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二十餘年 見證諸多神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底開始修煉大法的女弟子,剛一修煉我一身的病全消失了,特別是折磨我二十多年的風濕關節炎、失眠、胃病、先天性心律不齊等等不治痊癒。我按真、善、忍修煉,道德回升、身心愉悅,同時還見證了諸多大法神奇。

一、師父用豆子慈悲點化寫「三書」是錯的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大港板橋女子勞教隊期間,由於學法不深、人心太重全班二十餘人都寫了所謂「三書」,處於邪悟狀態。全班只有同修B一人不寫,惡警逼她寫彙報,她就寫:「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無論惡警怎樣迫害她,她都是這樣,堅定正念,不屈服於邪惡。而我們其他人卻認為她太過激,直到有一天我們全班在一個台子上摘豆子,忽然,我發現同修B跟前的豆子又大又亮又乾淨,她幾乎不用摘,雙手往盆裏扒拉就行,而其他人跟前的豆子又小又髒又暗,非常難摘。

都是從一個大包裏倒出來的豆子怎麼會有這樣大的差別?我疑惑不解,因為我就坐在同修B的旁邊看的很清楚,連續觀察幾天都是如此。我一直納悶,這時驗豆子的同修也發現了,問:「這盆豆子是誰摘的怎麼這麼好?」班長說是同修B。這時我才恍然大悟終於明白了,原來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們,同修B的堅定狀態是對的,寫「三書」的都是在執著怕心驅使下的自圓其說。

二、見證「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二零零六年,我和同修A被非法迫害到看守所,我牢記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2]惡警逼我放棄修煉大法,我向內找自己有對警察不善的心,我歸正自己,默念師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用善心給他們講真相,並給號裏的所有人勸退了。當時女號只有二個,我求師父換另一個號,當晚換到另一個號,兩個號的人都覺的驚奇,都不明白為甚麼突然給我換號。我告訴她們是師父讓我來救你們,很順利的把另一個號的姐妹們也都勸退了。

然後我開始絕食反迫害,七天後,惡警帶來七、八個人來企圖強行惡意給我灌食,我不配合,並請求師父加持否定迫害。正邪大戰在醫院搶救室裏開始了,大夫一項一項為我檢查,檢驗報告一個接一個出來了,均為合格。我不被假相迷惑,就是不動心,堅信無所不能的師父一定能救我。這時奇蹟出現了,大夫說話了:「她的身體狀況非常糟糕,灌食有生命危險,誰讓灌誰簽字負責。」惡警嚇得不敢簽,讓單位同事簽,他們也不簽,又讓家屬簽,家屬也不簽。無人簽字大夫不給灌,惡警只好不了了之,又把我送回看守所,並告訴家人三天後接我回家。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正念戰勝了邪惡,灌食迫害未得逞。

三天後,我正念走出看守所回家。

三、真正的明白了向內找的內涵

一些天我與多名同修爭執不休,簡直不像個修煉人所為,自以為是、氣恨、抱怨、委屈,為了抬高自己不惜瞪著眼睛說瞎話,心血沖頭、口不擇言、失去理智、強烈的堅持自己,看不起同修,甚至想再也不與她們來往,斷絕一切關係。

正當我憤憤不平、魔性大發想把這不愉快的事記在本子上的時候,平時常用的大筆記本怎麼也找不到了,想那就先記在身邊的小本上吧,以後再謄到大本上。神奇發生了,一打開小本,一段話立即映入我的眼簾:「雖然這件事情從表面上看是對方錯的離譜。我仍認為是自己心性有問題,師父既然告訴我們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作為修煉人就不能只看事情的表面就事論事,有了矛盾肯定自己心性有問題只有向內找修去自己的執著才能解決矛盾。因為修煉人的矛盾背後可能有更深的內涵」(以前明慧網同修交流文章的部份內容摘錄)。正好是針對我此時心性的內容,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點化我向內找呢!我反覆看了幾遍,慚愧難當,憤憤不平的心立即平和了,真正的明白了向內找修煉心性的內涵。萬分感謝師尊點化,弟子知錯了,立即發正念清除那個自以為是、證實自己的心、爭鬥心、妒嫉心、抱怨心、氣恨心、瞧不起別人的心、不讓別人說的心等,它不是我,解體它!

