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茂名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4)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接上文

五、惡報和惡人榜

惡報

書記落馬 茂名市委書記對於茂名洗腦班殘酷迫害法輪功的事實負有主要責任。茂名連續三任市委書記,周鎮宏,羅蔭國,梁毅民相繼貪腐落馬。

周鎮宏:擔任茂名市委書記期間(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七年),曾多次在公開會議上煽動仇恨思想,指使迫害法輪功。由茂名市委主導的「610」辦公室設立洗腦班,名為茂名市法制教育學校,把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關入洗腦班,注射不明藥物,致使多人精神受害。

因為周鎮宏對茂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以中共廣東省委常委、廣東省統戰部長帶團到台灣訪問時,被台灣法輪功學員公開譴責(見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報導《廣東統戰部長抵台灣 法輪功學員譴責中共迫害》)。正所謂善惡有報是天理,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周鎮宏因為「茂名腐敗案」被判死緩,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羅蔭國:擔任茂名市委副書記、書記期間(二零零七年四月至二零一一年二月)。(二零零一年起任茂名市委副書記,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任茂名市委副書記,市長,二零零七年四月起任茂名市委書記至二零一一年),他緊緊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迅速成立茂名市「610辦公室」和它所管轄的茂南區、茂港區、信宜市、高州市、化州市、電白區和茂名石化等七個「610辦公室」邪惡機構(或者維穩、綜治、防範、國保等)。他還積極地開辦等同於黑監獄的所謂「法制班」(就是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洗腦班)。二零一一年二月初,羅蔭國突然被刑事拘留,羅蔭國二零一三年七月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被判死緩,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十四分羅蔭國在陽江醫院因患胃癌病死,次日被火化。

梁毅民:二零一三年二月起,任茂名市委書記、市人大主任,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接受調查。在任期間,茂名洗腦班繼續迫害法輪功,負有主要責任。

保安惡報 茂名洗腦班有一批保安以610撐腰,嫌在法輪功學員面前行惡不夠,還在外面逞兇,被外面的人用刀等武器將幾個保安打傷,其中最嚴重的一個保安叫李春成被砍到臉部,殘廢,送醫院搶救,有一個姓李的班長(外省人)不但在鬥毆中被砍傷後背,還帶來病痛的折磨,一段時間不能來上班。有一個叫肖亞貴的保安對年近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沈元雄都不放過,將沈元雄學員打到手腳流血,最後在鬥毆事件中受到報應。最後610將參與鬥毆的所有保安全部趕離學校。梁江耀(音)在一次駕駛摩托車時撞向一塊大石頭,後送醫院搶救,住了一段時間醫院,面上創傷的痕跡很深。610工作人員怕影響大,也將其趕走。

惡人榜

直接參與迫害蘇肖萍的責任人:

邪惡幫教張衝雲。男,六十歲,陝西籍,是茂名市體校教小班唱歌、畫畫教師,家住茂名市體育中心教師宿舍區,其妻朱華,其子張曉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張衝雲是茂名市法輪功輔導員,使用便利的工作場所──體育中心為學員提供煉功場所和召開法會。七二零後轉化並被610利用高薪誘惑走向邪惡,協助茂名市610一同到各個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做轉化工作。學員在鐵窗內罵他是叛徒必遭惡報應!他對鐵窗內學員叫囂:我轉化了五百個法輪功學員也未見報應?!所有保安歸他使喚:開誰的門帶出看轉化錄像,開誰的門進誰的房做轉化工作等……。洗腦班給他免費食飯、每月給他開雙倍工資、再加轉化提成、並送一台小車誘惑他為茂名610賣力。張衝雲採用的轉化手段有:逼學員坐師父法像、逼學員站在師父法像上、用腳踏師法像、強迫學員看轉化錄像、在他寫好的轉化書上逼學員簽字、將學員轉送佛教廟林泉寺。他長期和一個轉化了的女子合伙詐騙,他負責往寺廟送學員,那女子則在林泉寺做假(開假發票)向無家可歸的學員每個收取現金或銀行轉帳(有劃款單據為證)二萬元給寺廟房間鎖匙一條……

