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期滿 黑龍江趙洪玉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農墾總局寶泉嶺管理局法輪功學員趙洪玉,十八年來遭受三次綁架、抄家、罰款等嚴重迫害。其中包括非法拘留三十七天,非法判刑五年,去年八月結束冤獄回到家中,趙洪玉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江澤民瘋狂發起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性政策,致使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七年的浩劫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並造成現在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社會秩序混亂,經濟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統的混亂黑暗。

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目前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

以下是趙洪玉講述被迫害的經歷。

一、被非法拘留三十七天

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寶泉嶺公安局伙同610(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又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開始抓捕。我姐多次被他們抓捕、拘留、勞教,被他們列為重點人物。他們在我姐家附近蹲坑數日企圖再次綁架她,見家裏沒人就到我家及親屬家進行騷擾。跟蹤孩子,到孩子的學習班上問我家孩子我姐的去向,孩子說不知道。又到我姪女的乾洗店,以洗衣服為藉口闖入她的臥室,搜查我姐是否在那,姪女大聲斥責他們的無禮。

晚六點警察焦安慶、劉建國等六、七人闖入姪女家中抓捕我,並非法抄姪女家,搶走我給姪女一家的法輪功師父講法錄音帶,又強行帶我抄我家。一月的北方冰天雪地、嚴寒刺骨,他們把我家門玻璃砸碎,進入家中。我看到後氣得直發抖。我說,你們太缺德了,這大冬天砸人家玻璃,屋裏的暖氣、水管都被凍上,附近鄰居都沒有水喝。他們還狡辯說不是他們,是有人入室搶劫,還假裝拍照。我隨後被關押進了寶泉嶺看守所。當時我丈夫在外地工作,聽到我再次被綁架當時就暈倒了,警察勒令丈夫單位把我丈夫調回家,我丈夫損失了五萬元的年終獎金。丈夫領著孩子多次到公安局要人,又花了五千多元托人找關係,想讓我早點回家。看守所裏十分陰冷,喝帶泥的菜湯,菜葉都得涮著吃,送飯的大爺說所長不讓他把菜洗淨,被看見要被所長斥責。在焦安慶等人提審我時,讓我辱罵大法、辱罵師父。我嚴厲斥責他,我說我罵你的家人你願意嗎?你們警察就是這樣教育人的嗎?她啞口無言。最後,他們從我嘴裏沒得到我姐的任何消息。我被非法關押三十七天後被放回家,又被勒索近千元。孩子見到我後,就躲在丈夫身後不敢見我,孩子幼小的心靈也留下可怕的陰影。

二、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們當地七名法輪功學員,與來此地出差的哈爾濱學員在李桂雲家交流修煉心得體會。晚上十點左右,由公安局張樹鵬為首的一夥便衣,沒有敲門強行闖入室內。哈爾濱的同修馬上取出手機卸卡,被兩名警察按住,把胳膊擰到後面,頭被按在地上,搶走手機。其他便衣到處亂翻,李桂雲大聲制止他們的非法行為,我們分別被強行拖入到警車中。一個被稱為政委的便衣在車上不停的罵我,而且不許我說話,我一說話,他們就打我。我們被帶到嶺西社區非法審問,我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有個高個的滿臉疙瘩的人,氣急敗壞的抓著我的頭髮往牆上撞頭。知法犯法,刑訊逼供。又到我家非法抄家,搶走了我的電腦、打印機、移動硬盤、大法書籍、真相資料等物品。第二天把我與呂成英關押到鶴崗第一看守所。看守所賣的日用品比外面的商品高出十多倍的價格,睡在水泥板的炕上凍得透心涼。二零一二年被寶泉嶺法院冤判五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剛進監獄就被強行碼坐,逼我寫所謂‘三書’(誹謗大法、誹謗師父、與法輪功決裂等)。我不服從,讓我從早五點坐到晚上九、十點鐘。坐得我腰酸背痛,臀部生疼,一動他們就罵我、打我。兩天後他們看我還無動於衷,由唐永霞為首的刑事犯等六、七人像惡狼一樣撲上來把我按住,抓住我的手腕,掰我手塞入筆強行在他們寫好的紙上簽字、按手印。我每天被逼迫觀看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錄像,對我進行洗腦,還假心假意從生活上關心。我一時被他們這種假善矇蔽,違心的參加了他們的所謂轉化過關考試。

七、八個月後下隊到了七監區,被強制做勞役。監區長王曉麗下令:法輪功(學員)不完成任務就扣組裏刑事犯的分,所以經常幹活幹到半夜。法輪功學員張桂芝拒絕勞動,被碼坐。被拉到車間沒有監控的倉庫讓刑事犯打她,導致她的精神受到強烈的刺激,出現精神異常,還說她是裝的。後來又強行讓我們參加醫療保險,我們不參加,就扣組長的錢。監區把錢卡集中到警官手裏,不經我們本人同意隨意扣醫療保險,由七十元漲到九十元,逐年增加。每年體檢我們不參加、不簽字,監區就實施株連制,扣刑事犯五聯保的分。採取種種類似邪惡的流氓手段,脅迫服刑人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我被非法抓捕時,孩子正要中考,我再次被綁架,孩子在心靈上承受著巨大的煎熬。在監獄我第一次給他打電話的時候,孩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停的哭,我囑咐孩子的話孩子只會嗯嗯的回答。丈夫這五年間又當爹又當媽,還要掙錢養孩子。為了能讓我在監獄吃得好一點,還要給我存錢。晚上因惦記著我整夜睡不著,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我結束冤獄關押。當地610與社區還不放過,對我繼續迫害。去了三人有專車強行接我回當地,我堅決要下車,指出他們這是侵犯人權的行為。丈夫由於心裏害怕,也勸我坐他們的車回當地。我態度堅決,不乘他們的車。丈夫也慢慢地站在我這邊,跟我一條心,不允許他們繼續迫害我。僵持了近兩個小時,我終於坐自家車回了家。

這些都是江澤民一手發起、策劃、組織、推動的對上億法輪功學員、大規模、系統的滅絕性迫害,罪惡滔天,罄竹難書,已構成人類文明史上最為嚴重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危害人類罪!這場邪惡迫害,使我長期無法和親人團聚,承受著骨肉分離的痛苦。然而,在這期間,有我這樣遭遇的家庭千千萬萬不止。有的比我遭受的更為嚴重千倍萬倍,我這只是冰山一角。

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群體長達十八年的殘酷迫害,不僅違反了國際法,也同樣違反了中國政府的法律,我已委託他人對江澤民進行訴訟,將其繩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