四、決定投稿做夢天上飛

一次在向明慧網投稿過程中干擾也很大,認為我寫的神跡不如同修們的神跡大,有自卑心想放棄,再加上安逸心也來干擾,遲遲不想動筆,後來悟到神跡再小也高於人,也來源於大法,具有震邪滅惡和證實大法的威力,清除了干擾,決心一定投稿。

就在我開始寫稿的當晚,師父鼓勵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楚真實神奇的美夢,夢到我在天上飛,美妙極了,飛了好幾次,飛的速度和高度我自己都可以控制,越飛越高越快美不勝收,我越飛膽子越大越高興,這時生出歡喜心。在我低頭向下看時,摔了下來,摔的速度我也可以控制,就像踩剎車一樣慢慢著地。這是我一生中做的最美妙的一個夢。我決心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展現更多更大的神跡,為大法在人間千秋萬代留下光輝的見證!

五、手機法器助我救眾生

很慶幸我一直享有自己的而且幾乎是本地最早的資料點之一的小資料點,上傳、下載、編輯、打印、刻錄、手機播語音、手機勸退等都在做。因是上班族又是本地協調人之一,做的量雖少,能自給自足並供給周圍一些同修。近幾年師父不斷發表的新經文盼我們快成熟、神起來、多救人,一再延時,弟子深知每延長一天一分一秒都是師父為弟子、為世人、為眾生、為宇宙巨大的承受、付出、給予、安排與無量的慈悲。

為了多救人,二零一零年我參與了用手機播放真相語音的救人項目,二零一二年開始用手機直接勸退的項目。因為上班時間緊,我採用三部手機自動播真相語音,同時另一個手機直接勸退。把聽語音超過二分鐘的手機號導入到直接勸退的手機裏再直接勸退效果很好。這樣每天晚上都能勸退二~二十人。因為是在露天野外操作,首先要克服酷暑嚴寒蚊蟲叮咬的困難,這需要堅強毅力和決心。過程中有世人得救後的連連道謝要書要資料的,有不理解的世人埋怨辱罵的,有舉報到公安局派出所來威脅的,我都不動心,對反覆勸退仍不退的世人我把他們的手機號碼都保存下來,再給他們發短信或彩信。期間有過多次有驚無險的經歷,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化解了。

如二零一三年春季,我每天和一同修晚上在一個僻靜的地方用手機勸退,一天晚上到點了,同修還沒來,我有點想打退堂鼓回家算了,又一想這不是正念,是去我的怕心和孤獨心呢,有師父陪著呢。我拿出手機和往常一樣開始勸退,我像進入無人之地一樣,全身心的投入到勸退救人的狀態。兩個多小時後該回家了,同修一直沒來,我收好手機回家了。

第二天,這位同修告訴我,說昨天晚上有多人盯梢並圍堵我。她說她昨晚去的路上,發現有兩個人在盯梢圍堵我,並且聽到其中一人說,等倆人(指這個同修)都到了再一起抓她們倆個的話。同修無法靠近我,因我呆的地方是一個死胡同,只有這一個通道。她就又換了一個圍牆的背後位置想通知我轉移,因這個位置比較接近我,結果這個位置又發現一個保安和一個常人正用一個類似定位器的東西在我周圍來回轉,企圖定位監控我,同修仍無法靠近我告訴我這一險情,她只好回家了。我昨晚全身心投入到講真相勸三退中,對此毫無察覺。一場驚心動魄的正邪大戰就這樣被慈悲偉大的師父化解了。到目前我已勸退八千多人,多數是用天宇V209手機直接勸退的。再次感恩師尊慈悲呵護!

六、師父把我丟失的手機卡搬回來了

二零一六年六月我買了五張播語音勸三退的手機話費卡,這種卡每月可播九百二十分鐘,可連續撥打六個月。六月份五個卡播完後,七月一日還沒開始撥打時,我第五張卡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了,一個月內我找遍了兩個家裏所有的地方,能翻到的地方我都翻了無數遍卡還是無蹤無影(期間因裝修房子我搬了一次家)。我深知修煉沒有偶然的事,我靜下心來學法、發正念、向內找是甚麼心造成卡丟失,找到了安逸心、利益心、爭鬥心、怨恨心、長期不能跳出家庭矛盾的修煉狀態,我一一發正念清除並歸正它們。直到七月三十一日我仍然堅信師父能幫我搬回此卡。我正念否定舊勢力干擾,我有漏也不承認舊勢力的干擾,卡是救度眾生的,卡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大法的資金是救人的,懇請師父幫我把五卡搬回來。八月一日早晨我正煉動功無意中一睜眼看到五卡在沙發邊靜靜的等我呢,我驚喜萬分,撿起卡內心不停的感謝師父,我一定多多救人報答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