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赤峰市元寶山區國保大隊長劉偉民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原內蒙古赤峰市公安局元寶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劉偉民,男,五十多歲,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遭惡報做了心臟搭橋手術,現在生活不能自理。當地公安內部知情人士透漏,劉偉民得有專人陪護料理,活得很慘。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劉偉民在赤峰元寶山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至少有八年,從城區到鄉村,劉偉民基本是親臨現場,隨時毒打、謾罵、酷刑逼供法輪功學員,他是活躍在迫害第一線上的主要打手。有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勞教、判刑,有的家庭妻離子散,有的孩童成為孤兒……無辜的兄弟姐妹、父老鄉親,都成為劉偉民迫害的對像。

元寶山建昌營一孟姓家族中,多人修煉法輪功。劉偉民恨不得要把這家族人都要抓起來,一次劉偉民帶領警察,抓捕了眾多法輪功學員,孟家的兒子也被押上了車,其父親哀求著警察不要把他的兒子抓走,老淚縱橫的跪在警車前,試圖救回他的兒子。老人的哀求沒有絲毫的作用,警察押著這些法輪功學員揚長而去。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晚,元寶山區平莊及周邊地區,一夜之間鋪滿了真相資料,到處張貼著真相傳單。元寶山區警察楊震遠、劉偉民等開始瘋狂抓捕,展開了群體迫害。平莊、西露天、五家、元寶山等地的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叢培蘭等在元寶山區看守所,受盡「冰凍」、「開皮」、毒打等酷刑,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末的一天,好多法輪功學員不約而同的想要向元寶山區的各界人員說明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修煉者不但身體健康,家庭和睦,不自私、不貪財、做事先想到別人而且不與人爭鬥。當時法輪功學員找人代筆給當時的元寶山區黨委書記梁萬龍寫了封真相信,勸元寶山區領導不要受謊言欺騙,「自焚」是造假。當時有三十二人簽了名。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皇曆正月十七)下午,劉偉民帶著警察竄到建昌營地區,謊稱到派出所了解情況,把在那封信上簽名的法輪功學員都叫到派出所。到晚上九點左右,當時大概來了二十八人,有的人鞋也沒穿就被拽到了派出所。

警察就將法輪功學員趕上了院內停的一輛長班車上,連夜拉到元寶山區平莊看守所,到看守所時已是夜間十二點了。所長拿出一張表格,指揮著獄警逼每個人在表的兩邊填上名字,劉偉民還問給梁萬龍的信是誰寫的?每個人簽完名後就被攆到一間冰冷的屋內,破木板床高低不平,先躺下的有地方,後躺下的身子就有點懸空,大家都側著身子一夜誰也沒辦法翻動,有枕磚頭的,有枕胳膊的,沒有蓋的被褥。

第二天早六點,天還黑著警察就叫喊著,不准穿鞋到院子站隊,光腳跑步了。寒冷的北風呼呼吹著,地上有一層薄雪,看守所院子周圍沒有路,地上有草根等雜物,有的地段有玻璃碴子,小石子、硬土塊等,高低不平很難走。警察還叫囂著:「快跑」有的說:「誰不煉了就進屋」。第一天沒人掉隊,一直跑到六點多鐘。

惡警們穿著棉大衣,戴著棉帽穿著棉鞋,手插在兜裏,雙腳還不停的跺著。可是法輪功學員都是光著腳在雪地上頂著刺骨的北風,在遭受迫害。獄警們沒多大會就輪換了,到屋裏取暖去了。後來乾脆就換成犯人來看這些修大法的人了。但這些犯人也穿著黃大衣,戴著大棉帽子,穿著翻毛皮棉鞋,過不多一會他們都是不停地跺腳,嘴中發出嘶嘶哈哈的聲音,而且過一段時間就和另一個犯人輪換著。

兩天後法輪功學員們漸漸地跑不動了。嘴唇開始裂口子,想喝水,不管口渴的甚麼樣,也不給喝一口水,不管怎樣請求都不給喝一口水,嘴唇乾裂厲害深的口子中流著血,嘴一動都很疼。最嚴重的是腳,第三天腳底起水泡的,磨破的凍壞腳的,張淑蘭的腳都凍成紫色腫的很厲害,沒多久腳皮爛開了,直流血水,別人都睡了她還抱著腳搖晃著,每晚用一大卷衛生紙連擦帶包的血水還是濕透了被褥,誰都不敢看小張的腳,看過心都太難受。就這樣張淑蘭每天也得外出,不跑也得跟著走。還有白玉琴的腳掌破了皮(另外還有趙吉琴、劉桂華)有三個同修的腳掌的皮沒了肉爛了,腳掌前爛了坑,每艱難的走一步,地上都留下血印。

二零零一年春天,元寶山區公安分局以劉偉民為首的,在紅衛礦、八家村等地進行大搜捕,騷擾多人,非法抓捕了元寶山紅衛礦張麗梅、於鳳傑、何瑞芳、魏鳳英、張紹雲等法輪功學員。劉偉民等人對她們施以打耳光、踢踹、毒打等酷刑,她們被打得鼻青臉腫。劉偉民揪住何瑞芳的頭髮,轉圈兒掄。她們都被非法判刑,這是元寶山地區第一個非法判刑的案件,當時她們幾個都受到了酷刑折磨。張麗梅被非法判刑七年,於鳳傑被非法判刑四年,何瑞芳被非法判刑四年,魏鳳英被非法判刑三年,張紹雲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末八月初,元寶山區公安分局以楊振遠、劉偉民、馬海軍為首的,在平莊城區進行連續幾天幾夜的大搜捕,三更半夜入室抄家並進行綁架,前後非法抓捕王平等二十多人,警察們對每個人都實施了暴力逼供。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中午開始,赤峰市「610」成員、安全局、公安局,元寶山、紅山、松山等區公安分局、交警大隊約二百名警察,在元寶山、元寶山電廠、元寶山礦、建昌營,紅衛、八家村等地綁架法輪功學員,歷時半個月,約有七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近三十人被判刑或勞教,五處資料點被破壞,數名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價值幾十萬元的機器和現金被洗劫一空。

平莊西露天法輪功學員高素琴,生前至少被綁架、洗腦迫害三次。二零零零年十月中旬,高素琴和她的母親都被關入元寶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多天。高素琴還曾經被劫持到寧城八里罕強制洗腦迫害。高素琴每次被迫害,劉偉民都是親自參與迫害。二零零五年八月高素琴再次被綁架到赤峰洗腦班。當高素琴的丈夫及親人去公安局找劉偉民論理,質問為甚麼抓人時,劉偉民回答說:「煉法輪功的就抓。」 劉偉民執意不肯讓人。就在這時候,原赤峰610頭目、公安局副局長楊春悅的兒子楊志慧於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八日車禍中慘死,高素琴等法輪功學員才得以被放回家。(二零一四年三月,楊春悅死於癌症。)

由於篇幅所限,本文僅僅列舉了劉偉民作惡的幾個例子,他的惡行遠不止這些,他給眾多善良的人製造了莫大的苦難。一個人無論做了甚麼,都會有因果報應,或是善報,或是惡報。行惡還是行善,是個人所為和自己的選擇,在眾多法輪功學員一再勸善下,劉偉民拒絕良知善念,一意行惡,最終落得個如今的悲慘下場。

天理昭彰,善惡有報,誰人都逃不過這一天理的制約。法輪功學員不願看到惡報的發生,所以一直在講真相,勸善。那些還在參與迫害大法的人趕緊停止迫害,否則報應來時已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