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勸「三退」的體會和經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我在近三年來的講真相過程中,隨著學法的增強,人心的減少,正念的增強,講真相越來越從容、隨機了。其實只要有信心,不斷加強正念,取長補短,很快也就突破了。

萬事開頭難,剛開始出來講時,我也不時的受到挫折,人心不斷往出翻,特別是怕心,怕心導致假相叢生,致使聽真相的人也緊張。遇到眾生對大法不解不敬時,我的爭鬥心也起來了。還有好面子的心、不願吃苦的心,也使許多應得救的人錯過機緣。

我在近一年的講真相過程中,碰到的人對「三退」和大法真相,有的一點都不知道,有的受毒害很深,有的了解一點但有許多誤解,有的知道法輪功是好的,邪黨壞,但是這和自己沒關係,有的真是在等真相、等著得救,真需要更多的同修走出來救人。

面對面講真相勸退並不難,所謂難其實是難在自己的這顆「心」上!要想在這條路上走順暢,要想救人更多,就得嚴格要求自己,學法、煉功、發正念都要跟上,並且要及時、經常向內找,把救度眾生和個人的修煉結合起來。心裏裝著眾生,才能做好救度眾生之事,不斷用真、善、忍的標準歸正自己,從舊宇宙為私為我的理中跳出來,修成無私無我的新宇宙生命。在這個過程中能嚴格要求自己,自然就找回修煉如初的感覺了。面對面講真相對於大法弟子來說,也是一個一舉多得的大好事。

一、我常用的對話方式

遇時間較緊的,我先問:冷不冷啊?你穿少了,可別感冒了。我們這冬天也不見下雪,醫院裏打吊針的都躺滿了。講點常人眼前能看到的,下雪後就講禽流感蔓延,高人說後面有大難,現在互聯網上有一個網站,中國大陸退黨團隊保平安的就有兩億七千多萬人了。過去有道人料事如神,人們稱他 「神人」,道人曾說,只要後面發生一件血腥慘烈的事情,淘汰人的大難就來啦。現政府反腐這不是揭示出來了嗎?江澤民腐敗集團貪腐治國,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滅絕人性,天理不容啊。老百姓可就跟著倒霉啦。歷史上,羅馬帝國最強盛時,因迫害基督徒,招致四場大瘟疫,羅馬人死了一半。劉伯溫預言,咱們後面這場大瘟疫是十剩一啊:「貧者一萬剩一千,富者一萬剩二三」。為啥剩這麼少,不就是咱們從小都被哄著入團入隊入黨嗎?老百姓給他墊背冤不冤?你入了黨團了嗎?少先隊也要殃及生命的。退掉它,這也是老天給人的便利保命方法。退也只是上天把毒誓、獸印抹去。誠心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我再講:法輪功是救度眾生的大法,這些年地震、水災、火災、車禍、礦難中,別人丟了性命,而記住這「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都是有驚無險。這是末劫,救度眾生的天法,切記。大多數人高興,點頭。有時間再繼續講基本真相。

一次,在給一位二十多歲的女青年講真相中,她掉頭跑到不遠處一位正在看手機的男士那裏,說了些甚麼。我改變了過去聽者離開,我也離開的方式,跟了過去。男子警惕的看著我,我又用以上的方法給他講真相,女子在旁邊推搡他,不讓他聽。我說:你那麼英俊,看你面相也是有福之人呀。他的態度也變了。我說:能躲過這個劫難才是大福之人。他說:「沒那麼嚴重吧!我還是支書呢,我不退。」我從另一角度再跟他講:幾個月前,一位移民美國的華人,因為隱瞞黨員身份被判了刑。國際社會是將共產主義和納粹恐怖主義相提並論的。馬克思年輕時期曾加入過撒旦魔教,撒旦魔教是來毀滅人類的。共產主義的核心就是謊言和暴力,《共產黨宣言》中說共產主義是 「幽靈」。《聖經啟示錄》揭示:加入其組織的人被打上獸的印記,將在地獄中永刑永住。這對一個生命來說是不是最可悲的?現在人們說的一句話:要做炎黃兒女,不做馬列子孫。我講了這些後,他同意退出黨、團、隊。我接著勸那女子說:「你也退了吧!如果沒有大難,你沒有任何損失。如果發生了大難,你會慶幸今天的選擇。她也退出了團、隊」。這也是我講真相中不放棄的一個例子。

二、講真相中經常遇到對方提出的問題

1、你是幹啥的?給我講這些幹甚麼?

我這樣回答:我是修佛之人,只希望大難來臨之時,有更多的人能躲過去,中國老百姓太可憐了!

2、你是法輪功?

