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要求對柳豔梅進行精神鑑定並變更管轄範圍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北京柳豔梅在通州看守所遭殘酷迫害、傷痕累累》一事在明慧網曝光後,引起海內外正義善良人士的廣泛關注。律師也得以排除干擾、順利見到了看守所中的柳豔梅。此次會見律師提出兩項要求:第一,要求對柳豔梅進行精神鑑定;第二,要求管轄範圍變更,由通州變更為柳豔梅的戶籍所在地順義。目前已經提交通州法院。

據律師說:柳豔梅記性很差,總是說一些幻覺中的話。

通州看守所警察干擾律師的正當會見,所謂的「原因」是在第一次接見時,柳豔梅曾讓律師帶話,說同一監室的某某沒錢了,讓家人來存錢。此事被黃姓女警察知道後,她滿口侮辱謾罵,竟然還給柳豔梅上腳鐐和手銬,說是向外傳帶信息。並由此開始了同一監室的頭板和其他關押人員對柳豔梅毫無人性的虐待、打罵,高聲喝斥,柳豔梅的手被銬著,她們用力掰她的手指,致使柳豔梅的整個手都腫脹起來。惡徒們還一人坐在柳豔梅的一條腿的膝蓋上,因為腳被銬在一起,使柳豔梅疼痛劇烈。

監室裏的吵鬧打罵,其他監室的人聽著都恐懼害怕,人人都知道是在虐待柳豔梅。黃姓女警察還給這個監室的頭板留下話:下次她的律師再來會見時告訴我一聲。以致律師又一次長途奔波去看望柳豔梅時,所有的手續都辦理完了,她忽以「管教」正在找柳豔梅談話為藉口,阻撓會見。」律師當時並不清楚怎麼回事無奈返回,後來根據有人往明慧網曝光的情況,才知道是故意阻撓。

五十歲的柳豔梅,家住順義瀾溪園小區,為人非常善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柳豔梅遭多次綁架、抄家、拘留、勞教和洗腦班迫害,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多年嚴酷的迫害曾一度使柳豔梅精神失常。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柳豔梅到通州某小區,散發請柬,邀請民眾去旁聽通州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慶秀英、夏紅、李業亮庭審時,被綁架並非法抄家,被非法關押在通州看守所,遭嚴酷迫害,精神再度受到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