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國芳在蘭州女子監獄遭受的凌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白銀市郝國芳於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蘭州女子監獄遭獄警指使包夾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底,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國保大隊長王存指使五個便衣民警非法闖入郝國芳家,強行抄家,將她家裏翻得一片狼藉,搜走法輪大法書籍一套,師父法像一張等,以此作為迫害證據,將郝國芳和丈夫強行帶入公安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公安局,郝國芳被迫在老虎凳上坐了十二個小時後,被強制按手印,之後警察便將她送往白銀關入看守所。

在白銀看守所中,警察強制她每天幹長達十多個小時的苦力勞動。三十七天後她被取保候審。

二零一四年國保大隊長王存捏造罪名,將郝國芳和丈夫起訴到法院。

二零一四年七月份郝國芳和丈夫被捕,郝國芳被關入白銀看守所長達七個月。

在非法關押期間,看守所逼郝國芳幹活,充當他們的掙錢機器,並且郝國芳時常受到民警的辱罵。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郝國芳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被送入蘭州女子監獄。

剛入獄,因郝國芳不配合邪惡的命令,惡警便用警棍來威脅她,同時還讓其他犯人及法輪功學員陪著站、不讓睡覺來威逼她。

看著那麼多年老體弱的法輪功學員陪站,她於心不忍。面對雙重的壓力,郝國芳答應在獄內不煉功的要求,警察才讓其他人睡覺。

每天郝國芳都在打罵中度過,無論是行為還是言語,稍微有點不符合警察的心意,就會招來包夾人的拳打腳踢,罰站,罰蹲。

有一次,包夾人盧海燕揪著郝國芳的頭髮,往床架子上撞,郝國芳的頭髮都被揪下了很多。

因郝國芳不配合寫所謂的「四書」,包夾人盧海燕便對郝國芳進行體罰,罰站、罰蹲、辱罵,並往臉上吐口水,用拳頭打臉,致使郝國芳的臉變青。為了遮蓋其罪惡,盧海燕強迫郝國芳每天用毛巾敷臉。

盧海燕還常常強迫郝國芳吃她的剩菜剩飯,給她端尿,及時清理她造的垃圾。有一次,郝國芳沒有吃盧海燕的剩菜剩飯,盧海燕惱羞成怒,罰她在號室蹲了一個中午。

平時惡人不讓郝國芳有任何閒暇時間,害怕她會發正念。每天都要寫思想彙報,若不符合要求,就會招來辱罵和體罰。

包夾人經常將郝國芳寫的筆記本撕碎,讓她抄寫監規,不讓她上廁所,有次不讓上廁所時間長達十四個小時,各種折磨各種刁難。

有次郝國芳在拖監道,因動作慢了點,包夾人便以此為由,將郝國芳的被褥扔到地上,並用腳將其踩髒,把飯盒用腳踢到地上,揪著她的衣領進行打罵。

惡警以郝國芳寫的思想彙報不合適,就指使包夾人打罵郝國芳,並逼迫她罵師父罵大法,交代「余罪」,出賣法輪功學員。

包夾人盧海燕用惡毒的言語辱罵郝國芳,有一次辱罵程度超過郝國芳所能承受的極限,加之長期的折磨,她便產生撞牆自殺的念頭,但想到此舉會給法輪大法帶來負面影響,就強忍了下去。

在這種殘酷的折磨中,使郝國芳的身心倍受摧殘,時常感覺到肝部難受隱疼,包夾人卻以此為快,認為達到了她們的目的。

隊長們經常將包夾人員召集到一起開會,教唆她們用各種辦法折磨法輪功學員,聲稱她們是在與反革命作鬥爭,其實充當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具,殊不知,她們是在真正的犯罪。

她們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栽贓陷害,無中生有,故意找茬,惡警看在眼裏,喜在心上,認為包夾人做的好,正合其意,叫囂要與法輪功鬥爭到底,顯得不可一世,卻不知自己才是最可憐、最可悲之人。

不管邪惡怎樣迫害法輪功學員都是徒勞的,奉勸那些被當作工具使用的隊長及充當包夾的惡人趕快醒悟,停止作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以上是郝國芳在蘭州女子監獄被迫害的極少一部份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