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美東南法會在亞特蘭大舉行(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四月二十三日(星期日)下午,二零一七年美東南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喬治亞州首府亞特蘭大成功舉行。來自亞特蘭大及喬治亞各地、南卡羅萊納、田納西、阿拉巴馬、及密西西比州的中西方法輪大法修煉弟子參加了交流會,二十九名大法弟子登台發言,交流了他們在正法修煉中的心得體會。

'圖:2017美東南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亞特蘭大舉行。圖為部份參加者合影。'
圖:2017美東南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亞特蘭大舉行。圖為部份參加者合影。

交流會在亞特蘭大一家大酒店的會議廳舉行,會場布置的莊嚴隆重,李洪志師尊的法像掛在主席台正中,講台前布滿了鮮花和美麗的花籃。交流會以中、英文舉行,並伴有英、中文的屏幕翻譯。

孫先生是一個城市的協調人,他交流的題目是《在做協調工作中修煉》。他講述了自己如何在矛盾中向內找,在協調神韻項目、舉辦神韻交響樂音樂會和神韻演出時,如何心情儘量保持平靜,努力與同修溝通,在神韻財務上兢兢業業,盡心盡力。通過與同修的交流和溝通,他悟到修煉中沒有一件事是偶然出現的,很多時候是以矛盾的形式出現,甚至你能清楚的看到矛盾中對方反映出不好的人心,「但作為修煉人一定要在矛盾中找自己的問題。因為在矛盾中,師父在利用它暴露我們的執著和讓我們看到我們自己當時沒意識到的問題。」

陳女士在發言中說,修煉就是一切從新(心)開始。有一次,在每週的神韻會議上,某同修在會上提出了很多不滿的看法,認為協調人重用新人,不用老人,老弟子有能力無從發揮,新弟子學法、煉功又不行。會議氣氛變得緊張起來的時候,她心裏很清楚同修是在說她,她的第一反應是:謝謝師父,修煉提高的機會又來了,一定不要動心。但會議一結束,翻江倒海甚麼心都上來了。她就打坐、發正念,試著讓自己靜下心來。腦海裏打進一段法:「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1],身體頓時一震,自己真的要以大局為重啊!放下自己怕被人說的心,解脫出來吧!

湯姆﹒阮(Tom Nguyen)先生是一位來自歐洲、在亞特蘭大求學的大學生。他二零一六年冬天第一次接觸大法,覺得遇到了一種博大精深而真誠的教誨。他在自己少有的空餘時間裏,持續的學法,學師父的新經文,在騎自行車和走路的時候聽廣州講法。隨著時間的過去,他注意到了身體上的變化,也慢慢意識到了自己負面的情緒和保護自我背後的執著。湯姆說,真正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煉,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但他的整個世界觀都徹底改變了,每天的日常生活也都發生了根本的改變,生命的意義從來都沒有比現在更加明晰。

謝先生是亞特蘭大的弟子,他交流了學同修長處、去自己人心的體會,怎麼樣在生活中證實法、目睹大法化解人中的恩怨,及如何在常人工作中證實法。他曾經有對同修的負面想法,還有對同修的抱怨之心,通過學習借鑑其他同修,他意識到這些心背後的執著,努力去掉這些執著。在一次學術會上,通過一個論文獎,師父讓他看到了深藏的名利之心。

曹女士分享了她如何真正的溶於法中的修煉體會。她剛剛得法時真的是感覺找到自己的歸宿,伴隨著那種喜悅和得到法的激動,真是覺得自己可以放下一切人世的東西,只想跟隨師父回家。隨著修煉時間的加長,越來越感到修煉的難度,放下人的艱難,更不用提修煉如初了。最近發生幾件事,讓她認識到自己修煉的差距,真是應該向內好好修自己,不能稀裏糊塗了。

徐女士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她認為,二十年證實法與同修配合中所走過的路,也是她一步步修煉提高、走向成熟的過程。二零零九年她擔任當地一個項目的協調人,認識到工作是修煉不是做事,協調是溝通、是商量、是配合、是忍辱負重,她在協調過程中修出了耐心,把自己的容量放寬了,把好相處、不好相處的學員都聚攏在一起,讓大家發揮最大的特長,走出證實法的路。

廖女士分享了她努力提高心性、回到修煉初期的狀態的體會。她於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得法,從得法到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中共邪黨嚴酷打壓前的三年多的時間裏,和那個時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一樣,主要是修心性,放下名、利、情。得法之初,修煉之初,那種明白了人生真諦、獲得人生至寶的喜悅,那種豁然開朗的輕鬆,那種遇事不驚的平和,那種放下名利的超脫,充滿了心田。但來美國之後,她覺得自己反而懈怠、不精進了,環境寬鬆了,行動自由了,時時刻刻都可以自由的做證實大法的事,卻漸漸淡薄了「凡事先考慮別人」的意識和心境。看到別人的問題越來越多,要求自己卻越來越低,內心不再平靜。意見不同就爭執,不能平心氣和地闡述自己的意見和想法。受了委屈或不公正的待遇,不能忍,而是充滿了火氣,點火就著,爭鬥心大爆發,有好幾次發作起來,完全不是一個大法弟子的樣子,非常失態。現在她要改變這個狀態,首先要使自己的心態回到修煉初期,時時、事事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約束自己,努力提高心性。

下午六點三十分,二零一七年美東南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成功結束。學員們說,從別人的交流中比學比修,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他們會在今後修煉的道路上加緊努力,勇往直前。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