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電焊打傷眼睛的對比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四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今天就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夜間的一個信師信法的小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九日上午,幫舅舅(同修)家安裝不鏽鋼煙筒,煙筒切割後改型、變形需要用不鏽鋼焊接。在焊接的過程中,要幫焊接的師傅扶著按著。心裏還想不能看,吃過一次虧(其實這個念頭已經就不對勁,不符合法的要求了,當時沒意識到)。那是在1996年幫我三叔做小車時,在電焊焊接時看了幾眼,當時沒感覺到有甚麼不適,到了夜裏,剛睡著不長時間,兩眼就開始難受,那感覺用語言不太好形容, 想睡睡不著,兩眼想睜開,可是睜開了又很難受,就像眼睛裏有沙子在摩擦,不停的流淚,閉著很難受,睜開也難受,又趕快閉上,整整折騰了一夜。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被電焊打著眼最怕見光,見光更厲害。就這樣折騰了好幾天。所以,我跟幹活的師傅說,被電焊打著眼一回,那滋味不好受,師傅說氬弧焊比電焊打眼還厲害。

說話間,還是繼續幹著活,到了下午四點左右,感覺兩眼有點不適,像被風沙吹著了,有點發木,沒在意,到了晚上八點睡了一會,兩眼開始發作了,我才知道被氬弧焊打著眼了。這次我不停的默背師尊的經文《論語》,剛開始還能忍受,九點多我開開燈,去了趟衛生間後,上了炕躺下,眼睛就疼得越來越厲害,那滋味無法用語言形容出來。

我不停的默背師尊的經文《論語》,並儘量控制著自己不讓雙手去揉搓眼睛,可是還是沒控制住,但越揉越厲害。心想我不能承認你,利用這個時間趕快起來煉功。穿好衣服,找好點歌機打開,去調煉功音樂,因屋裏太黑看不見,需要開燈,一開燈,被光晃得兩眼很難受,直流淚,好不容易掙扎著強忍著疼痛,點開了煉功音樂,開始煉功。在煉功的過程中,兩眼像沙子磨擦的一樣,非常難受,腦中不時的閃出不正的念頭:可能幾天好不了,怕光,不能出門,不能幹活了(家裏主要靠我維持生計)。就想問表妹或朋友的女兒要點乳汁抹上,等等。可又一想,不對,我是大法弟子,應該有堅定的一念,就是要信師信法,師尊無所不能。

師尊說:「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的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1]

眼睛再難受也不去想眼睛的事,就是放下,否定它,不承認它。法理明確了,真正用心去聽師尊的煉功音樂與口令,按師尊的要求,順利的煉完了1─4套功法。煉完功後,眼睛舒服了很多。緊接著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心想一定要不斷加強正念,不動任何念頭,就是最大程度的放鬆自己,甚麼也不想。所以煉功過程中感覺很舒服,不知不覺的煉完了第五套功法。

煉完了功,我進了廚房開燈燒開水,又上了趟衛生間也開了燈,強烈的燈光對氬弧焊打傷過的眼睛應該刺激的很厲害,可我現在只是稍微有點感覺,我的眼睛好了。當時激動的心情無法形容,眼淚奪眶而出,這不是被電焊打傷過的眼睛流的淚,而是激動的淚、感恩的淚,弟子叩拜師尊!偉大的師尊又為弟子承受了許多,弟子唯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