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1999年7月14日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從一九九二年師尊傳法以來,曾先後五次親臨山東講法,法輪大法的福澤惠及齊魯大地。大法至簡至易,淳樸的山東人聽聞法理勤而修習。一九九九年之前,幾乎鄉鄉鎮鎮都有大法的煉功點。我所在的城市濰坊就有多個晨煉點,晚上的學法點更是不計其數。

然而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以後,同全國其他地區的形勢一樣,濰坊地區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煉功和學法活動不斷受到干擾,進入七月份後更是變本加厲。一個個煉功點相繼被監視,政府派人在煉功點上潑水,或用其它方式干擾學員煉功,學員不斷被驅趕。一天我所在的市中心煉功點也被非法取消。

同時,坊子區一個政府刊物上連續刊出了對法輪功進行誣蔑的文章,一些學員到區政府找有關部門交談,反映情況,卻遭到粗暴對待和非法扣押。最後,學員們自發地決定向濰坊市政府反映情況。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四日,濰坊及周邊地區和坊子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到市政府信訪辦上訪。濰坊城區和郊區的學員聽說後相互轉告,紛紛趕到信訪辦,到中午時分,已經聚集了數千人。

傍晚時分有同事同修轉告我有三、四千學員在市信訪辦上訪,我趕到市政府時已經是九點左右。靠近市政府的人行道上坐滿了法輪功學員。他們有的在打坐,有的藉著路燈學法。這其中有老人,有孩子,還有年輕的母親,帶著剛出生幾個月的嬰兒靜靜地坐在那裏。他們每個人都非常平靜,非常有秩序。

他們有很多人是匆匆從鄉鎮趕來的,沒有來得及準備水和食物,已經餓著肚子在那裏等了八、九個小時了,甚至孩子們都非常安靜,沒有一個哭鬧的。我弄了些毛巾被給帶孩子的年輕母親。第二天,同事將所有的毛巾被都帶給了我,也讓我這個學法才一年的新學員見證了法輪功學員不貪不佔的品格。

外圍是圍觀的人群,有人悄悄提醒學員,這裏到處是便衣,並有緩慢行駛的車輛在來回偷偷錄像。也有從上訪學員所在縣,鄉鎮,單位趕來找人的政府部門人員和領導,但學員們絲毫不為所動,依然靜靜地等待消息。

學員自發選出的代表一次次跟政府談,面對學員的堅持和無懼,政府從開始的蠻橫,到最後坐不住了。這期間還有來自全國各地和海外學員的支持,迫於壓力,濰坊市政府在十五日凌晨發出書面正式答覆:不在公開發行的報刊上攻擊法輪功,准許法輪功學員在公共場所煉功,准許法輪功資料在內部發行,不對上訪學員進行打擊報復。當學員離開時,他們清潔了人行道。

此時距江澤民發動的「七二零」全面迫害僅有五天。

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並不知道所謂的書面答覆只是政府的公開欺詐,我一個作媒體的朋友之後證實了政府將當時參與上訪的學員進行了調查,實際是為打擊報復學員做準備。不久,因為此次上訪,有一名學員被非法判刑。七二零後,大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18年過去了,七月十四日濰坊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的歷程依然歷歷在目。藉此僅祝家鄉的同修精進實修,完成使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