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公安廳國保副處長楊波迫害法輪功的罪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楊波,男,生於一九六二年,黑龍江省公安廳國保處副處長。以前當過法警,從一九九九年八月,從綏化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始,到二零零四年九月調往黑龍江省公安廳,在全省範圍迫害法輪功學員,楊波的參與策劃、布控、甚至親自上陣,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慘烈。

一九九九年八月,楊波開始在綏化勞教所出入所教育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起,綏化勞教所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二大隊,他被破格「提升」為二大隊教導員。任職期間,他更是毫無良知的迫害法輪功學員,誹謗大法師父及大法。

二零零二年年底,他走訪其它各地,見到南方的轉化率比綏化勞教所高(更邪惡),就組織那些警察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楊波被調往黑龍江省勞教局。楊波因迫害法輪功賣力,被省勞教局特批由副科級轉為正科級幹部,成為邪黨獎勵犯罪的一個證據。

二零零四年九月,楊波被調往黑龍江省公安廳,這使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範圍加大。除了不遺餘力的迫害全省各市縣的法輪功學員外,他有時還回到綏化勞教所參與迫害。綏化勞教所許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方式和手段都是楊波傳授的,其罪行天理難容。

楊波多採用歪曲事實、矇騙、威脅、恐嚇、利用親情誘騙、幕後操縱警察使用暴力、酷刑等流氓行為迫害。楊波還到馬三家等全國各地的勞教所學習迫害法輪功的「經驗」,還利用佛教的一些理企圖毀滅法輪功學員的正信。是黑龍江省公安廳對法輪功學員精神折磨和肉體迫害的頭號人物。

楊波在黑龍江綏化勞教所期間,實施、部署了多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方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他與高中海指使手下打手范曉東、曾令軍、李健等近十個人,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潘興坤、李樹文、殷忠良等二十人長達十天的毒打、電擊、上吊銬、坐老虎椅等酷刑,警察在使用暴力毒打法輪功學員時,楊波公開叫囂:「如果不『轉化』、『揭批法輪功』,只有死路一條。」

楊波利用猶大(在惡人威逼與利誘下為暫時的安逸,而出賣靈魂的人),向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無休止的進行暴力精神洗腦,利用勞教所犯人無端毒打、勒索法輪功學員財物;用各種酷刑逼迫法輪功學員寫背叛良心的三書,放棄信仰。二零零三年三月,楊波等指使勞教所犯人王榮、馬春利等六人,對法輪功學員鄭樹忠輪番不停地毒打,直至打成重傷幾乎失去生命。鄭樹忠臥床二十多天,吃甚麼吐甚麼,鄭樹忠憑著對大法的正信,經過了二十多天的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在這魔窟裏死裏逃生。

就在鄭樹忠生命垂危之際,楊波等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威逼利誘勞教犯人馬春利等人作偽證(偽證:法輪功學員鄭樹忠「為追求圓滿用頭撞暖氣片、撞床頭等」造成傷害),妄想用栽贓陷害、借刀殺人等手段來逃脫法律懲治。楊波還公開叫囂:「上級有令可以採取任何方式達到轉化目的,打死了法輪功學員算自殺。」由此可見,有多少修煉真、善、忍的無私好人死在江澤民一夥殘酷迫害之下。

楊波是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所謂「攻堅戰」、二零零三年三、四月間的所謂「春雷行動」的主要策劃、實施和發起者。楊波親自動手採用打鎮靜藥、電棍電、坐「老虎凳」,摘牙(用鉗子把好牙硬性拔掉),強行灌糞便等殘忍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致使法輪功學員林耀溪(七台河市人)、韓志濤(牡丹江市人)、王德海(孫吳縣人)等先後慘死在他的手中。在綏化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的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中,無不都滲透著楊波的參與和唆使。

楊波強行「轉化」迫害了大批法輪功學員,他經常陪同黑龍江省勞教局副局長鄒賢寶(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四處學習、傳授、散布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經驗,並多次協同黑龍江省公安廳迫害黑龍江省各市縣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四月,九名法輪功學員被押到黑龍江省女子戒毒所(黑龍江省女子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楊波用電擊、毆打、不讓睡覺、看誣蔑大法錄像,恐嚇、體罰、侮辱等手段,對周兆祥、付川、王長海、苗興龍等幾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嚴重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楊波對從雞西勞教所轉至綏化勞教所的十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尤其對劉宇的迫害最為嚴重。劉宇,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二日由雞西勞教所被轉至綏化勞教所。第二日早上八點左右二大隊教導員楊波和高忠海、劉偉三人,將劉宇固定在兩床中間,腳上用銅絲拴住然後連接在三十萬伏高壓電棍上,打開電源人就飛到半空中,電源一停人就摔在地上;就這樣從早上八點多至下午兩點多,劉宇身體嚴重受傷。心臟出現問題,惡警還揚言要繼續進行酷刑折磨。二零零四年七月楊波策劃、實施了對鐵路系統的六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刑

