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話被勞教三次 長春崔秀琴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崔秀琴,女,今年四十八歲。自一九九七年修煉大法後,嚴重的心臟病消失了。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為了說句公道話,被江氏一夥迫害,三次被非法勞教、四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三次被非法拘捕,遭受到多種酷刑虐待。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崔秀琴女士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書》,起訴元凶江澤民。

其中,崔秀琴女士在哈爾濱市鐵路分局看守所被多次野蠻灌食,險些窒息,她寫道:「男犯在惡警的指使下,有的摁頭,有的掐兩腮,有的坐在我腿上,問:‘會不會坐壞?’男警說了些兒流氓話。一時間,沒有撬開嘴,惡警罵道‘一群廢物!拿扳子來,把她的牙打掉兩個!拿鉗子來,把她的牙拔掉兩個!’把嘴撬開後,就給我灌了一大盆鹽水,幾乎都流到脖子上了,嘴裏還有一口,這時候,他們竟然掐住我的鼻子和喉嚨,導致我無法呼吸,我感到了死之前的滋味。用盡全身力量動了兩次,掐脖子的手鬆了些兒,口裏的鹽水慢慢地下去。男警又命令再倒一盆水,多加鹽。這次灌完後,我口吐白痰,當時下身大量流血,並持續了二十多天。」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下面是崔秀琴女士講述的部份事實。

修大法 嚴重疾病消失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修煉前,我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心肌缺血、腦供血不足、失眠、眩暈,而且脾氣暴躁。

通過朋友的介紹,我知道了法輪功,並閱讀了《轉法輪(卷二)》這本書,奇蹟就在我身上顯現了,我所有的不適症狀都消失了,變得頭腦清醒、無病一身輕。通過學煉大法,性格也變好了,家人也因此感受到了幸福美好。

自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我深感應該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就於當年七月二十二日前往黑龍江省政府和平上訪。可滿眼看到的是頭戴鋼盔、身穿防暴背心,荷槍實彈的警察,將上訪的群眾驅趕上車,強行拉到八區體育場。

自此以後,煉功場地被強制停用了,經常有功友被抓、被抄家,在內心無法得到安寧的情況下,我於當年十月二十二日,前往北京和平上訪,想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正法,對國家是有利無害的。

可是中共對我個人的迫害就此開始了:三次被非法拘捕、四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三次被非法勞教,並在這過程中,遭受到多種酷刑虐待,給我本人及父母、孩子、親友帶來嚴重的身心傷害。

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遭鞭打、奴工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因法輪功被誣蔑、受冤屈,去北京合法上訪,當晚被送回,二十八日晚,被哈爾濱市建國派出民警在火車站劫回,幾小時後,又被送至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約四個月。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期間,看守所工作人員曾用本夾子搧我耳光多下、用塑料水管即所謂的「小白龍」鞭打臀部二十多下,導致臀部皮膚被打成紫黑色,還被帶上八十斤重的腳鐐。

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裏,強制勞動,裝飾一種在看守所本屬違禁品的牙籤。在一天都不准洗一次手的髒亂環境下,用膠水往牙籤上粘彩色裝飾穗、製成水果簽、甚至還裝盒出口,有些患有性病的女犯也不洗手參與勞動,晚上睡覺連平躺的地方都沒有,所有人側臥一個挨一個、俗稱「碼雞翅」,夜間不讓上廁所;

在萬家勞教所被強制奴工、關小號

後我又被非法投入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關押至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被非法關押在萬家勞教所期間,我被迫勞動,用熏人的劣質膠水做拖鞋、導致很多人皮膚過敏、包括我在內,大部份在押人員身上長滿了疥瘡、那還做嬰兒服裝、織毛衣……,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做不完,還得拿回寢室接著做。

演示:關小號
演示:關小號

我在這裏曾被關小號一個月,關小號期間,白天關在鐵椅子裏,晚上睡在沒有任何鋪蓋的地板上,一個月不讓刷牙洗澡,上廁所受限制,每天只給吃兩頓苞米麵粥,每頓只有幾口的量,幾根鹹菜條,關小號後期,白天改成用手銬將我固定在監門上,一站就是一天。

被哈爾濱市鐵路分局看守所野蠻灌食 險窒息

二零零一年十月四日,我被哈爾濱市南崗火車站派出所非法抓捕,送至鐵路分局,並於當晚被轉送至哈爾濱市鐵路分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二天。

在被非法關押在鐵路分局看守所期間,一個看守所男醫生要給我把脈,我沒順從,他氣急敗壞地說:「看我怎麼收拾你!」一會兒監欄門打開了,衝進來六、七個男犯人,連拉帶拽把我轉移到一個無人的地下室,戴上背銬,將我摁倒到床上,又戴上腳銬。男犯在惡警的指使下,有的摁頭,有的掐兩腮,有的坐在我腿上,問:「會不會坐壞?」男警說了些兒流氓話。

一時間,沒有撬開嘴,惡警罵道「一群廢物!拿扳子來,把她的牙打掉兩個!拿鉗子來,把她的牙拔掉兩個!」我問他們是不是中國人,他說:不是中國人,就不這樣對待你啦!