吳宗玉:在茂名洗腦班主職是茂名610幹部,男,四十五歲,茂名信宜籍人,家住茂名市城市花園小區內,在茂名洗腦班直接負責轉化提成費用、伙食、保安各項費用開支全權負責。七二零開始吳宗玉在洗腦班和張衝雲幫教及保安人員一併展開迫害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他對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亂叫:我在這個崗位幹了十多年也不見報應?吳宗玉是茂名市610幹部主政洗腦班工作,洗腦班的轉化提成,伙食開支,保安費用等工作。

楊輝:男,四十歲,茂名市610主任(二零一二年)。蘇肖萍在洗腦班二個星期內被迫害到奄奄一息,(信宜東鎮街道辦的男幹部徐××按通知前來茂名市洗腦班接人,徐××幹部在洗腦班又住下一週等待蘇肖萍要在轉化書簽字才能放人)。最後人不行了才讓救護車送蘇肖萍及信宜東鎮街道辦的徐××幹部走出洗腦班,蘇肖萍回家第三天就含冤離世。610的幹部上門恐嚇她家人不准出聲,還在信宜各大小街道製作橫幅宣傳:蘇肖萍是煉法輪功練死的。楊輝是蘇肖萍被洗腦班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人。

一老人:洗腦班有一個七十多歲的白髮老伯買菜做飯,他說他在那做了幾年。他一日三餐用鐵勺伸往鐵窗內發學員一勺飯菜。

保安:洗腦班有三班保安,每班二人,最大年紀五十多歲,有三個年輕二十歲的小伙子,有一個女保安,其餘男性。

羅均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第一屆茂名610主任。

黎樹清:茂南區長,茂名茂南區610頭目。

馬學友:茂名市政法委書記,二零零一~二零零三年任茂名市610主任,極陰險凶殘,踩著法輪功學員的血拼命向上爬。茂名洗腦班的迫害和馬學友有直接關係。

薛偉華: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鎮盛鎮人,現任茂名市610行政科科長。他於二零零一年初調入市610參與迫害法輪功,成為當時市610主任馬學友的得力打手。

薛偉華兼任茂名市洗腦班第二把手,平時不常去洗腦班,但每逢節日放假的第一天總是他二十四小時值班。每當他值班,那裏的保安就特別的邪惡和兇狠,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更加殘暴。因為薛每次到洗腦班牢房窗戶外巡視時,只要一看到有人煉功或發正念,便惡狠狠的吐出一個字:「銬!」這時保安就會拿著手銬衝進房間硬是把人銬在窗前站立,甚至解大小便都不准,就連七十多歲的老頭、老太太都不放過。如果沒看到誰煉功或發正念,就交代保安:「看緊點,誰煉功就銬誰!」於是保安就加大密度巡邏,虎視眈眈,隨時準備報功領賞。

溫汝雄:洗腦班校長。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在法輪功學員的強烈要求下,溫汝雄和吳宗鈺簽了一張「保證書」給關押在法制學校的法輪功學員,由法輪功學員蔡安保管。「保證」內容是不准干擾任何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四樓被關押法輪功學員自由往來。校長還給了法輪功學員鄧漢兆一本《轉法輪》,讓四樓所有法輪功學員學習。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還以為工作人員理解法輪功學員,其實是惡校長等人要過年,穩住法輪功學員的毒招。

二零零二年皇曆正月十五日早上,學校保安將四樓所有房門關閉,湧進大批惡警、保安及610人員,亂搶、亂翻、亂丟法輪功學員的東西,搶走大法經文、惡校長簽下的「保證書」和法輪功學員的日用品。將法輪功學員的衣物、被等全部翻遍,隨之將物品扔在地下用腳踩。對反抗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上吊、毒打,蔡安、蔡華興兩位法輪功學員被打得講話都困難,叫救命的聲音都是呻吟聲。將吊了二天沒進過一點水的法輪功學員柯朗生毒打後,保安權仔推其頭部撞牆。在610人員指揮下,保安用冷水潑醒柯朗生。這位法輪功學員因當時絕食抗議,導致身體虛弱,全身抽搐,用救護車送醫院搶救。搶救脫離生命危險,又帶回法制學校繼續迫害。當時被吊打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鄧漢兆、廖紅梅、蘇偉權、沈元雄等人。

