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先驅報》:「活死人」─中共強摘器官內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新西蘭明慧記者編譯報導)《新西蘭先驅報》(New Zealand Herald)是新西蘭發行量最大的日報,六月三日發表了一篇題為《「活死人」:中國囚犯被處死 器官賣給外國移植患者》的深度報導,披露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中國良心犯等人群在中國被強摘器官的內幕,引發主流社會關注。

'圖1:中共強摘器官模擬演示'
圖1:中共強摘器官模擬演示

文章說,對很多人來說,器官移植手術是生與死的區別。

對需要進行器官移植的人而言,等待醫院電話、獲得匹配的器官是極其折磨人的經歷。有時候,在電話響起之前,病人就已離世了。

快速增長的人體器官黑市在一些國家出現,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研究人員說,中國是世界上最為猖獗的非法器官交易的搖籃,並且是「器官旅遊」的首選目的地。

一些國家的病患由於等待器官的時間長於預期壽命或因費用高昂而絕望,於是,他們選擇了以器官移植為目的的海外旅遊。

研究人員表示,「捐獻」的器官通常從因宗教信仰、政治觀點或不同的文化取向而被關押的死刑犯身上獲得。

很多中國囚犯在沒有解釋說明的情況下,在獄中曾被體檢,以檢測器官是否適用於器官移植。

一位進行了器官移植的病患表示:「他們稱這些人是活著的死人。」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男子告訴美國公共電視(PBS),十一年前,他患有晚期腎臟疾病,他後來到中國做了器官移植手術,花費了一萬美元。不到一週內,他在中國獲得一個新的腎臟。他說,在加拿大,如果他在等待名單上登記排隊,沒等排到就會死去。

強摘器官依然在中國發生

二零零五年,中共官員承認他們從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並承諾進行改革。

據地方當局和中共國家媒體報導,在接下來的幾年,有數名醫生涉嫌在私人診所進行非法器官移植而被捕。

根據密報,河北省巴州市逮捕了三名醫生,他們當時正準備從一名男子身上摘取器官。當地一位警察在二零一一年將這一消息告訴了法新社。

二零一三年,中國器官捐贈委員會主任黃潔夫告訴醫學雜誌《柳葉刀》說,中國超過百分之九十的移植器官依然源自死刑犯。

中共二零一四年宣布,將停止使用死囚器官,過渡到自願器官捐獻系統。

但是幾個報告指,這一行為遠未被廢除,有證據顯示其還在繼續。

三位調查員伊森﹒葛特曼、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最近發布了一份研究,表示中國每年進行六萬~十萬例器官移植手術。

中共公布的數字是每年約為一萬例,而且中國剛剛起步的自願器官捐獻系統無法對器官來源作出解釋。

「他們(中共)說,合法的器官移植手術是每年約一萬例,但是,研究二家或三家最大的醫院,我們可以輕鬆地算出高於中共的數字。」麥塔斯說。

「數字的差距令我們得出結論:法輪功學員被虐殺的人數遠高於我們原先估計的數字。」

調查員表示,很多器官供體來自良心犯,主要是遭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有的也來自維吾爾人、西藏人以及地下基督教人士。

報告指責中共繼續大規模屠殺無辜的人民以獲取器官用於移植。

「我們訪問了那些被監禁過,後來出國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被系統地進行驗血和器官檢查,檢查的類型只與移植相關,目的不是為了健康,因為他們在獄中遭受酷刑。」麥塔斯說。

澳洲新聞網去年訪問了六位因信仰而在中國被監禁過的中國難民。他們報告說,在獄中遭受過酷刑並且接受過體檢。

帶著囚犯肝臟回國的澳大利亞人

在中國,對器官移植的需求遠遠超過供給,中國人口超過十三億,為非法人體器官交易打開大門。據此前的官方媒體報導,在中國,一例非法器官移植手術需支付一萬五千美元。

而在美國,一例腎移植手術平均要支付十五萬美元。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是免費的,因為政府買單。但是,等待的時間可能很長,對有些人來說太長了。

澳紐透析和移植登記處(ANZDATA)表示,至少有五十五名澳大利亞人在二零零六至二零一五年期間前往海外接受腎臟移植。該數據不包括腎臟之外的其它器官移植,如肝臟。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澳洲的查普曼(Jeremy Chapman)教授在澳大利亞的醫學雜誌中強烈質疑中共的器官移植計劃。他說,中共「在國內監獄和醫院進行(器官強摘)行為的同時,不能進入公民社會的全球社區」。

查普曼教授還引用澳洲一位醫生的話表示,一位華裔病人告知這位醫生,「明天我不能再來透析了,今晚我必須要去搭飛機,因為他們明天就要殺死供體」。

葛特曼告訴澳洲新聞網,器官旅遊需要停止,「有必要終結這種大規模屠殺」。

「以色列、西班牙已經禁止器官旅遊。這需要勇氣。所以,這樣如何呢:澳大利亞人不再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帶回來一個從政治犯或宗教信仰犯人身上摘取的器官?」

澳洲參議員被鼓勵前往中國進行非法器官移植

澳洲參議員Derryn Hinch表示,在被告知只有十二個月壽命可活後,他被鼓勵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

去年十一月,Hinch告訴議會:「幾個月來時間滴答作響,看起來沒有機會獲得新的肝臟,中間經歷了一兩次虛驚。墨爾本的一位高級商人告訴我,下週可以去上海,花十五萬元買一個新的肝臟。」

「我推測他們可能是要執行一個行刑令。在道德上,你怎麼能移植這樣的器官來延長你的生命呢?這些年來,有一些知名人士購買器官用於移植,但是我譴責中共的做法。」

「在中國,他們把你弄死。」

「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對中國受國家許可的摘取良心犯器官行為的報告進行了系統性的研究。

該組織的澳大利亞發言人Sophia Bryskine表示,他們「尤其關注中國,因為在世界上,中國是唯一系統性的國家許可的強摘器官繼續大規模發生的國家,並且是國家許可的水平」。

Bryskine博士說:「沒有正式的法律禁止這種行為。」「實際上,一九八四年的條款依然有效,允許死刑犯是器官捐獻者──這直接違反國際規範。」

紐約大學醫學倫理學系創始主任亞瑟﹒卡普蘭(Arthur Caplan)對中國的器官移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美國或者歐洲,你必須要先死亡,才可能成為器官捐獻者。在中國,他們把你弄死。」

作者無法聯繫到監管器官捐獻的中國國家衛生和家庭計劃生育委員會就此事發表評論。

美國「對華基金會」估計,二零一三年大陸約有二千四百人被判死刑。中共將死刑犯人數視作國家秘密。

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劊子手

中共一再拒絕透露每年有多少人被執行死刑。

大赦國際在二零一五年的報告中指,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劊子手。

該人權團體說,獲得中國死刑犯的確切數字是不可能的,但是據信,數字以數千來計算,超過所有其它國家的總和。

大赦國際還說,自從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任意關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