把嘴撬開後,就給我灌了一大盆鹽水,幾乎都流到脖子上了,嘴裏還有一口,這時候,他們竟然掐住我的鼻子和喉嚨,導致我無法呼吸,我感到了死之前的滋味。用盡全身力量動了兩次,掐脖子的手鬆了些兒,口裏的鹽水慢慢地下去。

男警又命令再倒一盆水,多加鹽、這次灌完後,我口吐白痰,當時下身大量流血,並持續了二十多天。等到我回到監室裏,監室裏的人都說:太恐怖了,一看就知道他們沒輕對你,眼圈都黑了,嘴裏全是泡。十二天後,我被當地派出所接回,經分局審批,又把我非法送到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

再次被非法關押萬家勞教所:灌食、關小號、電擊、坐鐵椅子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六日,我被建國派出所接回後,經分局審批後,又被轉送到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約四個月,後又被非法投入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關押至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約八個月)。

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裏,我一直絕食反迫害,獄警和獄醫指使犯人們強制灌食,在苞米麵粥裏加入大量鹽,有時一天灌我兩次,有時管子反覆插拔,帶出來的全是血。

四個月後,我被第二次送到萬家勞教所,到那第二天,就被關進小號十多天。後來,實行男警看管女性在押人員,強制我們整天坐在小板凳上,一天,我有些兒眩暈,一名男獄醫走到我跟前,用鞋連續踩我的腳面,邊踩邊說」你就叫崔秀琴哪!」

強制轉化過程中,獄警們逼人背監規、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要求人人過關,為了達到目的,兩個男警架著我的胳膊,把我往小號裏拽,路上用勾拳打我的左右臉,我被戴上背銬,吊掛在小號窗欄杆上,雙腳幾乎離地,吊了一天。

酷刑圖:吊銬
酷刑圖:吊銬

期間一個男警拿了一根大電棍電擊我的耳朵、嘴、脖子和腰部,另一個男警不動聲色地在我身旁站了半天,後來用手摸著我的頭說「你怎麼這麼倔哪。」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晚上,不讓我睡覺,關在鐵椅子裏,第二天,又關在鐵椅子上一天。期間,來了一個男警威脅道:「我對你們有的是辦法,你看那男隊裏有的是男犯人!」

在長春市二道分局刑訊逼供三天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我被長春市交警大隊劫持,並被轉交到長春市二道分局,七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我被長春市二道分局警察刑訊逼供三天。在分局,我被戴上手銬、腳固定在地環上。為了獲取一些信息,當晚一個男警用拳頭連續猛擊我的面部、他的手打在我牙上,到處滴血。

酷刑演示:地環
酷刑演示:地環

半夜,多個男警給我戴上背銬,幾個人將我上身使勁往桌子上摁,導致我無法呼吸,用盡全身力量掙扎,才能出口氣。

然後,他們將拖布桿插入背銬當槓桿、用力上舉,導致我肩部關節疼痛,並發出嘎嘎的響聲。

第二天早上,一個男警用腳連續踹我的腹部,又一名男警將我摁倒、用椅子騎到我身上拿木板打腳心,還趁機勒索我家人錢財,對我造成了劇烈的精神與身體上的痛苦。

被綁架的第三天,在看守所拒收的情況下,分局警察走後門,把我送入看守所非法關押。七月二十四日,我被送到長春看守所期間強制穿囚衣。

在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被強制奴工等虐待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我被長春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在分局局長拒絕在勞教書上簽字、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走後門」強行將我投入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約十七個月),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期間,獄警們為了逼迫人放棄信仰,不讓人睡覺、打、罵法輪功學員,強制觀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並以判刑加期為要挾,讓我們勞動。製作一種違法的作弊撲克牌,帶上一種眼鏡,就能看到紙牌背面的圖案,使用的吸納水味道嗆人,有的人被嗆得暈倒,有的人腿變得不好使了。在這裏,還剝過大蒜、剝過瓜子、包過糖塊……,還兩次剝奪了家人的正常探視權。由於篇幅有限,這也只是說出了被虐待的部份事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