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帶給他們新生

二零一六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側記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明慧記者夏昀台灣採訪報導)二零一六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於十一月二十七日召開,來自台灣各地及亞太地區七千多位學員齊聚台灣大學綜合體育館,分享修煉心得體會,互相促進提升。這些學員來自各行各業,分布各年齡層,其中有很多是家人相繼入道得法,一起修煉。他們在聆聽同修的修煉心得後,深受觸動,比學比修,期許自己能更加精進,並分享自身修煉後身心的轉變與收穫。

丟掉藥罐子 迎來新生

圖說1 黃家仁和李雪珍因修煉大法相敬如賓。
圖1:黃家仁和李雪珍因修煉大法相敬如賓。

從事裱畫工作的黃家仁和妻子李雪珍已經修煉十四年,一家五口都走入修煉的行列。李雪珍對於年輕學員分享修煉中,經歷摔摔打打的過程,到最後堅定的走下去的體會很有感觸。她認為,我們每個人在修煉中難免磕磕碰碰,但能以「真、善、忍」來指導,往這個方向去修煉,要求自己做得更好,這就是在修。

今年五十五歲的李雪珍認為自己是大法修煉中的最大受益者,因為大法改變了她的人生。她從年輕時就是個藥罐子,精神亢奮、偏頭痛、胃痛、五十肩、低血壓、低血糖、富貴手……婦女有的病,她幾乎都有,非常痛苦。她曾告訴黃家仁,去找別人結婚,因為不想耽誤他。雖然結婚後先生很照顧她,經常幫她按摩,但都只能短暫的舒緩她的疼痛。

除了身體,外在的環境壓力也讓她難以承受,夫妻兩邊的原生家庭帶給他們的壓力,影響到他們的家庭,夫妻各自都認為「我對,你錯」,因而起爭執。曾有位中醫生朋友看到她,脫口說出:「雪珍,你到底怎麼了?怎麼一副快要死掉的樣子。」

一直到二零零二年,她的人生才有了轉折。她找到了煉功點開始學煉法輪功。一個星期後的一天,她剛進家門,先生問:「你擦甚麼香水,這麼香?」她回答:「沒有啊!我剛煉完功回來。」一個月後,孩子問她:「媽媽,怎麼好久沒叫我們幫忙搥背?」這時她才意識到自己的變化。「三個月左右,那些症狀幾乎都不見了,完全的改觀。」黃家仁觀察到她驚人的轉變。

身體轉變,心理狀態也在轉變。通過學法修心性,她看待事情的角度變得不一樣,「面對美中不足,或不在理想中的事,我不會再批判、質問,我會試著去理解對方。」「不再負面的看問題,頭腦很清楚、理智。」她喜悅的描述著,「在親子互動、家庭氣氛都有天差地別的改變。我們夫妻也相敬如賓,就算有矛盾,也會找適當的時機,理性冷靜的交流。」

黃家仁和妻子都是完美主義者,尤其他的好惡更加分明,所以朋友認為他很嚴肅。但在修煉後,他以「真、善、忍」來要求自己。「他變得平易近人了。」這是李雪珍的觀察。「過往,不知人生意義何在,迷迷茫茫的過日子;現在,因為修煉大法,知道人生的意義,知道追尋的方向,心裏很篤定,很輕鬆自在。」黃家仁和李雪珍發出共同的心聲。

嚴重氣喘 不藥而癒

'圖2:修煉十四年的莊昭仁和妻子在會場合影。'
修煉十四年的莊昭仁和妻子在會場合影。

同樣是二零零二年開始修煉的莊昭仁,聽完師父發來的賀詞後,眼淚就流了下來,他感動於師父肯定台灣學員對大陸講真相迫害的努力。對於學員的發言,他也感觸很深。學員堅持不懈的背法經歷,讓他看到自己的不足。他提到也曾背法,但不能堅持下來,當時認為記憶力不行,用反覆通讀的方式也是一樣,但現在發現那是用人的想法在衡量。學員時時刻刻在背法的那種堅持,對他是一種促進。

另一位天國樂團的成員,經過八個月的努力仍吹不成曲子,但依舊沒有放棄,讓他回想起自己在天國樂團也曾一個月吹不出聲音,用各種辦法克服困難的堅持走過來。接著他想到了各個講真相項目的學員,都是在為了更專業而付出努力與用心,他認為這是大法弟子責無旁貸的堅持。

因為朋友送他一本《轉法輪》,莊昭仁開始學煉法輪功。當時他患有嚴重的氣喘,得隨身攜帶氣管擴張劑,曾經有過一天噴八次的慘狀,甚至任教職的他得瞞著學生到廁所去噴藥。父親是中醫師,太太在身邊,可是在他發病時都束手無策,他曾感慨的想:「誰都幫不了我,明明有空氣,我卻吸不到。」

二零零二年的二月,他開始在清晨到戶外的煉功點煉功,可是一切卻出奇的平順,寒冷的空氣並未對他起任何作用。就這樣,十幾年來,他沒再碰過氣管擴張劑。

莊昭仁修煉後,他也帶著孩子學煉,妻子後來也加入修煉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