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玩」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我的先生今年七十多歲,常人中是一個有四十年教齡的大學教授、系主任,對電子、電器、機械專業有一定的研究與技能。他性情倔強,從不服輸、不服老,對任何事永遠都是信心滿滿。在信仰上,他是修道的,但他認同真善忍好,認同大法好、師父好,我也給他做了三退,但他就是堅持自己信仰的道,而不願歸同到大法中來。

他年輕時就酷愛車,從過去的電動車、摩托車,到電三輪、油三輪,就差沒開上四個輪的小轎車。去年,我們在山東居住時,他花三萬元悄悄買了一輛三缸的旅遊觀光車(與夏利轎車同等),可謂如願以償。

在朋友的幫教下,很快學會了開車,然後就駕車四處遊玩了,可謂美不勝收。他驕傲的說:「別看我七十多歲,年輕人能辦到的,我一樣行。」

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辦公桌上一尺長的大插座突然起火,火苗竄至老高,我就使勁按插座上的開關,怎麼也按不動,情急之下,我被驚醒。醒後我想,這是一個甚麼事呢?這麼緊急?是不是我不夠精進,師父著急了?還是有甚麼大事要發生?我在自己身上沒有找到答案,於是我想到他每天駕車出遊,應該注意安全。

西霞口是山東的著名風景區,他經常駕車去那裏玩。去年六月份,有些天那裏連續出事故,我認識的朋友就在西霞口出的車禍,被撞進了醫院,腦出血,雙下肢骨折。於是,我告訴丈夫,這些天不要到西霞口去,他聽後,破天荒的聽勸了,連著十天沒動車(因大法弟子說話是有能量的)。

十天後的一天早晨,我正在敬香打坐,他說今天出去遛遛車,我說開車小心,他就下樓去了。

不一會兒,就聽到樓下傳來震耳的撞擊聲、嘈雜聲,我到陽台一看,驚呆了,這位先生還沒出小區,就連撞三車還撞了一個人:二台轎車、一輛自行車及自行車主人,他自己倒是毫髮無損,呆坐在台階上。

我急忙跑下樓去,扶起了被撞的人,簡單查了一下沒有骨折(我是醫生),上下肢多處軟組織挫傷,頭上一個大包,滲著血絲;兩輛轎車,一輛車門撞扁了,另一輛左前方都被撞碎了,他自己的新車也面目全非。小區的人都出來了,議論紛紛,不知道這事該怎麼處理。

這時的我很鎮靜,我首先明白了那個夢的點悟,這事擋不住,該來的就得來,這是一;其次,是大法師父救了他的命,為他承擔了,因為這是來取命的,師父已經把大事化小,小到我們一步能邁過去;第三,悟明白後,我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用慈悲心、公正心對待此事,認花錢消災。他很認同我的說法。我們挨家理賠,給被撞的鄰居買去幾百元的營養品,報銷了人家的全部醫藥費,給他買了輛新自行車;另兩輛車既給人家修了車,還給了人家額外補償,整整花去了三萬元,另加自己的修車費幾千元。小區的鄰居無不稱讚我們的為人。

而他,出事當天就去買了許多供品,虔誠的叩拜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此事讓他進一步認識了大法,同時證實了大法的神奇。「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如果我不煉功,如果他不認同大法好,這事的後果是可想而知的。如果這事發生在西霞口或其它甚麼地方,後果就要嚴重十倍、百倍的,我及孩子們的生活就全被打亂了。師父慈悲讓他躲過了這一劫,這之前,還圓了他開車的夢。

真善忍是佛法,大法師父是來度人的,是來救度和護佑有良知善念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