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同修中歸正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二零一六年六月一天傍晚,我正準備吃飯,協調同修打來電話說:我地C同修因講真相救人,遭人惡告被綁架到相鄰外市的一個派出所了。要立即通知她的家人隨我們一同去營救。聽到這一消息,我立即放下碗筷,抓起一塊餅跟著同修們就走了。因為我們知道第一時間營救同修的重要性。

我們先找到C同修的小姑子。可能是親人被抓對她觸動太大,她不但不配合要人還惡語相加,連拖帶拉將我們趕出她的家門,還惱怒的說:「要去,你們自己去派出所吧!她的兒女都在那裏!」

我們不為她所動,又驅車幾經周折趕往那個派出所。聽見C同修的兒媳婦在大聲嚷嚷:「我跟她講了一下午了,哪怕她說句違心的話,或說不煉、或假裝大罵大法、可她就不聽。」一聽就知道她不明真相,站在邪惡一邊迫害自己的親人。A同修就走過去友善的對她說:「你不應該這樣說你媽媽,你應該對派出所的人說實情,你媽媽是因為煉了法輪功,身體才變好了,人也變得很善良。」兒媳一聽大吼道:「我要這麼說,派出所能讓我在裏面呆一下午嗎?早把我攆出來了。」我們知道C同修家人是被共產黨的謊言毒害,嚇得不敢說實話,在親人落難時,不敢據理力爭,而是落井下石。特別是派出所的指導員據說是C同修女兒的同學,他在收受賄賂的情況下,曾經要放C同修回家的,但是C同修的兒子兒媳出於私心,讓派出所再教育教育他媽,好讓她放棄修煉,做他們的奴僕。結果最後再拿錢也不放人了。這真是一件悲劇啊。這是共產黨的邪惡之處,它釀造出了讓親人為了私利而反目的人間悲劇。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知道C同修一定也承受著家人給她的壓力和魔難,現在多麼希望正念和加持啊!B跟那個指導員說:「她兩頓沒吃飯了,我們可不可以進去看看她,我給她送包奶喝好嗎?」指導員認為我們都是她的家屬就答應了。我和A同修一同跟著走進派出所關押C同修的房間,見C同修坐在凳子上,很消沉的樣子,還被兩個值班人員看著。A同修拿出奶遞給她,開始她不要,因為她不認識我們,我對她說:「喝吧,喝了才會有精神。」她聽明白了我的話,知道了是同修,眼睛隨之一亮,拿起奶來,慢慢的喝了起來。A同修也對她說:「這不是咱呆的地方,咱得回家啊!」同修的精神立刻振作起來了。

正在這時,已經開車回家的C的兒媳婦突然又返回來,對我們大吼大叫:「滾,立刻給我滾!」她這一鬧,派出所的人員馬上警覺起來,因為我們剛才跟他們說我們都是C的家屬。另一同修一看這陣勢,馬上說:「咱走吧!」可是A同修還遲遲不走,要她兒媳婦的電話號碼以後好聯繫,我對她大聲說:「趕緊走!」因為這畢竟是邪惡的黑窩。當我們走到院中心的時候,剛跟那個指導員打過招呼之後,突然後邊傳來喝聲:「站住!」我們一聽知道惡人反應過來追出來了,一同修說:「快跑!」但是A同修卻誤以為是C的同修家人叫她,停住了,最終被警察抓住了。

在往回返的路上,我們個個心情沉重,走走停停,最後決定返回去發正念,讓A同修的家人去要人。這時已是午夜十二點鐘。我們通知了能聯繫到的同修幫助發正念,並組織當地同修和A同修家屬去派出所要人。警察撒謊說明早放人,今晚不讓見。我們只好返回,到家裏已是凌晨三點鐘。我的心裏很難過,一點睡意也沒有,去營救同修,怎麼反遭迫害了呢?問題出在哪裏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當回到老家和同修大嫂談起此事時,大嫂說:「你們那裏接二連三發生綁架迫害,趕緊向內找找吧!」我當時心裏很不服氣,心想:你們也沒走在正法前邊,只不過偶爾去講講真相,當然不會遇到這事了。