這種慘無人道的做法得到上級的賞識,這名殺人兇手竟然被提升到黑龍江省公安廳。用黑龍江省委防範和處理某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劍塵的話說:「楊波是因為對法輪功了解的多,《轉法輪》都能背下來,我們才把他提起來的。」

楊波被提到省公安廳後,更是肆無忌憚的迫害全省各市縣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至今全省各地的大面積迫害法輪功案件幾乎都是他的參與策劃、布控、甚至親自上陣,到那個地區蹲點,然後唆使當地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哪裏有他的出現,哪裏就發生大面積的綁架事件,每一個事件,對法輪功學員迫害都很嚴重。

僅舉近幾年的幾例:

二零一三年依蘭縣的「三﹒二九」綁架案,從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開始,在楊波的參與下,省公安廳、哈爾濱公安局、幾個縣警力統一出動,在依蘭縣抓捕拘留六十六名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其中以老年人居多。最後十四人被判刑,六十三歲的老年婦女費淑芹被判十四年;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從建三江到佳木斯等地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四位律師也同時被綁架。在這之前及整個過程中楊波游走於建三江與省公安廳之間,親自布控、參與、指使。向他的上司彙報;就連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他也要親自去所謂的提審,用偽善誘騙她們。其中四名法輪功學員被判刑,四位律師被打斷二十四根肋骨。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楊波更是親自操控綁架法輪功學員,多次反復找他們談,誘出他想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證據,如果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又暗中指使當地警察酷刑折磨迫害,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連續進行提外審,以歪理邪說鑽空子,詆毀明慧網,用欺詐手段進行疲勞審訊、精神折磨。如:佳木斯的陳靜,二零一六年一月被綁架,在他的親自參與和唆使下,陳靜被三十多次的「提外審」,坐鐵椅子、「∩」形吊銬在空中、長時間疲勞審訊、他還親自找陳靜的家人談、在親人間煽動仇恨、挑撥離間等等,陳靜被迫害的非常瘦弱,體力不支,嗓子啞的說不出話來,精神恍惚。就連陳靜被非法開庭,他都親自從哈市專程去佳木斯參加。根據開庭情況繼續布控,從法輪功學員的所謂卷宗,到判幾年刑都是他一手操控(也就是從公安階段到法院階段整個的全過程)。陳靜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楊波伙同顧松海(省610頭目)又到大慶辦洗腦班,被綁架的學員,每天由其所在工作單位「在職幹部」和邪黨黨員二十四小時陪同在洗腦班,沒有在職幹部和黨員的,就讓職工陪同。學員、及單位陪同人員,每人每天按三百元計費,每天被洗腦班勒索共計九百元,這部份錢由大慶石油公司出。而警察和所謂的幹部,每人每天勒索石油公司一百五十元補貼。

女法輪功學員張林鷹被關進洗腦班一個月,沒「轉化」。十一月二十二日,又從洗腦班轉到大慶市獨立屯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一個多月內,大慶市及周邊縣城被綁架後關進拘留所、或送洗腦班的學員就達五十多人。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全省發生大面積的綁架案,據不完全統計,僅僅一月十八日左右,在省公安廳吳剛、楊波參與指使下,哈爾濱市至少十二人被綁架,道外區有賈豔玲、宮文義、石香雲、包姓、吳姓、任姓六人;南崗區有胡秀蘭、楊騏驥二人;先鋒村有魏續旺、崔桂芬二人;另外朱鳳英、趙姓法輪功學員失聯多日,也被綁架。還有伊春來哈爾濱市辦事的一法輪功學員失聯多日。尚志市張振人、張文玲等十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林甸縣冷秀霞、王鳳臣、艾教傑、王坤、李連生五名教師被綁架;寧安周秀慧被綁架;蘭西縣八人被綁架。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有的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酷刑折磨,如:李連生被酷刑折磨,楊波唆使,用毒招,「即所謂的省裏來的高手實施的毒招」(把筆分別夾在手指縫裏用力往一起捏,折磨使人疼痛的承受不住,含冤招供。從而警察進一步搞離間計,誘導其他人所謂招供)。有良知的警察都說:甚麼高手,酷刑高手。現在李連生手指嚴重變形彎曲,可能骨折。

神佛有眼,惡有惡報,楊波作惡遭惡報,殃及家人。二零零四年中秋節前夕,其獨生子楊帆(十六歲,中學生)在放學途中遭車禍,當時成植物人。

楊波:15945183001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