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家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零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修煉法輪功的目地一是為了解除老伴的病痛,二是為了消除兒子不在身邊年老孤獨無助的惆悵。十一年過去了,修煉大法的美好,在自身和家人身上發生的一樁樁實實在在的故事太多了,不修煉的常人聽了真是瞠目結舌,無法理解。他們是常人,怎能明白超常的神跡呢!

一、都說我們越活越年輕

我與妻子都是快七十歲的人了,人們都說我們不但身體健康,還顯得年輕,面容與同齡人相比懸殊很大。

妻退休前身體不好是出了名的,親戚朋友和單位領導、同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身體有病,主要原因是剛參加工作不久,下班路上被拖拉機撞傷造成的。當年四處求醫救治,只是起一點作用,減少了一點痛苦,並沒有真正治好。當勞累或遇有陰天下雨,就會腿疼、肩痛,無法上班,請病假是常事。即使是勉強去上班,回到家裏就累的能坐著就不站著,能躺著就不坐著。

為了解除她的痛苦,我絞盡腦汁購買了相關醫書和醫療器械。家裏像個小醫院,藥品、病例、片子、器械等應有盡有。拔火罐經常拔的身上一個紫圈連一個紫圈。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氣功高潮中,為了解除痛苦她又嘗試了氣功健身。起早貪黑的先後練了幾種功法。練功需要耗用很多時間,她基本上就是甚麼也不幹,成天練功。雖然有點好轉,但都不能徹底解決問題,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四,一個老朋友來看我。幾句話後談起了他和家人修煉法輪大法一事。他說煉了法輪功,他老母親病痛解除了,自己身心健康美好,一人煉功全家如何受益等等,特別講了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標準修煉心性,改掉了自己當官後養成的壞毛病,提高了做人的品行觀念的感受。

他的所得也是我夢寐以求的!當下我就決定放棄其它一切功法改煉法輪功。不久我請了寶書《轉法輪》,照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學煉起來。從學法修心性做起,改自己多年在道德敗壞的潮流中養成的壞習氣。妻子對此不屑一顧,她認為啥功都一樣,都是說的好聽,一陣風、三把火,過後還是一樣。

我排除一切干擾,堅持學法煉功。她在沒有煉法輪功,也沒有吃藥、打針、拔罐的情況下,卻感覺自己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輕快了,願意活動、幹活了,似乎還有使不完的勁;而且婦科、心臟等一些老毛病也沒感覺了。特別是發生在我身上的變化讓她不得不相信法輪大法好:我喝酒沒命的壞毛病徹底改掉了,脾氣變的溫和了。她看到這個功法確實不一般。

從此我倆共同學法、共同煉功,互幫互學、比學比修,身體和精神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每天早上煉兩個小時的功後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啥都不耽誤,心情愉快,精力充沛。都說我倆越來越年輕。真的,我們自己有感覺,再也不去想自己的歲數大了如何如何,像年輕人一樣,對生活、對未來充滿了美好的憧憬。這是師父的給予,大法的慈悲。在此感謝、叩拜尊敬的師父!

二、二哥躲過生死大難

二哥的六十大壽到了。在生日的前一週,為了籌備宴席,二哥騎農用三輪車帶著二嫂從外地往回趕。在一十字路口處,他從東往西騎,看路上南北方向無來往車輛,想加快速度通過路口,可剛騎到路口中間時,一個巨大飛快旋轉的輪子出現在眼前,說時遲那時快,他手握車把向右一轉,三輪車的前輪撞到了一輛高速行駛的大型載重汽車的後輪上,三輪車被彈出二十多米,他當時就昏迷過去。農用三輪車報廢了,二嫂無礙沒受重傷。二哥在醫院經搶救三小時後醒了過來,幸運的是只是臉上多處受輕傷。

二哥明白「真、善、忍」的法理,不等交通部門處理,就讓那個肇事司機交了一點包紮處理費走了。他一週後出院,不久痊癒,沒留疤痕,沒留後患。一場生死大難就像夢一樣過去了。多謝師父慈悲、多謝大法護佑!

一人煉大法全家得福報,真實不虛!

三、大哥中風沒留後遺症

四年前的一天,大哥正在吃晚飯,突然發現筷子夾起的水餃送不到嘴裏,掉到了地上。再去夾,連筷子都掉在地上。不好,中風了!村裏這樣的例子太多了,都會識別這類病例。趕緊電話找與我在同一個城市工作的他的兒子。姪子因白天工作累了想好好休息,就關了手機。沒轍了,把電話打到了老弟我這裏。當時把我嚇得兩腿發軟,臉色都變了。妻子見狀忙說:「慌啥,我們是修煉人,是修大法的!告訴家裏人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她邊念邊打車趕到姪子家,通知姪子快回去處理,並囑咐他:「在心裏不斷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送病人去醫院的路上和醫護人員檢查搶救過程中也要不斷默念,你老爸不會出問題的!」