610人員用種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將二,三樓的法輪功學員放到學校一樓地下。強迫這些法輪功學員軍訓。不配合口令的法輪功學員就會受到保安毒打。被吊、被打得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有李美、鄧玉蓮、黃梅等人。而鄧玉蓮被打時,保安將其口塞上毛巾,雙手用手銬銬緊。這些都是在610人員的指揮下所為。610人員還教唆保安,見到法輪功學員煉功或做著懷疑是法輪功煉功動作時,保安即用手銬鎖上或毒打。保安吊扣法輪功學員時,法輪功學員如果不配合,將法輪功學員毒打得更狠。那段時間,學校裏幾乎天天都聽到法輪功學員的呼救聲,鳴冤叫喊聲,整棟樓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其間有送法輪功學員去醫院搶救的救護車鳴叫聲

張衝雲:猶大。張衝雲利用師父的法像圖片摧毀法輪功學員敬師敬法的心。他拿著師父的像向梁媛秋走來,問梁媛秋認識嗎?梁媛秋見是師父的法像便雙手合十。這時張忠雲就發瘋了的一樣,用法像包住梁媛秋的頭強力壓梁媛秋的頭部,梁媛秋站不穩碰到牆壁上倒地,然後張忠雲又強行拉梁媛秋過去坐師父的法像,梁媛秋看出他的兇惡奸詐,梁媛秋雙手緊扣木沙發,張衝雲拉不動梁媛秋,就搶梁媛秋的鞋去踩,梁媛秋阻止他的惡行,張衝雲把梁媛秋用力推開後,就自己亂跳亂踩,還大笑說:「為甚麼我敢踩我敢畫,沒遭報應。」梁媛秋說:「你這樣做遲早會遭報應的。坡心地區法輪功學員李美是在這個洗腦班被你們打精神類藥物,打到精神失常,在家不能自理後離世,是你們迫害死的。」張衝雲跳起來說梁媛秋嫁禍他們,然後張衝雲拿一量血壓的東西出來說要給梁媛秋打針,梁媛秋大叫起來向走廊走出去,值班的人員走出來問怎麼回事,張衝雲轉口說梁媛秋嫁禍他。

張衝雲拿著大法師父的像逼李少清踩,不踩就使勁猛踢猛打。

猶大(如張衝雲、魏秀珍、沈滴嫡),將梁少琳按在床上,用棉被壓住她的口,不准她喊,放高音、噪音干擾她,最後每個房裏都有同修絕食抗議反迫害。

猶大張衝雲曾指使惡保安鄭國偉,何仔毒打法輪功學員鄧碧,猶大張衝雲曾當著法輪功學員李建的家人的面,一掌打到李建的臉。

茂名「610」,以一輛小車送猶大張衝雲為誘餌,指使張衝雲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茂名地區被非法關押在茂名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都被猶大張衝雲迫害過,其中被他和吳中玉聯合迫害最嚴重的是信宜市法輪功學員蘇肖平。蘇肖平從茂名洗腦班回家的第三天就去世了。

吳中玉:猶大。吳中玉罵大法,梁媛秋向他勸善,吳中玉突然變得像狼似的,揮起手跳起腳來想打梁媛秋,梁媛秋雙眼直盯住吳中玉,吳中玉才把手放下轉口說他的邪話。

吳中玉帶著幾個保安(鄭國偉、李仔等)強行把羅基雙手反銬在背後,按倒在床上,用湯匙將羅基嘴挑開,當時滿口都是鮮血流出來,鄭國偉對吳中玉說:出很多血了。吳中玉說:死不了,是牙齒出血的,堅持灌。門牙全部被搞鬆動了,直至灌完才罷手。羅基不接受這些東西的,灌的東西全部往外吐。因為邪惡之徒怕承擔責任,就打電話叫她家人和單位領導接羅基回家。

