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德語區法會召開(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報導)星星點點的雪花好像一張細密的網,籠罩住高聳的松樹和低矮的灌木,最後無聲地飄落到地上,融入白茫茫的世界。會議廳內的人們並沒有因為這難得一見的雪景而有絲毫分心,他們一整天都在聚精會神地聽著一個接一個的修煉故事。

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德國和瑞士德語區的法輪大法弟子,歡聚德國中部城市卡塞爾(Kassel),參加了一年一度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十四位中西方法輪功學員發言講述了他們的故事。

'圖4~6:西人法輪功學員在法會上交流心得體會'
圖1~3:西人法輪功學員在法會上交流心得體會

'圖1~3:法會期間中西方法輪功學員們雪中集體煉功'
圖4~6:法會期間中西方法輪功學員們雪中集體煉功

西人法輪功學員給中國人講真相

科隆大教堂是中國遊客必遊之地,法輪功學員Ursula在十一年前和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在大教堂前建立了法輪功真相點,讓揭露迫害的橫幅也成為中國遊客眼中的「風景」之一。不少中國遊客在那裏辦理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講真相也是一個修煉的過程,Ursula經歷了一次對於「情」的考驗。因為在科隆大教堂前講真相的做法不同,一次集體學法後,Ursula受到同修的嚴厲批評。她覺得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非常傷心,一度想去另外一個學法點,而且也不再想去科隆大教堂前講真相。但作為法輪大法弟子她知道,自己遇到的一切事情都和修煉有關,逃避不會解決任何問題。

雖然她堅持住沒有離開,但她仍然對同修產生了怨恨,而且還影響到了其他修煉人。這讓她警醒,她意識到,舊勢力想把她拖下去,讓她與同修產生隔閡。於是一產生對同修的負面想法時,她就努力排斥它們。

後來有一次她想到一個神韻演出中的故事:一位年輕女孩說自己剛出生的孩子是一個和尚的,儘管那不是真的,但和尚卻沒有替自己辯解,而是接納了這個孩子並把他撫養長大,期間他承受了很多人的唾罵,直到多年後那個女人承認她的謊言……

Ursula覺得相比之下,自己經歷的事情實在不值一提。通過不斷的學法,她終於能走出「情」的桎梏,放下了對同修的怨恨,繼續做好科隆大教堂前講真相的事情。

Dima因為工作,曾經在法蘭克福和柏林兩個地方的景點給中國人講真相。一開始他覺得自己不會中文,無法講真相,後來他學著別的西人同修的樣子給中國遊客放真相錄音,發現效果很好,不少人安靜下來傾聽。

一開始有周圍的德國商家出來抱怨說聲音太大,打擾到了他的客人,Dima就向德國商家解釋,他這麼做是為了讓那些沒有機會看到真相的中國人不再被欺騙。而且他還保證不把喇叭對著商店的方向放。對方表示理解,也支持Dima的行為。

Dima鼓勵西人同修去給中國遊客講真相,他說,西人雖然不會中文,但也有先天的優勢:西方面孔讓中國遊客好奇、震驚,西方法輪功學員不說一句話,就已經打破了中共的謊言。

不執著自己的安排 為他人著想

年輕的西人弟子Robert在組織當地信息諮詢日活動的過程中,學會了不要執著自己的安排,更多地為別人著想。

當他看到一位學員提前離開信息日攤位時,他非常氣憤,覺得他把兩位學員拋下不管,就如同在戰場上拋下戰友撒手不管一樣。事後和其他學員交流,他意識到,對於每個提供幫助的學員他都是應該心存感激的。學員提前離開,一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另外,他看到了「信息日就得按自己的想法來進行」的執著,事情不是這樣發展,他的自我就覺得受到傷害了。把這些心放下後,他和那位同修短暫地交流了一下,事情就過去了。

做好協調工作 放下個人得失心

瑞士德語區的孫女士交流了自己的在今年神韻賣票過程中的修煉過程,今年因為兩個協調工作都找不到人做,最後就落到了她的肩上。一開始她心裏不平,覺得「協調組裏的人都不做,為甚麼讓我做」?後來轉念一想,名份有甚麼重要的?這不正是建立威德的機會嗎?天上的神都看著羨慕的事自己還不平?向內找,她看到自己太注重個人的得失了。

在協調工作中她不斷的向內找,看到了自己的安逸心,不願突破自我的心,顧慮心,要面子心,依賴心,怕心,正念不足,用心不足,等等等等。在放下執著,改善自己的過程中,她的容量也在擴大,兩個星期前讓她覺得壓力很大,做不好的事情,兩個星期後,她就可以淡然面對了。

生死關前放下生死

Haroldo曾經經歷了一次生死關,被醫生說成永遠不可能恢復健康。一次,他覺得一切似乎都到了盡頭,這時他求師父:「師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請您決定我的去留。」在這當下,他能夠放下人世中的一切,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

第二天醒來時,他感覺比以前好多了。他讀到明慧網上一篇文章說,一位同修在監獄裏每時每刻都在背法。Haroldo也想提高讀法的質量,於是他也開始背法。他發現,他對背過的段落有了新的認識,雖然以前讀過很多遍,但背書時,就好像他從來沒有讀過一樣。背法時,他完全沒有注意到身體的痛苦。 後來他恢復了健康,一點兒曾經得過病的痕跡都沒有了。

純淨自己 打電話救度大陸民眾

王女士四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2015年5月,她開始用網絡電話給大陸民眾講真相, 勸三退。一開始她有畏難情緒,怕被人拒絕。在同修的鼓勵下,她終於開口撥打了。在這一年半的時間裏,她看到自己身上還有黨文化的因素,比如她對所謂有權勢和有社會地位者仍有一種心理上的畏懼感。

一次,《轉法輪》中的一句話清清楚楚的在她的意識中顯示出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她突然明白,原來自己一直仍然在沿用著常人的標準去衡量人和事物。見到一個人,首先注意的是這個人的性別、年齡、外貌、談吐氣質,以及他的學識、職業、社會地位或貧富,而沒有去體察他同化真、善、忍的成度,也沒有體察自己同化了多少真、善、忍。沿用常人的標準在衡量他人,自然有時心理上感覺不佔優勢,沒有自信,更談不上懷著慈悲的心去講真相了。

王女士感到非常震驚,發現自己學了很多遍、很熟悉的一句法,卻根本沒有做到真的去同化,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首先需要轉變在人中形成的觀念。轉變了觀念之後,再見到中國人時,或看到電話號碼前一長串職務名稱時,王女士就不再感到很大壓力。

法會上,還有其他學員講述了在工作環境中如何用心向同事和上級講真相,領悟「隨其自然」的法理,放下利益之心;如何在神韻推廣中修煉心性,用智慧救度眾生;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修煉自己,和家中的大法小弟子一起在法中成長……

下午四點多法會結束,很多學員仍留在大廳裏回味著法會中那些打動他們的心的故事。而有些路程遠的學員已經準備要走了,他們相約要在修煉上更上一層樓,救度更多的人,明年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