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目如電 報應不虛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中國有個成語叫做「自作自受」,意思是自己做的事情帶來的後果自己承擔。這裏蘊含的道理是「後果」不是無緣無故來的,它是和之前的「作」有著必然的因果關係,那麼是誰在控制著這種內在的聯繫呢?那就是人看不見、摸不到的比人類更高級的生命,也就是神。

有人說「信則有,不信則無」,其實不對,無論你信與不信,都在神的掌控之中,信神他會敬畏神,願意按神給人規定的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懼怕神的懲罰而不敢作惡,所以會感受到神賜予的福報、警告。而不信神的人他不願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也不畏懼神的懲罰,所以他做起惡來沒有底線,因此這些人最終只能得到惡報。

中共用它的邪教理論在中國大陸「教育」出了十幾億不信神的「無神論」者。所以在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佛法在中國弘傳的時候,才遭到了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的殘酷迫害

自古以來,誹謗佛法,迫害修煉人的罪孽最為深重,而且多現世現報。因為神的慈悲與威嚴同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神會給人福報;做壞事,打人、罵人、殺人等等給人造成痛苦的神就會給他惡報。

為甚麼會這樣呢?因為人是神造的,神給人造了眼睛,是讓人看清美和醜;給人造了耳朵是讓人辨別真和假;給人嘴巴是讓人讚頌真、善、忍的美德,揭露假、惡、醜的邪惡;給人生殖器官是讓人傳宗接代;給人四肢是讓人自食其力同時幫助他人;給人思維是讓人尋找做人的真諦;給人生命是讓人返本歸真。如果人違背了神造人的意願,去做傷天害理之事時,那麼神就會毀掉其相對應的器官,甚至取走他的性命。

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十八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已經導致很多很多參與迫害的人遭到惡報,全國各地都曝光了不少慘痛的案例,這都是他們不相信神佛,不接受真相,不停止作惡的「自作自受」。

故意咒罵大法師父,嘴被藏獒撕爛

河北省武安市北關街郭從貴,原是北關街道辦人員。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開始,北關街道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到大隊支部,非法關押一晚。第二天,郭從貴見到法輪功學員就故意出言咒罵大法師父、嘲諷法輪功學員,出盡醜行。

當月,郭從貴就得了惡報,突發腦溢血被送到北京治療。六年後,咒罵佛法的惡報再次降臨到他身上。那一天郭從貴到鄰居家送還農具,出鄰居家門時突然遭到鄰居家藏獒撲咬。藏獒將他撲倒後竟然專咬他的嘴,將他的嘴撕爛,鮮血直流。

二零一一年左右,惡報又一次來找郭從貴,郭從貴得癌症死亡,死亡時六十三歲。

郭從貴對佛法一時的謾罵,使他遭惡報十多年。你看那藏獒怎麼專咬他的嘴呢?那就是謾罵佛法遭到的惡報啊。

打黑報告坑害好人,得怪病咬舌自盡

內蒙古赤峰市文鐘鎮一農村村民李俊英,與丈夫為了牟取一點小利,出賣良知,經常惡意舉報村裏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夫婦講真相,他們表面上不說甚麼,但背後卻經常向派出所打黑報告,致使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部份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二年,李俊英得了一種怪病,幾個月後說不了話。臨死時,嚼自己的舌頭,把舌頭都咬下來了,滿嘴流血沫子。

揚言鋤頭要鋤人,結果報上自己身

謝癮國(亞少),廣東省茂名市電白縣旦場鎮河壽村村民,在中國新年期間,阻礙法輪大法弟子進村講真相,發資料,並說誰進村講真相,發資料,就用鋤頭鋤死誰。過了幾天(二零零三年三月初),一瘋子追人到了他身邊,奪其鋤頭,把他鋤死了,遭了現世現報。

因兇手是瘋子,不能追究刑事責任。

在高音喇叭上破口大罵法輪功,遇車禍嘴被撕扯到耳朵根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五日,遼寧省鐵嶺市鐵嶺縣催陣堡鄉派出所所長王志新,強行把原催陣堡鄉小屯村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村委會,有去晚點的,他就在高音喇叭上破口大罵,罵的髒話非常難聽。法輪功學員崔玉霞當場難受的暈過去了。

村民們見他這樣信口亂罵,就說:「這樣的不得遭報嗎?」「這樣的不遭報誰遭報呢?」事過幾天,報應真的找王志新來了。王志新坐出租車回家,撞到前邊的大貨車上。貨車上裝的鋼筋,正穿在他腦門子中間,撞得可夠慘的;再看嘴,都扯到耳朵丫子上去了。

