害

從二零零一年起,人民東路派出所、鹽市口街道辦事處、四川航天管理局相互勾結,扣發唐文武的退休金,將唐文武非法軟禁幾年,共派八人日夜監控,不讓他出大門。軟禁期間扣發工資,並取消福利待遇,不准出單位,門口有七、八人看守,買菜有單位派專人負責買,不准兒女回家看望。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四川航天管理局主任李道林策劃,將唐文武騙到辦公室後,七、八個人把他按住,從三樓抬到樓下,硬把他推到警車上,他的後背被擠出了一個二寸多長的血口子。警車上的人把唐文武綁架到錦江區辦的洗腦班,強制轉化。在洗腦班唐文武絕食,血壓上升至二百,一個星期後獲得釋放。

因長達五年多的殘酷迫害、威脅,唐文武一直被逼寫放棄修煉的悔過書,唐文武精神壓力很大,二零零五年三月底被逼成精神失常。住院期間單位領導還到醫院叫醫生給唐文武打毒針,被醫生拒絕。

康淑蘭二零零四年元月十五日到青石橋市場買菜時,被人民南路派出所綁架,被劫持在成都市郫縣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唐文武、康淑蘭夫妻倆被綁架到成都武侯區金花洗腦班,各被罰款一萬多元,從每月工資中扣,實際扣除多少不知道,所有扣的錢都不開收據。

二零一六年六月四日上午九點左右,康淑蘭和法輪功學員陳秀華走到大石西路,陳秀華往摩托車簍裏放一本明慧期刊《天賜洪福》(真相資料),當時被雙楠辦事處兩名執勤人員綁架,被劫持到雙楠派出所公安處,然後警察開始非法搜包,有兩個警察看守,不准她們走動。下午三點左右,所長帶十幾個警察,五、六輛警車到康淑蘭家非法抄家,不出示任何證件。從大門口到七樓層層有警察看守,直到晚上六七點非法抄家結束。康淑蘭、陳秀花在當天回到家中。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