如果對方沒有惡意,我則坦誠正面講真相,看他有甚麼認識上的誤區和疑問,盡力讓其明白真相平安。也遇聽明白做了「三退」的。

3、法輪功是×教(註﹕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我說:你上當了吧!那不是法律說的,是江澤民說的。江的話能信嗎?他 「二奸二假」的身份把中央都騙了。中共歷次政治運動哪次不是搞冤假錯案。所以,中共的話你以後反著聽,就不會上當了。為甚麼包括台灣、香港在內的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對法輪功表彰多達三千多項,如果按真、善、忍做人是邪的,那是不是黑白顛倒了呢?江澤民賣國、貪腐、淫亂,犯下了「反人類罪」被其他國家告上法庭,被二十多萬人控告、數百萬人舉報,預言中的天譴等等。對方聽就多講,不聽就不要強講,和善的告別。

4、有人說:我只相信科學。

我說20世紀初最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曾被一個問題困惑:我是誰?我從哪兒來?要到哪兒去?後來愛因斯坦研究神學進入宗教。歷史上像牛頓、愛因斯坦等一大批著名的科學家,都是信仰宗教的。我這麼一說對方無話可說。接著再說:其實神佛才是真正的科學家。

三、我的一點體會和經驗

1、現在人壓力大,比較忙碌,大多不願意長時間傾聽,所以講真相中要長話短說。我盡可能用比較短的時間,最大限度去講清真相。這就需要我們講真相時做到:話語精練、因人而異,不講一句沒用的話,避免因對方接聽電話、被人叫走、乘車等造成失去機緣。勸退後再有選擇的講,讓其多了解真相;

2、為了讓世人逐漸接受真相,搭上話以後,我就講保平安、保命(生命安全誰都關注),也算投石問路吧。從對方的反應逐漸展開講,講到 「三退」對方也就理解接受了,再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神奇,大多也高興接受。如果時間充裕、對方願意聽,再講「自焚偽案」等基本真相。

3、對方願意聽的,我也儘量不用共產邪黨等字眼,防止觸動對方的負面因素。我們講共產黨江澤民腐敗、禍國殃民世人都認可。有時也說點對現政權整飭官場、「打老虎」的做法表示讚揚的話,沒人說我們反黨,還用心聽呢。

4、由於國人被長期洗腦,有時候你說中共如何腐敗,他說哪個朝代不腐敗、哪個國家不貪腐;你說邪黨如何邪惡迫害民眾,他說美國更壞。他就覺的和他沒關係,邪黨強大誰也奈何不了它。儘管很多人不相信神佛,但是他們也明白邪黨沒有老天大。讓世人明白邪黨惡貫滿盈、令天地共憤,並已殃及每個人的生命了,他自然就重視保平安了。

5、常人講名人效應,使用一些佛、道、科學家、「高人」的話,常人還覺的你懂得多。用自己的話講,對方則認為只是你個人的、片面的看法,容易陷入爭辯之中;

6、講真相過程中無論出現甚麼情況,都要始終保持神態坦然、祥和,語氣輕鬆自然。遇到警車、警察、便衣到了跟前,也不慌張,對話調整到做好人、講誠信等方面。注意自己的心態,及時發正念清除怕心、爭鬥心、色慾心、顯示心等人心;

7、盡可能舉一些對方知道的實例更好,比如當地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的惡行及遭惡報的情況;

8、現今社會道德淪喪,形形色色的騙局、騙子又多,陌生人之間戒備心很強,給講真相增加了難度。講真相是在一走一過中與對方建立互相信任的過程。所以我們的著裝、舉止、言談一定要注意,開始搭話的用語很重要,真誠貼切的讚揚、關心的詢問、幽默的開場白都要恰到好處,能幫助對方更好。讓對方感受到我們的真誠善良,相信我們,逐漸讓對方認可大法弟子是好人,從而證實大法,這樣就把人救了。

四、結語

隨著正法形勢的變化,現在常人知道的信息也多。只要能聽我講完的一般都會退。師父也時常借常人鼓勵我:你懂的挺多、你口才挺好、你講的有道理。有幾次遇上大學生問我:你是不是老師?其實我是「文革」時期的初中生,笨嘴拙舌、不善言辭,是大法改變了我。當我一心想著救度眾生時,師父就不斷地給我智慧,在面對面講真相中也就覺的不難了。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都是師父在做,只是我們要勤動腿、動嘴。許多同修認為自己面對面講真相不行,那不就是信師信法不夠嗎?只要有信心、有正念,能取長補短,把眾生當作自己的親人用心去做,哪個大法弟子都行。只要有決心,一突破就不難了,隨著心性的提高與經驗的積累,自然就越做越好。

想到師父為眾生、為弟子巨大的承受,想到不能得救的眾生的悲慘結局,做不好的,將來該有多後悔啊!在此期盼更多的同修走出來,在剩下不多的時間裏搶人、救人。

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