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同修嚴肅對待勸三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修煉大法不到兩年的新學員,在這兩年的修煉過程中有很多不足之處。在我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一些同修在講真相勸三退當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在這裏交流出來和同修共同切磋。

大家知道當前的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是當務之急。是作為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都必須要做的。在我剛得法幾個月時,聽說很多同修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我就想我也要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可不知怎樣講,就想找一位有經驗的同修帶帶我。聽說有一位同修一個小時能講退很多人,我很高興,就想讓那個同修帶帶我講真相。

但我真接觸到那位同修時,看到她在講真相中的狀態我心裏很不是滋味。同修在和人講真相勸三退時,有時不管對方聽明白沒有,也不管對方是否同意三退,就說一個化名就算退了。舉個例子說吧:見到人時,先找藉口和對方搭上話,然後就問對方你戴過紅領巾嗎?或者問對方是團員和黨員嗎?如果對方回答是。就說退了吧!保平安,然後緊接著說:祝你平安、幸福。就這樣就以平安、幸福為化名算對方退了。基本大法真相就沒講,還有些人都沒表態沉默,同修也算對方退了,其實有些人根本就沒明白同修說的是甚麼,就聽見祝她們平安幸福了,很自然的說:好!這就算對方三退了。

就這樣,一小時這位同修能講二、三十人。當我再去和那些被同修講過三退的世人說時,對方說:「不知道剛才那個老太太說的甚麼。」當我把為甚麼要三退和大法的真相重新告訴對方時,對方就不聽了,而且非常反感。我就想:剛剛那位同修用幸福的化名給對方做了三退,這樣的三退能算數嗎?

就這個問題,我也和同修們切磋過,也沒引起重視。直到今年的一天我再次看到類似以這種方式講真相勸三退的同修,這位同修也是先和對方拉近距離,先和對方講了許多家常話。比如:誇對方的孩子聰明,怎樣好,一些好話,家常話說了許多,真相一直沒講,只是問對方戴過紅領巾嗎?是黨員和團員嗎?就說退了吧!保平安!祝你「平安、幸福」。這樣同修就以幸福或平安為化名記上了,就算三退了,有時我發現有些人都沒表態,沉默,同修也視作對方同意三退了。基本真相根本就沒講,世人甚麼也都不明白,就聽到祝他(她)們幸福、平安了,世人也就是只笑笑而已。

說實在的,我當時就在旁邊,一句真相也沒聽到。同修也不容對方是否同意三退,就說,祝對方幸福、平安、聰明,邊說邊走,這就算給對方三退了。我覺的這很不負責任。對方根本就不知道甚麼叫三退,為甚麼要三退,也沒答應同意三退。就這也算退了,給記上算三退了。

這件事情對我觸動太大了,據我知道,像這樣講真相的同修還不止一、二人,很多原來沒走出來的同修或新學員還都想跟他們一樣勸三退。我想這樣不把其他學員也給帶偏了嗎?若是不予糾正,這樣下去,要誤多少眾生啊!這些所謂你救度的眾生他(她)們是真的被救了嗎?能留下來嗎?這些同修的做法是不是把勸三退當成了完成任務,走走形式,應付差事呢?這也是我們自身的黨文化因素在起作用呢?

師父講過:「三退不是目地,講真相救人是目地。」[1]我的理解,由首惡江澤民發動起的這場史無前例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使眾生對大法、神佛,犯了罪,我們只有向眾生講清真相,使眾生真正的明白大法的真相,認清共產惡黨的真面目,才能使其真正得救,我們一定要本著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的心去勸三退。反之,只是去給取個化名就算三退,根本上也不能使其得救。現在世上的人都是為法而來的,我們真的要對的起眾生千萬年的期盼才行啊!

寫出此文,意在與同修切磋交流,悟到修煉是嚴肅的,讓我們全力以赴做好三件事。抓緊時間救人,講清真相,兌現我們的誓約吧!

不當之處,和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