猶大張忠雲和吳中玉天天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法輪功學員跟他們講法律、講道理。可是他們一句都不聽,就是強權、就是橫行。他們還說誰硬得過梁少琳?都是經他們的手「轉化」的,還說全茂名市有三百多位法輪功學員,一個都沒逃出他們的手。

黃波:茂名化州市顏亞坤在茂名洗腦班煉功時被黃波發現,已停下煉功因還盤著腿,就被黃波刮面羞辱,後拿警棍打及罵粗話。何灩華出言制止,黃波就拿椅舉上頭頂講:再出一聲就打死你。後來黃波還在走廊叫囂:發現誰煉功就打扁屎、打嘔屎。張向榮在洗腦班不聽猶大的胡言亂語,用手堵耳,兩猶大就叫人來,銬上一隻手銬後,因向榮不配合銬另一隻,就被黃波和一許姓男子打、踢胸口、大腿幾拳腳。又因煉功被許姓男子拿警棍一陣狂打致傷,還說要是以前就踢死你了。法輪功學員王偉(後轉到三水勞教所被迫害致死)出言制止也被打。

楊輝:楊輝指揮茂名洗腦班保安亞豪、紅雁(音)、何仔等保安毒打法輪功學員,保安都說是楊輝下的命令。

六、結語

神佛慈悲於人,佛法、宇宙大法真、善、忍降臨人間,給人最後得救的機會。佛法像宇宙甘露滋潤著眾生的心田,啟迪著世人存封已久的記憶和善良本性。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轉法輪》翻譯成三十多種文字。眾生歡歌喜悅,身心受益無窮,家庭和睦,道德回升。大法榮獲各國三千多項褒獎。中華大地處處開滿了真善忍小花,上億的人修煉真善忍。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華大地黑雲滾滾,中共紅魔的魔頭江澤民出於妒嫉,開始對修煉真善忍的善良群體,發起了史無前例的迫害。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江氏集團,製造栽贓、污衊、陷害的欺世謊言,毒害著中華民族的炎黃子孫,乃至全世界的人。他們為了讓法輪功信仰者放棄修煉,違背憲法和法律,在全國各地建立無數的610非法組織,興辦洗腦班(無法統計),私設黑監獄。他們使用「轉化」的手段之殘酷,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明慧網有詳細的報導)。中共江氏集團邪惡之手,迅速伸向茂名後,給茂名地區善良人帶來了無窮的災難。

茂名洗腦班十七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本文揭露的只是一部份。茂名地區被非法勞教(一百零五人)、判刑(六十六人)、被迫害致死(三十一人)的法輪功學員大部份都遭到過茂名洗腦班的殘酷迫害。可以說,全國各地洗腦班的存在,是中華民族的恥辱。

這場正與邪的大戰考驗著每一個人。人在做,神在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也許,現在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等人員說:「我參與迫害法輪功幾年了,名利錢財都有了,好慶幸,我怎麼沒有報應?」你知道嗎?現在不報,不是不報,時候沒到,到時報應的更慘。

這不是嚇唬人,不是詛咒人,這是真的,一定的,否則就不成為天理。天理是公平的。天理維繫著人類的生存和道德。江澤民的幫兇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陳紹基、萬慶良、周鎮宏、羅蔭國,梁毅民、郭志玲(曾任化州市政法委副書記,獲刑十一年)等等高官,多顯赫啊!到時個個報應。這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今天把中共江氏集團給茂名地區帶來的災難部份揭示出來,目的是奉勸茂名地區、那些還在跟隨江澤民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政府、公、檢、法等人員:為了你、為了你的家人、為了茂名地區眾生的子孫後代、為了茂名地區的繁榮昌盛,請你們三思,停止迫害法輪功,解體洗腦班,將功贖罪,選擇美好的未來。

(全文完)

附錄:下載(69.4KB)

一、茂名洗腦班迫害責任人及聯繫方式
二、在茂名洗腦班遭迫害部份法輪功學員名錄(二零零一年七月~二零一七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