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見:茫茫苦海》一文讀後

集中精力於救度更多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明慧網上發表了同修交流文章《天目所見:茫茫苦海》。今天讀後,心中十分感觸。從同修發正念時天目所見,如果不自覺放棄了救度眾生的本願,將是多麼危險。

一、為甚麼說天目所見說明「不自覺的放棄了救度眾生的本願」

同修描寫的在發正念時天目所見,開始是這樣的:我看見所有的大法弟子,跪在世間各個不同的角落,朝著師父的方向。師父站在一朵巨大的蓮花上,周圍祥雲朵朵。師父不停的變幻著形像,一會兒是佛家模樣兒,身著黃色袈裟安靜而祥和;一會兒是道家模樣兒,身著藍色道袍,手持拂塵,凝重威嚴;一會兒是仙家模樣兒,身著白紗,鬢髻高懸,輕靈飄逸。弟子們齊聲喚師父:「師父啊,該歸來了,是時候了,帶我們回家吧!」

同修天目所見中,弟子們齊聲喚師父:「師父啊,該歸來了,是時候了,帶我們回家吧!」這就是「不自覺的放棄了救度眾生的本願」的表現。

大法弟子當前的真正責任,是助師正法,救度世人。而當前救度世人的責任還沒有圓滿。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大法弟子的思想,應當是考慮自己如何繼續救度眾生,而不是自己「是時候了,帶我們回家吧」。

從同修天目所見中,弟子們齊聲喚的內容有兩方面,第一是呼喚師父歸來(似乎是回到中國大陸),另一個就是請求師父「帶我們回家」。反觀當前大法弟子的思想狀態,其實這兩部份的核心內容還是認為「是時候了」,說白了就是「是結束的時候了」。

這次同修天目所見:有一些大法弟子(文章中說是所有的大法弟子)正在有意無意的、在潛意識中請求師父:結束正法,帶弟子們回家。

二、大法弟子應當考慮的是如何救度更多眾生

這一位大法弟子的天目所見能夠發表在明慧網上,應當不是偶然的。「是時候了」這一句話,如果指「是結束的時候了」,那就不是大法弟子應該想的。大法弟子應該想的是:「現在是我救度眾生的時候了」,「現在是我證實法的時候了」,「現在是我講清真相的時候了」,「現在是我繼續精進、繼續救度眾生的時候了」……

結束的時候何時到來,是屬於師父決定的。如果所有的世人眾生都被救度了,救度眾生的責任圓滿淨盡了,那麼師父自然會讓大法弟子走。如果世人眾生並未全部得到救度,但是剩餘的部份確實超出弟子們的能力,再拖延下去沒有意義,可能師父也會讓弟子走,而剩下的由師父親自做。這都是正常的。

可是,師父沒有說「是結束的時候了」,應當承擔任務的弟子們自己卻說「是結束的時候了」,這應該嗎?

有的弟子從理智上認為自己已經「去掉了對時間的執著」。但是,神目如電,潛意識中的消沉狀態、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反正我還在每天學法做三件事等思想,實質都是過一天算一天,其實是在等待圓滿;並沒有集中精力在救度眾生上。

這就像一個醫生,醫生的個人能力是有限的,俗話說:治得了病,治不了命,所以醫生救人但是不能救活,這種情況也常見。但是面對不能救下來的病人,一個責任心很強的醫生是不言放棄的;而到一定時候就覺的自己已經盡力了、沒有辦法、不再想盡辦法繼續努力的醫生,其實是責任心不強的表現。作為大法弟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中,雖然可能有一些世人不是自己最終能夠救度的,但就是應當「永不言棄」。

從圓滿這個概念角度,對圓滿也應當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大法弟子當前最應當集中努力的,就是如何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從而救度更多眾生。在這個過程中,大法弟子自然就會達到大法要求的標準。而達到大法要求的標準,那才是真正的圓滿、實質的圓滿。

三、大法弟子不精進也會迎來正法結束,大法弟子將後悔

關於甚麼是大法弟子,師父這樣跟我們講:「「大法弟子」、「大法弟子」 啊,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這是第一稱號,第一偉大的生命。你只管你自己得度,那能行嗎?」[1]

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多半經歷了嚴肅的考驗,確實為證實大法、維護大法、救度眾生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在這個意義上,無愧於「大法弟子」的稱號。但是,大法修煉的標準是日益提高的,越到最後其實越高。那麼,在救度眾生的責任還沒有圓滿淨盡的時候,就自己要停下來,也是半途而廢,不知不覺中擱置了當初請求隨師父下世的本願。

如果大法弟子自己不再希望繼續救度眾生了,而且對師父一再慈悲的啟示也不醒悟,不能從新精進從而真正實現自己的本願,這也會迎來正法結束。──可是如果這樣結束後,大法弟子將會後悔;當然也會有損失。