用電視誣蔑法輪功,車禍死後找不見嘴

原河南省哲學會理事、鄭州市哲學會副會長、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呂鴻儒,七十來歲。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無知地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蔑法輪大法,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呂鴻儒攜妻、女兒、女婿和十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國道上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倆口、小倆口當場死亡,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的嘴撞沒有了,單位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時,只好用塊白布把嘴蒙住。

洗腦成「專家」惡報得喉癌

劉紅松,湖北黃岡人,後居北京,是所謂的「中國孫子兵法應用研究中心」首席顧問,他曾被邪黨利用,散布謊言,成為邪黨轉化欺騙法輪功學員的「首席專家」。 正像人們常說的,「口舌業」要由口來償。據悉,劉紅松已得了喉癌。

口舌不正用,羅京患喉潰舌爛淋巴病

眾所周知的中共喉舌央視新聞主播羅京,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前幾年,中央台攻擊污衊、栽贓陷害法輪功的謊言多數出自他口,導致眾多不明真相的世人受謊言欺騙而被誤導,造下了誹謗佛法的口舌罪業。二零零八年羅京被查出患淋巴癌,口腔咽喉部位病變,舌頭潰爛,不能說話,連喝水都疼痛難忍。患病過程中經全力救治一度基本康復,最終病情惡化,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羅京死於北京腫瘤醫院,終年四十八歲。

認賊作父,有眼無珠

北京密雲縣不老屯鎮派出所所長侯志國,在任城關派出所副所長期間積極實施迫害大法弟子,因「有功」,升任不老屯鎮派出所所長。二零零二年中國新年前,為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主動請求留下看守,結果酒後遭遇車禍,侯受傷嚴重,左眼眼球被擠出眼眶當場死亡。

拿起電話誣告好人,苞米茬子穿透手心

遼寧省葫蘆島市長嶺溝村婦聯主任李俊甫,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因兒子結婚缺錢,派出所說舉報法輪功給兩千元錢,頓時心生邪念,拿起電話舉報本村的一位大法弟子,一天之內舉報四次,當晚,台集屯派出所綁架了這位大法弟子,後被送至葫蘆島勞教所迫害三年。

當年秋天,李俊甫在裝滿苞米稈子的四輪車頂上摔下被苞米茬子從手心穿透到手背,正好是按舉報電話那隻手,送到錦州市二零五醫院花五千元醫治,之後又得肺癌,還欠下七萬元錢的債務,最後惡報身亡。

聽到真相生惡念,施暴導致耳朵爛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遼寧省葫蘆島市教養院犯人有個叫肖衝的人心狠手辣,大法弟子說點啥,他就報告給警察,隨後還配合警察對大法弟子施暴,拳腳相加,電棍、暴打。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就聽警察的,不久,肖衝耳朵就流膿了,聽不見聲音了,耳朵聾了。放風時,玩籃球,腿又被摔骨折,這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報應。

還有兩個是吉林監獄警察,因搞傳銷,被關在葫蘆島勞教所,他們也像肖衝一樣迫害大法弟子,也成了聾子。花了很多錢醫治。後來通過大法弟子不斷的講真相,他倆醒悟,耳朵慢慢好轉。

警察強姦耍流氓,陰莖睪丸全切光

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惡警何雪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公然強姦了兩位被他非法抓捕的、與他母親年齡相仿的法輪功女學員。在海外憤怒聲討下,被輕判八年徒刑。他後來得了陰莖癌,做了兩次手術,其陰莖和睪丸全部切除,曾三次自殺未遂,生不如死。

對煉功人強制墮胎,遭車禍碎屍萬段

河北三河市新集鎮孟莊郝慶春,原來在新集鎮政府計生辦工作。二零零零年二月底,郝慶春和新集鎮政府一夥人闖入小王莊村一張姓法輪功學員家中,要強行綁架這位學員去墮胎。這位學員修煉前結婚好幾年都沒能生孩子,因修煉大法身體康復而懷孕,當時已四個多月,而且是第一胎。當家屬質問為甚麼強制墮胎時,這伙人居然說甚麼:「因為你煉法輪功,就要強制流產。」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四,在三河市楊莊鎮公路上,郝慶春騎七零摩托撞在一輛大貨車主機與掛斗的連接處,被掛在大貨車上拖走二十米遠,腦袋留在頭盔裏與身體分離,腸子流了一地,全身除兩大腿還算比較完好,其餘面目皆非、支離破碎,慘不忍睹。他的兒子用鐵锨和尼龍袋給收的屍。

