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法輪大法在長春洪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法輪功弟子,當年只有十五歲,還在上初中。當年我剛得法,就跟隨母親在長春參加小組集體學法。

當時學法的人很多,那一個小組每天大約都有二十~三十人參加,最多時能達到一百多人,大家每天晚上六~八點學法兩個小時,先通讀《轉法輪》,然後切磋交流,風雨無阻。早晨集體煉功,輔導員每天早晨帶著錄音機,先到的學員把場地打掃乾淨,到點後大家集體煉五套功法,有老學員專門給新學員糾正動作。那時參加集體學法的同修男女老少都有,我們小組小弟子就有四個最小的才上小學,還有一個中專生姐姐學的也很精進。

後來由於搬家的原因我又換了一個學法小組,在長春一個中學附近。週六週日休息的時候大家就在中學旁邊的馬路上掛橫幅,集體煉功洪法。

大型心得交流會與集體煉功

記得當時長春各區都開過大型的心得交流會。九八年那次媽媽也寫了體會,有專門負責的同修幫助修改,然後交給總站,總站選出優秀的交流稿讓同修發言。九八年在長春財稅專科學校開的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我也參加了,當時去的人很多,大概有一兩千,當時在台上發言的有十二位同修,其中有六歲的小弟子,有年齡很大的老同修,有幹部有學生,各階層的同修從不同角度談了修煉後心性昇華的體會,有力的證實了大法,感動了很多人。

九九年元旦,長春總站組織了在地質宮廣場(今文化廣場)萬人晨煉,洪揚大法。當時北方的天氣很冷,大家在廣場整齊的排隊站好,站滿了整個廣場,甚至廣場南側的解放大路東西兩側的馬路上也站滿了同修。記得當時還有一家長春電視台的記者去採訪,報導了法輪大法在長春洪傳的盛況。有的同修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談了自身修煉後心性提高的體會。同修們表現出的寧靜,安詳,平和善良,與世無爭的修者風範,讓採訪的女記者也十分的敬慕與欽佩。此次被採訪的有軍人,有老教授,有博士生,還有很多在法中受益的同修。

當年長春學法的人很多,大法弟子遍布長春大街小巷,大家學法都很精進,洪法的活動也很多。每次出去洪法,大家都會掛橫幅,集體煉功,有緣人看到就會入道得法。

現在還很懷念當時參加集體學法,洪法的日子。那段難忘的日子使大法在我生命中深深扎根,使我走過了以後的艱難歲月,也是我生命中最珍貴的回憶。

九九年「七﹒二零」長春省委上訪

九九年「四﹒二五」之後形式日漸緊張。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我們聽說政府聽信了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我們準備去省委向政府說明情況。幾個同修坐車一同去了省委,到那一看大法弟子男女老少來了很多人,人民大街兩側的馬路上都站滿了。我們幾個站在省委左側的馬路上,聽同修說已經有大法弟子進去向政府領導說明情況了。

當時大家想法很簡單,只是向政府澄清事實,請官方不要相信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希望給我們個寬鬆的學法環境。沒想到一場由江氏一手策劃的對法輪功殘酷鎮壓的陰謀已悄然實施。我們在省委等了很久也沒有消息,後來看到很多車停在路邊,有很多便衣往車上拽、踢大法弟子,態度很蠻橫。當時很多同修被拽上了車。省委兩側的大法弟子都被他們用車拉到了很遠的地方。

我和很多同修被拉到了距長春外的一個警校。我一下車就看到大法弟子整齊的一排排坐滿了院子,有好幾百人(可能還要多)。每車大法弟子下車後就自覺排隊坐好。七月的長春也是驕陽似火,酷熱難耐,同修們坐在地上沒人喧嘩也沒人吵鬧,雖然好幾百人但大家都很平和坦然集體背誦《轉法輪》。有的弟子去向這裏的看管我們的負責人說明情況,很久也沒回來。後來政府調來了荷槍實彈的武警在院門口看守我們,院外還有便衣來回走動。