在正法完成的過程中,當然有時刻不忘初衷、繼續盡力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對於這些大法弟子來說,正法修煉之路就會繼續延續,而弟子會按照師父所安排的道路走向圓滿。已經有過正法修煉經歷的弟子應該知道,正法修煉的特點之一就是,在弟子三件事都做、也就是在救度世人的時候,執著心就能夠去掉,境界就會提升,對法的理解就會加深。這樣走到最後一步。

但是對於那些半途而廢、不再繼續努力、放棄了本願的大法弟子,下一步的修煉就沒有進展,執著也很難去掉。

同修天目所見如此啟示:師父的手默默指向一片海,海水暗潮湧動,岸邊繫滿了渡船。兩個舊勢力模樣的一男一女,女的手中拿著一朵粉紅色的蓮花,一手拿著一個藥葫蘆,將藥葫蘆裏的液體用針管子哧在蓮花的根部,在微觀下看是一些細小的蟲子(叫蠱)。而男的一手端著一朵黑色的蓮花,另一隻手也拿著一隻藥葫蘆,將液體用針管子哧向蓮花的根部,在微觀下看也是一些細小的蟲子(叫惑)。然後他們將蓮花投向海水,無數黑色的小蟲子與粉紅色的小蟲子糾纏在一起,海水瞬間變的輕柔而迷幻,泛著粉紅色的泡沫,粉色的蟲子叫「蠱」,黑色的蟲子叫「惑」,那片海叫絕情池,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苦海、欲海(情魔、色魔)。……所有能渡過那片海的大法弟子必須是清純的,心底純純淨淨的,如果有一點隱藏的色慾和情慾沒修掉,那麼就會被海水侵蝕,連同渡船葬於海底,永世不能再超生。千萬年、億萬年的等待,師父的慈悲苦度,便將毀於一旦。

這就是大法弟子沒有在繼續救度眾生、不在師父安排的路上走,自然就會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走。

那麼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走,執著心就是很難去掉,能夠通過情色考驗的生命寥寥無幾。這倒不是說大法弟子的本質不好,而是說,舊勢力的因素本身也是神,舊勢力的考驗本質上是神狀態的生命在考驗人(修煉者)狀態的生命,所以它本意要讓你通過的時候,你就容易通過;如果它本意就是要淘汰你,那麼它所安排的考驗,你就是過不去。這就是大法弟子如果走了舊勢力的修煉之路,就修不成的原因(之一)。它本來就是要淘汰你,它在另外空間裏把你看的很清楚,一定會根據你的承受能力,安排你無法通過的迷惑之關、考驗之關,所以最後你無法過去,它再說這是你不行。

而相應範圍的人類社會與該大法弟子有關的範圍內,因為舊勢力安排情色考驗需要以人為道具,所以也會出現相應範圍的道德敗壞,在道德敗壞中承受毀滅。

如果這樣,有關的大法弟子一定會後悔。

四、我們應該怎麼辦

這一位同修的天目所見能夠發表在明慧網上,是師父的慈悲,再給大法弟子一次提醒。其實在好幾年前,師父就不斷的給弟子們講:再精進,去掉對時間的執著。

作為大法弟子,應當去掉對於自己圓滿的執著。自己圓滿與否,不是自己應該考慮的,而世人能否得救,才是我們應該考慮、應該努力的。當我們把注意力從自己身上、包括自己的苦、累、對矛盾的厭倦、對圓滿的渴望、對於回到天國故鄉的希冀等等方面全部移走,而關注到世人是否已經有了正義感、是否已經知道了大法的真相、是否已經可以被救度的時候,我們就不是當前的狀態了。那時候,我們就會繼續走在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上。

如果我們大法弟子的每日所思所想能夠集中在「理性的分析與查找不足,和為證實法、為減少損失、為同修們都能正念正行、為被迫害的同修想辦法、為救度更多的世人的交流」[2],思想集中在這些方面而去做好三件事,那麼我們的思想就是用在了正地方。我們就會遠離對自我的執著,包括對圓滿的執著。

如果我們都能這樣,按照師父所說的能夠「成熟」了,這就是真正的達到了大法的標準,就是實質上圓滿了。那麼就會迎來「邪惡盡除,神佛大顯」[2]。這種圓滿才是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之路上成熟的圓滿,才是大法弟子帶著眾生共同圓滿的大圓滿。這和那種大法弟子忘記了本願,不顧眾生是否都已經得救、而只顧自己「圓滿」的所謂「圓滿」根本不同。

其實,跟隨師父正法修煉的機緣轉瞬即逝。珍惜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成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