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風雨路上師看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慶祝513明慧專稿)作為法輪大法弟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走過了十八個年頭的修煉。在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到來之際,我將自己在修煉中見證到的師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神奇、美好,一些感觸和心得,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絕路得法一身輕

我自小體弱,有先天性心臟病、神經衰弱,腰椎摔傷做過兩次牽引手術,類風濕關節炎、子宮內膜異位症,還有氣管炎、哮喘、糜爛型胃炎等,病痛折磨的我生不如死,走路扶牆,晚上只能坐著睡覺。一九九九年元月宮外孕大出血又動了一次手術,術後七天腹脹不通氣,痛的我滿床打滾,醫生通知我第二天再次手術。

看著熬紅雙眼的丈夫,我痛不欲生,再無勇氣承受病痛的折磨,我請求丈夫將我帶回家,不要做個孤魂野鬼。我同意丈夫的建議:回家修大法。他便將我帶回家。到家後他給我一本《轉法輪》,我躺在床上開始閱讀。

第二天晚上十一點四十分左右,我將讀了一半的《轉法輪》放在枕邊,關燈後準備睡覺。忽然,我看見在我蓋的被子上方有一個近一米大、金光四射的法輪在飛快的旋轉,我驚呆了。忽然感覺有兩隻手插入了我的腹部,猛的一扯,我疼的「啊!」的大叫一聲。丈夫趕緊打開燈,問我怎麼了?我將身體的感覺告訴他,他高興的說:「師父管你了,給你清理身體呢!」正說著腹中如開鍋一般,一會兒便通氣了。

過了兩天此種情況又出現了一次,之後我便能吃能睡。十幾天後我就去上班了。從此我身輕如燕,至今再未吃過一粒藥,真正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舒服美妙。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美好、超常、神奇,我對師父的感恩無法言表。

遵師教誨修心性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師父還講:「可是我們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1]

師父告訴我們:「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修煉以前我是個爭強好勝的人,把名利看得很重,特別好麵子,修煉後,我認識到這都是應該修去的人心。我嚴格要求自己,時時處處按大法的法理歸正自己,將大法的美好展現給身邊的人。

二零零一年一天早上我去上班,因路上堵車,有點遲。到單位,門房交給我一個箱子,說是有個朋友給我的,我抱著它急忙跑到辦公室,放在我的辦公桌上,就去其它辦公室簽到。回來後發現許多同事都在翻我的箱子,有的已經拿著香腸吃上了。我脾氣、性格好,很隨和,大家一看我進來,就問我香腸能否賣他們一些,價錢如何?

還未來的及回答,我對面桌前的男同事(回族)抓起一個筆記本向我的臉上砸來,又破口大罵,髒話不堪入耳。我和同事們都驚呆了,因為平時關係挺好,工作上我也積極配合他,今天他為何突然會這樣。我立即想到我是個修煉人,有事先看自己。我急忙對他說:「對不起,是我沒做好,請原諒! 」

當時有幾個領導也在場,他們說:「××,你沒有錯!這裏是公共場所,你也沒有放在他的桌子上,你給他道甚麼歉!」對罵我的人說:「×××,你太過份了!太不像話了!」甚至有同事實在看不下去,忍不住的說:「×××,是不是因××修煉了法輪功,你才這樣欺負她?你是不是看她好欺負?」就在大家紛紛指責他時,他還是咆哮著,不停的罵我。

我急忙對大家說:「你們別說他了,是我沒做好,我沒有尊重他的民族習慣,尊重別人才是尊重自己,是我錯了,對不起!」他氣哼哼的甩手而去。

我走到另一回族同事面前,對他說:「我要下去工作了,沒時間去跟他道歉,請你給他說說,告訴他我真心誠意的向他道歉,別讓他再生氣了。」

晚上七點多鐘,我完成工作回到辦公室,發現只有他一人在辦公室,我笑著對他說:「你怎麼還不回家做飯,照顧你懷孕的妻子?」他說:「我在等你,我有幾個問題想不通,想問你。」我說,「你問吧。」他說:「為甚麼明明是我錯了,你還給我道歉?」他擔心我可能會記恨他。他沒想到我卻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的關心他。

我告訴他,我為甚麼修煉了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怎麼教人做好人以及大法帶給我的美好,也告訴他中共誣陷、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最後他說:「我知道了,我從心裏佩服你,你是最有品味的人。」看到我在這件事中的表現,單位領導都誇我心胸寬廣,對法輪大法有了新的認識。

二零零一年,為了避免迫害,我從單位出走。流離失所後,父親怕連累他,登報聲明和我脫離父女關係。我體諒父親的難處,沒有絲毫的怨恨。

到二零零七年,母親病重無人照顧時,姊妹們找到我叫我伺候母親。母親患盆腔癌疼痛難忍、排尿困難,有時一天要上二十幾趟廁所,都需要我抱著。母親有一百四十多斤,一天下來把我累的筋疲力盡,每天睡不到兩小時的覺,最後我腋下淋巴腫大,出現了一個像乒乓球一樣大的疙瘩,高燒四十度。

給母親看病的醫生勸我趕快住院,我讓姐姐照顧母親一晚,我回家煉完五套功法,發了一夜的正念。第二天早上感覺輕鬆了,燒也退了,腫塊小了很多。我做好早飯送到醫院。父親看我沒住院、沒吃藥就好了,而且好的這麼快,覺的很神奇。從此,父親再也不阻撓我學大法了。

