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對被迫當特務的人說幾句》回想個人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看到這篇《對被迫當特務的人說幾句》文章後我深有感觸。

十年前,由於當地一同修不注意安全(多位同修已提醒),不聽勸告,導致她自己和幾位同修被綁架遭受迫害,當時我是在單位裏最後被當地公安和特警綁架(當時把我當重要人物看待)。

先是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在派出所副所長和國安隊長非法審訊無果後,被五、六個警察押回家非法搜身,把身上鑰匙搜出開門,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多本、電腦兩台,一台台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真相光盤七十多張,mp4四個(剛買新的),主要還想找真相條幅,多種耗材等。抄完家後當天押送看守所,在看守所多次非法審訊無結果。非法關押一個月後,以取保候審被放回。

兩個月後又把我從單位綁架,押送洗腦班迫害,逼迫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非法迫害一個多月後放回。回到單位上班時,國安警察多次騷擾和當地街道社區人員的恫嚇騷擾,在邪惡的誘騙和威脅下,無論是在看守所或派出所,我當時頭腦很亂,但始終頭腦有一念,不能背叛師父和大法,如背叛罪惡極大,所以邪惡無論以甚麼手段(就是叫我給他們充當特務,還想給我配手機,我不要。)都沒得逞,當地邪惡警察和六一零、街道書記兩人、還有七、八個人到單位來,在單位樓上會議室座一大圈人,他們還想攝像,被我識破,當時我立即起身就走了,當我轉身走時,就聽見有一人在說:她怎麼走了呢?又有一人說:「走就走了嘛。」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

最後一次,國安警察一男一女(惡人榜裏有他們名字)利用派出所名義叫單位領導把我騙出,但單位領導年輕主任對惡警說:問完話,必須放回,單位需要她。

在男警威逼我去幹他們想要的,就是叫我去跟同修接觸,要書、要資料,在去之前先給他們打電話等卑鄙手段,我不配合,我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行惡的因素(因為已經有很多同修給他們講過真相)。兩個警察看達不到目地,氣急敗壞手握拳頭要打我,但手就是抬不起來。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邪惡是怕曝光的,當時我把惡人迫害卑鄙手段講給當地同修聽,有同修理解的,有怕心的同修聽了害怕的,有同修對這件事交流切磋的。每一件事情的出現,就是對每一位同修的考驗。

所以,無論邪惡利用甚麼手段迫害,放下一切執著心,真正能放下生死這一念,當時我心態是,我死都不怕,還怕你威脅!邪惡想要達到的目地一切成泡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