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特務問題的再次思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二日】隨著中共對法輪功迫害走向失敗,曾經為中共效過力的特務們也難逃惡報的命運。那麼,究竟是些甚麼人充當著這一不光彩的角色呢?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以來,甚至在其以前的一九九六年,為了獲得法輪功的情報,中共就一直在施展其間諜的招數。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可能成為中共獲得情報的來源。如果在中國大陸,中共可以隨意掌握大量大法弟子的通信記錄,那麼在國外,人數相對很少的情況下,監聽電話也可能成為中共的重要信息來源。除了不能在電話裏甚麼都說之外,國外也可能確實有一些人在給中共提供信息。

(一)回國是中共下手的機會

一個國外的大法弟子,即使中共知道其名字,也很難正面下手,比如:發恐嚇信、電話,或者利用人帶口信,都會直接被告上法庭,所有一切都是中共的犯罪證據,所以,中共是有心無力。但這不妨礙其繼續搜集信息,以待日後下手。這麼看來,國外只要是比較經常出來活動的大法弟子,我們的通信信息不注意就會被中共搜集去。

很多學員可能想,這些信息有啥用啊,也沒見中共如何。但是,這些信息對於中共的下一步策略和行動,對於日後將是有用的啊。比如:一旦該大法弟子回到中國,到了中共的地盤,那麼這些信息不就管用了嗎?中共不就可以輕易的監視你,甚至抓走你,直接在海關扣留你,開始用其掌握的所有信息,進行各方面的威逼利誘,讓你放棄修煉,讓你為其充當特務,而你卻失去了國外的法制保障,上訴無門,即使回到海外說出來,政府也無從考證;就算證實了,也不可能到中國去抓人;就算去中國抓,中共又會搞出一套騙人的伎倆蒙混過去。即便沒抓你,你如何證明自己不聽師父的話卻沒有給中共收集情報、迫害其他大法弟子製造任何方便呢?

在海外講法中,師父對海外大法弟子不要回國的事說的非常明確,然而,還是有些同修人心不去,把師父的要求放在一邊,把自己在人中的願望放在第一,經常就想僥倖回國去探親辦事。

大法弟子的修煉可能會有不精進,對於救人的項目甚至會懈怠,可是中共對於法輪功的迫害可是隨時都在尋找一切漏洞在往裏滲透。

從中共監控的規模看來,可以說,國外大法弟子的情況,中共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也不可能不去搜集的,十幾年了,可以推測中共早已把國外的情況了解的相當清楚了,只是不斷更新更多信息罷了。

(二)出國的時間問題

誠然,二零零五年之後出國的同修裏面,可能混入了不少特務。這個符合中共的本性及其一貫手段。但過於強調後期出來的,可能漏掉了另一部份,也是中共可能更感興趣的一部份人,就是早期出國、擔任負責人的同修。

熟悉中共手段的人,就知道中共絕對不可能對國外的大法弟子,甚至師父身邊的大法弟子放棄迫害。別忘了,大法弟子的家人、親朋好友可都還在中共手裏呢。迫害開始,就有大法弟子被國內親人不斷逼迫放棄修煉。也有學員的家人原來是學員,在國內受迫害後當了特務,又出國來探親、還說自己是學員的。總之中共特務那些迫害人的套路,骨子裏不會改。

在中共拿家人進行要挾、利用家人的迫害中,是否會有大法弟子由於怕心和親情給中共提供情報呢?可能會。如果有,哪些人最容易被中共瞄準搞間諜戰呢?可以說,就是我們的負責人、協調人,尤其是山上和師父身邊的人。也許你一個電話,就暴露了師父的行蹤,你就成了猶大。更不排除被中共抓著把柄而利用自如的個別人。他們會告訴你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被中共要挾出賣同修而換取其個人利益嗎?他們會承認自己親情太重、放不下執著嗎?也許會也許不會,而且有些人的確是被問到也不願意承認啊。心性位置所在。

去年十月對師父的暗殺傳聞,這件事情絕對不是一個我們大家都不認識的人,稀裏糊塗就混進了法會的現場試圖行刺那麼簡單。能在美國境內搞這樣的事情,只能說中共還能收買到人,甚至如以前明慧文章中提到的特務都成了一定氣候了。所涉及方面的每個環節可能都需要理性、嚴謹的審核,包括:提交學員名單的人,審核學員名單的人,現場檢查出入人員的保安,平時學員之間的通訊,項目中對安全背景的要求,等等。

出於為大法和同修負責,以上僅寫出個人的體悟,不當之處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