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先驅報》:中共的秘密洗腦班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中共的洗腦班裏充斥著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蔑、肉體上的酷刑折磨和心靈上的摧殘。這些官辦的洗腦班甚至在官方機構上都找不到。

外表看像個度假村

《新西蘭先驅報》(The New Zealand Herald)九月十八日報導,從外表看,就像是在中國的一個度假村。但這些隱藏在風景如畫的山區建築是黑暗的洗腦中心。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恐怖虐待和實施酷刑的地方。

一直以來,中共當局殘忍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對他們施以酷刑,並將他們殺害。中共還將他們關進「黑監獄」。所謂黑監獄就是在沒有罪名的情況下將公民抓捕,將他們關進勞教所和拘留中心。

那些被抓捕後仍堅持信仰的人就會被送進洗腦班進行轉化。那裏充斥著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蔑、肉體上的酷刑折磨和心靈上的摧殘。這些洗腦班是中共政權官辦的,但又極其隱秘,甚至在官方機構上找不到。洗腦班的目的是企圖消滅法輪功。

逃離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向澳洲新聞集團講述了他們的經歷。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化工學院研究生劉金濤被帶到一個不明地點的山裏。他到達時天是黑的。

劉金濤說:「從外表看,我不知道我在甚麼地方。沒有太陽,甚麼都沒有。看起來就像度假村。這個地方就在山裏,有一些樓和房子。外面的人不知道裏面在幹甚麼。」

以學校做掩護

劉先生被關在一個狹小的烏黑的小號裏。只有被洗腦和酷刑時才可以離開這間小號。「他們逼迫你觀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錄像片使用的是編造的故事,以及斷章取義的話。」

劉金濤拒絕觀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他們就把我拖到一個房間,強迫我看。他們還派人監視我、對我進行謾罵。」

劉金濤說:「他們一看洗腦達不到他們的目的,就把我關進勞教所。他們仍然企圖對我進行洗腦。」

劉先生被關押的地牢是中共眾多洗腦班之一。許多遺棄的房子、棄置的政府大樓等被用來做洗腦班。據證人說,這些洗腦班以學校、拘留中心做幌子,或遠離城市。

強迫觀看誣蔑錄像

一些受害者說,洗腦班還使用電棍,把人吊起來、四肢向四邊拉直到你脫位。那裏的警察說,如果放棄信仰就停止酷刑折磨。

法輪功學員陳曉在三年半的勞教期間,被送進洗腦班迫害。陳女士說,洗腦班對他們進行密集的精神和肉體折磨,包括毆打、長時間的審訊、剝奪睡眠、強迫觀看誣蔑錄像、錄音。

陳女士說:「如果你仍然不放棄信仰,就會被關進隔離室。在那裏,你看不到陽光,一整天被迫觀看錄像,還要長時間被強迫蹲著、不讓睡覺。幾天不讓洗澡。」

洗腦班就是黑監獄

張鳳英也有類似的經歷。二零一四年她被抓捕,直接被送到洗腦班被酷刑。

張女士說,她在洗腦班受到謾罵、侮辱和酷刑折磨,但她沒有放棄信仰。「洗腦班就像是黑監獄,那些人持續給你洗腦,但不管用。」

張女士表示,在國際壓力下,中共將洗腦班改為「再教育中心」了,但他們做著同樣的勾當。「如果國際社會面對中共酷刑和踐踏人權的行徑默不作聲,這實際上就是在助長邪惡,將來將面對良心的審判。」

他們說,中共對人民的洗腦和虐待遠不止於洗腦班。劉先生說:「在中國沒有新聞自由,所有的媒體都是國家控制的。當局就是在做宣傳。」

「從小我們就被告知說共產黨多偉大,警察有多好,親身經歷警察的酷刑後,才看到中共的黑暗。我問自己:‘為甚麼中共的警察這麼邪惡?’我看到了他們宣傳的另一面。」

「在中國,人們只能看到政府讓你看的。人們上不了海外社交媒體,上不了臉書。人們看不到真相,因為真相都被屏蔽了。許多人被中共的謊言毒害。這就是為甚麼迫害還在持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