結果是:送到醫院後,大哥說:他啥感覺也沒有了,醫生檢查一切正常。嘚,虛驚一場。村裏人、家裏人都說:「怪了!神了……」

四、岳母褥瘡癒合了

岳母快九十歲了,行動不便,為方便照顧老人,就把她老人家接來我家。老人沒有文化,但喜歡聽我們讀法。因為老人經常害怕,我們就告訴她默念「法輪大法好」。有一次在給她擦洗身子時發現,腰椎突出、發硬,幾天後看到從一個很小的窟窿裏往外冒很臭的膿水。隨後經她五個女兒商議決定送醫院。醫生一看那麼大歲數、又那麼髒臭,沒怎麼處理便說:「沒幾天活頭了,上手術台也下不來。回去好好侍候侍候,盡盡孝心就行了。」

回家後姊妹們商議:雖然老太太聽聽讀法、念念「法輪大法好」老太太不喊難受了,但畢竟身體這樣是個問題。姊妹五個中老三幹過屠宰工作,膽量比較大,一商議買來了做手術用的器械、藥品、沖洗包紮用品。姊妹五個先給李洪志師尊法像上香、跪拜,求師父保祐手術順利成功,並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姐妹們親自動手給她們的老母親做起了手術。

沒想到手術越做越大、越做越複雜,很小的窟窿由小孔變的越來越大,骨頭都暴露了出來。她們心裏沒底了,只好求教當醫生的朋友。電話打通後說明情況,朋友也怕擔責任,只是囑咐保守點、衛生點、注意消毒等,推說有事無法親臨。幾番周折手術終於做完了。手術後身上的開口處像個小拳頭,並且潰爛處還向四週的肉裏深淺不等的擴散。反正醫生都沒轍,我們盡力了,只好罷手。

在包紮過程中,又發現尾骨處還有一處腐爛,核桃大的創面,裏面還與大傷口相連。好不容易處理完了,五個女兒都捏了一把汗。期間每個人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老太太沒叫喊一聲。在客廳等待的女婿們都驚訝的說:法輪大法真神了!

每天換藥是老三的事。一個星期過去了,半個月過去了,她工作很忙,忙裏偷閒辦這事實在負擔超重,況且滿屋臭氣味道熏人,真像個衛生條件不好的醫院。她們姊妹五個只有我妻子是修煉人,其他四位只是知道法輪大法好,都沒有走進修煉。我只好跟他們說:你們如果放心,這個換藥的事我來幹吧。

此後我擔起了給岳母換藥的工作。我首先想到的是:我是修煉人,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不能用常人的方法對待。從法中我們知道:我們修煉人的手摸過的東西都是閃閃發光的,也就是說最好的、最乾淨的。我用鑷子夾藥棉蘸上開水,用手試好不涼不熱時,徹底清洗所有有膿的創面和死角,連兩個傷口之間我都用藥棉蘸水清洗,從這邊揌進去,從那邊夾出來,來回清理,把所有死角清理的乾乾淨淨,然後用吹頭髮的吹風機,調至不冷不熱,暖暖的把傷口裏外輕輕吹乾。

沒幾天工夫傷口長出了新肉了!這期間老太太最喜歡的是聽我們讀師父的講法,當我們停下時,她便督促說:「念啊,快念啊!」我們告訴她要做飯了,才同意停下來。

就這樣在漫長的治療過程中老太太從沒發燒、感染,沒喊過一聲疼痛或受不了。過了大約一個月吧,姊們來看她時,都驚奇的發現:房間裏的臭味沒有了,傷口縮小了,媽媽的臉色好看了。

消息傳到了醫生朋友那裏,他說:你們說的,砸死我也不相信。當然信不信由他了,但這是確鑿的事實。更讓他們不相信的是,不到一年岳母的褥瘡癒合了。

五、算命先生算不準小妹家的事

妻子最小的妹妹的兒子要訂婚。當母親的擔心兒子與女友的八字不合,以後的日子過不好。小妹的徒弟說她老家有個算卦的算的特准,她就把兒子的生辰八字告訴徒弟,托徒弟幫忙去找那位算卦的給算算。徒弟打回電話說:「先生說你家的卦他算不準,說你家有修大法的。」小妹不理解,說她家沒有修大法的。那先生知道她不明白,就直說:「就是有煉法輪功的。」小妹說:「對對,我大姐和姐夫都煉法輪功。」

其實算命先生的言外之意是:這男孩的母親若健在,那一定是他母親或他母親的親人是修煉法輪功的,其他沒有任何辦法能保住他母親的命。幾年前他就該失去母親了。

說說小妹的那次車禍吧!那是一個夏天,在細雨霏霏的下午,小妹騎車路過本市最大的一個十字路口,當時偌大的路口空無行駛車輛和行人。一向遵守交通規則的她,沿自行車道右邊由南向北右轉彎時被西北方向急馳而來的一輛農用三輪車撞到了人行道上。她起來打車追出老遠也沒追上那輛農用三輪車。找人算卦說:人家是來取你命的,幸好你家有貴人相助,才遇難呈祥。

這真是一人修煉法輪大法,全家福報受益無窮啊!

修煉十多年,深深體會到了佛法無邊!神奇的事太多了,有些還正在過程中。僅舉家中幾例與同修交流,也向師尊彙報。

師尊為弟子和家人承受了太多,給予的太多了!弟子文化程度有限,無法表述內心的感恩,只能在此拜謝師父的慈悲救度!今後會在修煉中努力精進再精進,完成自己的使命和責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