作惡心虛想保命,躲來躲去一場空

安徽省阜陽市穎南派出所警察尹某,將多名法輪功學員送進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這一天,尹某回家過節,因知道自己平時做壞事太多,怕遭惡報,他不敢開車回家而改坐公共汽車。在去車站的路上,他不敢走馬路,也不敢走人行道,而是走在遠離人行道兩米的地方。

這時,一輛大貨車開過來,不知甚麼原因,主車和拖車脫鉤分離。按常理講,拖車與主車分離後,與主車連接的三腳架應立即落地,如拖車不停,就會翻車。可奇怪的是三腳架不但不落地,而且和原來一樣帶著拖車左右擺動前行,像是在尋找目標。

當拖車漸漸來到尹某身後十多米遠處,突然改變方向,越過綠化帶,越過人行道,又越過一個拉架子車的人,一下子翻過去,狠狠地砸在尹某身上,尹某當即倒地,七竅流血,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而那個拉架子車的人卻安然無恙。知情的人都說:這是天意,這是報應。

寧可少活十年也得打,報應來了你怕不怕?

天津市武清區下伍旗鎮政府六一零人員劉旺曾在毒打法輪功學員時喊:「我寧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們。」沒過多久,平時無大病的劉旺突感身體不適,在送往縣醫院的路上就嚥氣了。死時四十七歲。

撕繳毀真相資料,遭惡報自焚身亡

天津西青區李七莊街楊樓大隊負責安保的村民唐八,因受邪黨謊言矇蔽,仇恨大法與法輪功學員,積極參與迫害:撕毀真相粘貼,收繳真相資料,並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不久,唐八患雙腿股骨頭壞死,拄雙拐走路,失去了保安的工作。娶的兒媳生下的孫女光吃不長,生下來多大,還是多大。為給孫女治病,把房子賣了,住車棚,花了十多萬元錢也沒治好孫女的病。自己又添了肝硬化腹水病,痛不欲生,想到了自殺。死前,唐八回老家看望一次老娘。回家後,把酒精從頭頂澆下,用打火機點燃,把自己給燒著了。家人發現後,送醫院救治,醫院開口要押金十萬,並告知:要想治好得七十萬元,還不保好。人在醫院住了三天半就死了,死相慘不忍睹。

「真有報應啊!」

二零零二年春,天津市武清區南裏小區,一名姓吳保安逼迫保潔工華姐撕法輪功學員張貼的真相小標語,華姐不撕,並告訴他撕了會遭報應。姓吳的保安不但不聽勸善,反而辱罵大法,不相信有報應,並把他以前所揭的小標語都拿出來給大家看,說:「我都揭了這麼多了,怎麼不遭報應呢,全是假的。」事隔兩天,他騎摩托去開發區辦事,剛到那就被汽車撞倒,當場死亡。知道此事的人們都奔走相告,「真有報應啊!」

追隨邪惡害聖徒,地獄受罪苦無期

吉林舒蘭市蓮花鄉蓮花村村幹部劉俊仁,積極追隨江澤民邪惡集團參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四年「十一」前,去鄉開緊急會議,他騎摩托車與自行車相撞,撞得昏迷不醒,送市醫院住院搶救;可騎自行車的人只是刮破皮,他卻成了植物人,神智不清,吃喝拉撒都不知道。據鄉親們說:有一天他兒子突然昏迷不醒,醒來後說:他爹已經在地獄籠子裏受罪呢!不能好了!劉俊仁在床上躺了不到三個月,就死去了。

利用報紙謗佛法,夫妻雙雙患癌症

四川遂寧陳陽榮,原《遂寧日報》總編,夫妻雙雙遭惡報。在一九九九年,任遂寧市中區宣傳部長,負責全區誹謗法輪功的宣傳,積極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陳陽榮和妻子患上癌症,一個月內夫妻雙雙癌症死亡,時年四十歲左右。

以上這些案例,絕大多數是前些年發生在基層參與迫害者身上的惡報,他們參與迫害與遭惡報有著比較清晰的因果關係,但願這些悲慘的案例能起到警示人們的作用。

近年來,大批六一零人員、公安局局長、檢察院院長,監獄長,各省、市黨委書記,國級、省級、市級政法委書記,省長,軍隊等高官為江澤民扛旗迫害法輪功頻頻遭惡報,名義上政府對這些高官都是以貪腐、受賄等等名義被調查、判刑的,而實際上是他們迫害法輪功遭到的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