由於有些弟子來得很早一天沒吃東西,晚上有的同修出錢去附近的食雜店買來純淨水和麵包分給大家。由於水和麵包有限,有的同修餓了也捨不得吃,把食物分給了其他人。我們在那裏被關了很久,大概到了晚上十來點鐘,同修們覺得不能在這裏被動等待,大家就在認得路的弟子帶領下摸黑互相扶助著走回了長春市內。當時大家白天頂著烈日在地上坐了一天,很多同修滴水未進,也沒吃飯,按常理推斷我們應該很疲憊,根本走不回去。但事後大家回憶那天晚上同修們感覺十分精神,身體非常輕鬆,不但絲毫不覺累,晚風徐徐吹來還覺得非常舒服。

就這樣我們摸黑走了大約兩個多小時回到了長春。到達省委已是下半夜了。同去的幾個同修商量先回一個同修家休息明天再來。也有很多同修沒有離開,一直在省委門前等到天亮。

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二十二日,早晨天未亮我們就來到了省委。和我們同來的還有兩個小弟子都在上小學。我們來到省委後看到了很多連夜趕來的外地同修,我們決定就在省委附近等著。後來人越來越多,七月二十二日白天的時候省委周圍已是人山人海,外地同修也來了很多。但大家都非常有序的站在馬路兩側的人行道上,為過路的行人留出了通道沒有影響交通。後來警察,武警在省委前的馬路上拉起了警戒線戒嚴,當天的警察也比前一天的多了很多。有穿便衣的警察來回在馬路上走動,拿對講機指揮著,氣氛一下緊張了。大概上午八、九點鐘警察又像昨天那樣想把大法弟子趕上車拉走,同修們有了昨天的經驗誰都不上車,手挽手互相拉著,警察看同修們誰都不動,就連拖帶拽,連踢帶打一個個強行把同修拽上車,被他們拖上車的同修有的打開車門往下跳,有的手扒著車門不上車,警察就三五個人強行把弟子抬上車。

面對警察的粗暴,同修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前面的同修保護著後面的同修,大家手挽手,肩挎肩形成一層層人牆,大聲制止警察的野蠻暴行。後來警察要把被推上車的弟子強行拉走,同修們情急之下衝過警戒線,趴在馬路上形成了一個人山,擋在車前。當時的場面壯觀震撼,連警察也為之震動。

後來同修們還是被警察強行驅趕上了車,這次我們被帶到南嶺體育場。一下車我看到整個南嶺體育場(長春最大的體育場)裏幾乎坐滿了人,說不上到底有多少弟子。同修們還和昨天一樣不吵不嚷席地而坐,我當時看到很多前一天和我在一起的同修。大概中午的時候,一個青年男同修像是個大學生笑瞇瞇的邊走邊對我們說:「看天上有甚麼?」我們猛的抬頭,很多同修不由自主的失聲叫道:「師父!」

當年七月二十二日長春碧空萬里,很多南嶺體育場的同修都看到了天上師父的法身,一時間群情振奮,很多人流下了眼淚。事後和我同去的一個小弟子說他當時看到師父法身坐在蓮花上看著下面的弟子。

到了下午我們被警察用車拉到人民廣場附近的一個小學裏。在一個教室裏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男子接待了我們。他假惺惺的安撫了一下我們的情緒,簡單問了我們幾個問題還沒等同修說完就匆匆走了。後來大家又坐到操場上,此時天空飄起了綿綿細雨,溫柔,舒緩。有開天目的同修後來說那是天上眾神為大法弟子赤誠的護法之心而流下的敬佩的淚。

七﹒二零之後大陸風雲突變,中共開始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鎮壓。大法書籍被銷毀,數以萬計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酷刑折磨,更有的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殘忍的活摘器官。

但這一切的殘酷迫害都沒有擋住大法弟子對大法的堅定正信,更沒有擋住法輪大法在世上的洪傳。至今法輪功已洪傳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大法弟子遍及五洲四海,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受到各國褒獎。這場對正信的無恥迫害也必將很快結束。當歷史走過這一頁,世人會看到大法的偉大,會永遠記住今天大法在世上洪傳的偉大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