回家後才發現自己的想法不對頭。我這不是明顯的向外去求了嗎?師父不是說過修煉的路上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嗎?都和自己的修煉有關嗎?看來真得靜心找找自己了。

我仔細回憶了近期所發生的事情:在上一次,當一同修被綁架。我和A同修配合同修家屬去派出所講真相要人。特別是和A同修配合從拘留所到醫院,在全體同修的配合下,在師父的加持下,成功營救同修回家這件事情中,開始心態純淨,師父也加持我的正念,可是當營救同修事情成功後。我耳邊聽到的都是「你正念真強啊!你做的真好啊!」「你把那個所長說的都到處躲藏,你真行啊!」我沒有把這些讚揚的話當成對自己的考驗,而是飄飄然了,歡喜心、顯示心都出來了,而自己卻還不自知,還以為真是自己的本事呢!危險啊!營救同修成功,是我市大法弟子形成了整體,師父才給我們做了這一切,而我還敢貪天功,真是自不量力!想到此: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尊的慈悲點悟。我決心把這些不好的心統統去掉。純純淨淨的做好證實法的事。

第二天,A同修的家人去派出所要人,派出所不但沒放人,反而將A同修送到外地看守所刑事拘留了。我們沒有被這些假相迷惑,迅速形成一個強大的整體:有的聘請律師,有的去看守所、派出所發正念、講真相要人;在慈悲偉大師父的加持下,在A同修的個人正念下,在家屬、律師、同修們的共同努力下,經過七天時間,A同修從外地看守所回來了,這又一次見證了整體的威力。

當A同修出來後告訴我,說當地「610」人員通過那晚的監控說我和另一位進派出所的同修也參與了訴江,而且還說我和A同修幾年前去看守所為同修非法開庭一事,曾把我們的身份證都記錄下來了。A同修讓我注意點多發正念。

聽到這消息後,我的怕心出來了,他們會不會找到我呢?越想越怕,心越沉重,壓力越大。恰好就在這天上午,一輛警車緩緩駛到我店門口,剛好A同修來找我看到了,她馬上在門外發正念:「決不讓邪惡把同修帶走!」我當時也是一驚,兩個警察走了進來,一個我認識,他說欠我家的錢過來還錢(以前他修車欠費),結果一看又沒帶夠錢,就又要我的帳號說是給我打錢過來,我把帳號給了他。真是怕甚麼來甚麼,因為是我的身份證是打開的,他又念了一遍我的名字,然後走了。我覺得此事非常蹊蹺,他們是不是來核實我的身份證的?我的心七上八下,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壓力向我壓過來,好像自己隨時都有被綁架的可能。

我送走A同修,又趕到另一同修家取資料,在回來時,摩托車在我心情的影響下又啟動不起來了,我只好推著車往家走。這時身後一輛警車慢慢開過來,到了我前面停住了。我立即發出一念,「一切都是假相,決不承認。」我推著車快步走了過去。

回家後,我趕緊使自己穩定下來,我知道自己這樣很危險,只有在法上才是最安全的。於是我捧起師父的法看了起來,慈悲的師父直接用法點悟了我:「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1]我豁然開朗,這一切都是我的心不正招來的,這不是師父安排的,我也不要,師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瞬間,壓在我心頭的重石不見了。我深刻的體會到了,自己空間場那種天清體透的美妙感覺。我知道正是自己悟到後,慈悲的師父把這種不好的物質給拿掉了。我感動得流下了激動的眼淚。謝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此後,我又輕輕鬆鬆的投入到證實法、營救同修的整體配合中。當然我還有很多的人心和執著,我會努力修去它,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讓師父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謝謝師父!

向慈悲的師尊合十!
向各位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