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絕症痊癒 遭迫害丈夫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六十多歲的楊文光被發現已經去世,死前身邊並無一人,被發現時身體已經僵硬。身有殘疾的楊文光離世的具體時間因為身邊沒有親人,所以無人可知。

楊文光的妻子,法輪功學員慶秀英在丈夫離世期間,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通州區看守所,至今慶秀英被非法關押已經一年有餘。

修大法絕症痊癒,遭迫害家無寧日

在「文革」時期,慶秀英被中共邪黨打成「反革命」、「壞分子」,因此經常受到批判,失去工作,沒有生活來源。後嫁給殘疾人,慶秀英的丈夫楊文光早年在煤礦工作,因工傷一條腿被截肢,夫妻倆艱難維持著生計。

慶秀英於97年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通過煉功乳腺癌得到痊癒,身體越來越健康,人也越來越善良,街坊鄰居都知道她是善良的人。如今孩子已結婚成家,有一歲多小孩。兒子兒媳都沒有工作,生活緊迫,全家靠殘疾人丈夫微薄的退休金生活。

自修煉法輪功以後,命苦卻又幸運的慶秀英才體會到人生的真正幸福,也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就在慶秀英一家沐浴在法輪大法的福澤之中的時候,九九年,江澤民集團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從那時起,慶秀英一家家無寧日。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慶秀英遭綁架。朝陽分局幾個警察,其中有兩個女警穿著警服,其他很多警察都是穿著便衣(現在中共邪黨不敢公開作案犯罪,綁架法輪大法弟子時經常穿著便衣作案),到她的辦公室把她叫出後強行綁架帶走。

她當時大聲講理,大聲喊:「法輪功怎麼了?法輪功就是好!」幾個警察立即對她動手動腳,不讓她喊。旁邊的群眾看不下去了,有一老人大聲責問:「你們警察怎麼打人呢?」但邪黨的惡警們不顧一切強行綁架了慶秀英。後來兩個女警看著她,幾個男警隨即到她家非法抄家,把家裏的《九評》書、師父法像和法輪大法書等全部抄走。後慶秀英被非法勞教兩年。慶秀英丈夫殘疾,沒有人照顧,家裏還有70多歲的老婆婆心急如焚,全家人陷入痛苦之中。

慶秀英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勞教所的惡警們使用關小號、剝奪睡眠、不准大小便等各種惡毒手段折磨慶秀英,逼迫她「轉化」。慶秀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家屬去見慶秀英時,慶秀英的身體非常消瘦,當時體重突然減了二十多斤。慶秀英說,「勞教所迫害我,強制轉化,不讓上廁所,憋不住尿褲子了;現在腎臟也不好,經常尿血。還有精神折磨。」 慶秀英曾用絕食的方式抗議迫害,結果遭到野蠻灌食。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約六點,家住北京市通州區張家灣鎮太玉園小區的慶秀英家與對面小區租房的鮑守志家,幾乎同時被警察闖入,共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了張家灣派出所,後被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張麗新遭綁架時,不停高喊法輪大法好,被警察摁倒在地,用穿著皮鞋的腳踩臉,致使她的臉嚴重變形。在警察要綁架時,鮑守志從租房三樓跳下導致腿摔斷,被送醫住院。

慶秀英的丈夫並沒有修煉法輪功,也被綁架三十多天回家後,又被劫持到一個叫生態碧海園的招待室房間,洗腦五天,每天五個警察看守,其中有兩個女的。老楊和他們說,法輪功都講真善忍,對你們都沒有害處。他們都默不作聲,不搭話。

此次綁架後,公安局為了構陷他們,實施非法抄家。警察在慶秀英家抄走現金六萬多元,包括在場的法輪功學員的錢物。警察還洗劫了她家財物,汽車被扣留,她的兒子被罰款,連她丈夫工資卡都拿走了。

被綁架的十八名法輪功學員大部份已經陸續回到家中,慶秀英和李業亮,還有夏紅卻遭到構陷和通州區檢察院非法批捕。

在通州看守所慶秀英等人遭酷刑迫害,據回家的法輪功學員透露,慶秀英因承受不住有時哭,要水喝不給。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警察,在慶秀英身後猛踢一腳,牢頭討好說:「就是裝的。」冬天零下十幾度,她們給慶秀英洗冷水澡,穿濕襪子、短褲。幾名犯人壓在慶秀英身上不讓哭喊。

通州看守所有許多黑「規矩」:一塊毛巾鋪在門口,大家都叫「巡通布」,只能警察踩,誰也不許碰,誰要一碰就挨罰。比如:飯盒四十個或毛巾三十條或肥皂多少塊……想罰多少罰多少,想罰甚麼罰甚麼。整個風場堆的都是這些「罰」貨。罰的理由就更多了,比如使用過的香皂上有一根頭髮,或擦地沒「達標」……去廁所就一個人進去也罰,罰你值班,比別人少睡幾個小時覺。對法輪功學員使用酷刑更是嚴酷,上約束帶、罰坐板、戴刑具、不讓上廁所致使大小便失禁、冬天潑冷水、毆打等等。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十點,慶秀英、李業亮、夏紅被通州法院非法庭審,前去旁聽的二三十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大部份人已陸續回家。法輪功學員柳豔梅被非法抄家,被非法關押在通州看守所,遭到了非人的迫害,被戴上腳鐐,穿上約束帶,致使上半身不能動,還必須在中午和晚上值班,並遭到值班人員黃姓女警及女犯的謾罵毆打。柳豔梅被非法批捕。

此次開庭,三位律師為慶秀英等人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師接到法院的電話通知,通州檢察院要求延遲宣判,退回補充偵查。

慶秀英人生的苦難都是中共造成的,當她身患絕症幾乎失去生活的勇氣的時候,是法輪功救了她的命,並且讓她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和重德行善的道理,使她重獲新生,但是邪黨一次又一次的綁架、關押,目的是讓她放棄修煉法輪功,這不是害人是甚麼?迫害給慶秀英及家人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巨大的災難,楊文光含冤離世就是邪黨造成的!

慶秀英一家的經歷僅僅是長達十八年的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但是在慶秀英充滿血淚的經歷裏,我們看到的是社會道德下滑的根源、法制崩潰的癥結、悲劇上演的黑手──中共邪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