修煉路上師看護

我得法不到半年,鋪天蓋地的打壓迫害就開始了。我因不放棄大法,被非法關押了四次。二零零一年底為避免迫害,我被迫流離失所,精神上、經濟上承受很大的壓力。我牢記自己是大法弟子,以苦為樂,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期間經歷了許多魔難,但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我在助師正法的路上一直走到今天。

二零零六年九月,我乘火車去外地看朋友,身上帶了許多真相資料,但上車才幾分鐘,警察就開始檢查證件和包裹,甚至搜身。我因修煉法輪功被單位沒收身份證,後又被迫害流浪他鄉,所以沒有任何證件,一旦被查,無證就要被帶走。

我立即求師父加持,決不允許警察搜查我,同時機智的走到對面三個軍人旁邊,看他們桌上有撲克牌,我笑著說:「三缺一啊,我陪你們玩吧。」他們高興的說好,我們就開始一邊聊天一邊玩。我在座位的中間,警察到我們跟前問軍人從哪來,軍人回答是××部隊的到××地方去出差。問我時,我還未回答,一個軍人就說:「她是我姐姐,帶她去玩。」警察看了看就走了。我心裏暗暗鬆了口氣,繼續陪軍人玩著。

可是僅僅過了半小時,第二輪搜查又開始了,並把前後門都堵了,我立即起身說:「我去一下洗手間。」到洗手間一看沒人,我就進去了,我在裏面發正念。就聽警察說:「洗手間再不准進去!」過了二十幾分鐘,聽外面沒警察的喊聲了,我又回到座位。旁邊軍人說:「今天不知為甚麼,這車廂已有三個人被警察帶走了!」

車廂氣氛有點壓抑,大家也就無心再玩,我靜靜地發正念。過了一會兒,幾個警察又來了,我起身從另一門出去,站在兩車廂間上下車的地方,看著窗外,默默發出堅定的正念,心裏一下子平靜如水,好像今天發生的事與我無關。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有人拍我肩頭「你在這裏幹甚麼?」我回頭對著拍我的警察微微一笑:「車廂裏有點悶,在這透透氣。」警察沒再說甚麼走了。我的淚水奪眶而出,「師父,謝謝您!」

下車出站後,看有輛出租車停那兒,我走過去問「××地方去嗎?」司機說他不想拉人,我問為甚麼。他說是來接從北京回來的弟弟,弟弟沒帶身份證被公安抓了,現在不知道到哪去找,回家又怕八十多歲的奶奶著急有事。我看他著急、傷心的模樣,我告訴他怎麼去打聽弟弟的下落,並陪他去了當地的鐵路公安分局,打聽後沒有。

在陪他的路上,我給他講了中共的邪惡和法輪功真相,並給他做了三退。已是晚上十點多鐘,我還要趕上百里路,他知道後立即幫我叫了朋友的出租車,並給朋友說:「這是我姐姐,天底下最好的人,你一定要把她安全送到家,不許收姐姐的錢!」

路上回想今天和以往發生的那些有驚無險的事,心裏感覺是那麼的幸福。師父就在我身邊,時時看護著我,有師父真好!

講清真相救眾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以江澤民為首的流氓犯罪集團,利用國家機器,軍、警、公、檢、法、特務、監獄、勞教所,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的殘酷迫害,利用媒體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誣陷、造謠和誹謗,使中國以致全世界民眾被邪惡的謊言欺騙。為了救度被欺騙的眾生,大法弟子開始全面的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雖然做的不如其他同修好,但我盡可能的去做。

二零一一年我和同修坐火車,在列車上我給列車員講真相,講中共歷次對中國人民的迫害,講對法輪功的迫害。剛開始幾個人在聽,後來圍過來聽的人越來越多,我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不時有人說:「大姐,您講得太對了!」還有些人鼓掌。後來,整節車廂的人都靜靜的聽。直到同修提醒該下車了,我趕緊告訴他們,現在是「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緊要關頭,希望大家趕快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

我與他們告別時,才發現其中還有幾個乘務員也在聽。列車長說:「歡迎你下次再來乘我們的車。」還有人說:「大姐,希望下一次還能聽你講。」我笑著說:「有緣就能相見,再見!」

二零一四年,一次我坐公交車,上來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看他提的東西較多,我就幫了一下,他在我前面的一個座位上坐下後,轉過頭來對我笑著說:「謝謝!」我就給他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和「三退」保平安。他靜靜的聽完後說:「退不退有那麼重要嗎?」我說:「當然重要!因為這關係到你的未來。你想共產黨幹了那麼多壞事,殺害了那麼多無辜的中國人,人不治天治啊!」他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我是公安廳的。」我微笑著說:「我不管你幹甚麼,在我眼裏都是可貴的生命,我就是要救你!」他看了看周圍,我想他可能有顧慮,我說:「你要同意退,就點一下頭。」他鄭重的點了下頭,而後笑著對我說:「謝謝!注意安全。」

他下車了,我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心裏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二零零七年底,我回老家,就以拜年的方式挨家挨戶給鄉親們講真相,村裏八個黨員退了七個。那裏歷次運動都很瘋狂,所以有許多人懼怕,不敢聽真相,我就多次的去講。

十八年的修煉中,風風雨雨的經歷了很多很多事情。六千日夜苦與難,八千里路雲和月,再苦再難,看到眾生得救的喜悅,是我最欣慰的;看到法輪大法的佛光,福佑苦難深重而又憨厚善良的人們,是我最高興的。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修好自己的同時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傳播給每一個有緣的人,是在兌現自己神聖的誓約,是在走一條既艱辛又輝煌的光明大道。我要跟著師父走到底,將大法的福音廣傳八方。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