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中 一定要信師信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在魔難中、在困境中,一定要信師信法,只有真正的信師信法,才能正念正行,轉危為安。下面我把近年來講真相救人,被惡人舉報、非法開庭一事和大家共同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那是在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的下午,我在大連市通往南山賓館車站的路上,正走著,迎面來了一位老大爺,我上前說:「大爺,咱們能遇上都是緣份哪!」「您老人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把命保,聽說三退……」還沒等我把話說完,他就氣沖沖地說:「你在宣傳法輪功,反黨。」說完,掉頭就走,還時不時回頭看看我。誰知不一會兒來了一輛警車,把我拉到就在不遠處的桂林街派出所。

進了派出所之後,那位老大爺指著我的鼻子說:「就是她,讓我退甚麼黨、保命……」我當時想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沒有敵人,我說:「老大爺,我不怪你,因你不了解真相。」頓時整個在場的人都驚訝了,都一動不動的站在那兒。大法弟子的善打動了在場的所有警察,隨後環境祥和了許多。

晚上八點他們把我關在派出所,讓保安看著,他們對我非法抄家。我告訴他們這是私闖民宅,違法。從我家中,他們抄走了很多東西,因怕讓人看見,是晚上去抄的。在抄家之前,警察非法審問我:「你包裏的這麼多東西哪來的?(兩包真相期刊、傳單、光盤)」我說:「我自己製作的。」他問:「幹甚麼用的?」我說:「用來救人的。在大難來臨之時,把生命留住。」警察說:「我不信你這麼大歲數了,還會幹這個?快說哪來的?」我說:「自己上網下載後,自己做的。」他說:「好,等晚上到你家看看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咱們就有話說了。」

晚上九點多鐘,我就感到頭昏目眩,眼睛冒火,頭重腳輕。保安領我到大廳,讓我吹吹風。十點左右抄家的警察回來了,把我兒子也帶到派出所,兒子見到我的情形嚇哭了,「媽,你這是怎麼了?」這時派出所所長、警察、保安都急了,「趕快送醫院搶救。」我說:「我不去,我要回家。」到了醫院,一量血壓230,大夫檢查說:「恐怕是心梗,趕快住院。」就這樣他們用車子推我到住院部。

第二天上午辦案警察帶著小跑進了病房說:「你自由了,上面批你取保候審。」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保護弟子。三天後我要求出院,大夫不讓,說怎麼也得住一個星期。這樣住了一個星期。上午在病房給病人講真相,下午回家發資料救人。一直到了年底,桂林街派出所來了兩名警察說辦案人員換了,做一下摸底調查。實際上他們把我上報了檢察院,到了那裏,他們簡單的問了我幾句,我義正詞嚴的告訴他們:我們大法弟子沒有犯罪,修煉法輪大法沒有罪,我們是在做好人,比好人還好的人。擺在我面前三張紙,叫我簽字,我拒簽,檢察官說:你可以走了。

可是到了法院那天,我看到法官不好說話的樣子,心想別把我扣下了。在人心的驅使下,我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讓舊勢力鑽了空子。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中山區法院給我兒子打電話,說十二月十四日要給我開庭。我悟到我有漏,這回我要把這個漏洞補上。師父說:「真正的演化過程在另外空間,極為複雜玄妙,差了一點也不行,」[1]這句話深深的打進了我的腦海裏。我有漏,我會在大法中歸正,但我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也不允許世人對大法犯罪。我做好了一切準備,告訴兒子:「我們誰也不信,就信師信法。一正壓百邪,師父說了算。你不許替我做任何符合他們的事情,這就是你的選擇,擺正自己的位置。」

隨著一聲無奈的錘子敲響後,所謂「審判」開始了。我坐在下面,心「砰砰」跳了幾下,法官在上面宣讀,我在下面發正念,背師父的詩詞:「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2],「了卻人心惡自敗」[3]。此時此刻的我沒有了激昂的情緒,沒有一點怨恨,坦然面對。法官問我:「你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你知罪不?」當問我第三遍時,我對法官說:「法輪功被迫害了這麼多年,法輪大法是甚麼,你們應該明白,大法弟子在做些甚麼,你們也很清楚。我沒有罪,罪在江澤民,是他利用了手中的權力發動了這場史無前例的鎮壓,對中國人民、對全世界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我今天拒絕回答一切問題。你們不要以為端著這碗飯,就得跟他跑,把命都搭上了。你們是有希望得救的生命。希望你們能給自己留條後路,多一條生命,多一個家庭的幸福。」

當法官陳述了一遍我的所謂「罪狀」後,問我是不是事實,我說:「我拒絕回答一切問題,我今天順應你們,我就是在犯罪,我就是在害你們。」法官無語。

最後法官說:「你對這場庭審有何異議或有甚麼要補充的?」我說:「翻遍所有的法律條文,沒有一條規定法輪功是×教。終有一天江澤民會被押上歷史的審判台,這一天已經為期不遠了。希望你們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們自己。」

最後叫我簽字,我拒絕簽字。法官宣布:「今天第一審到此為止,結束。」並告訴我:「你可以起來走了。」我兒子問:「還用來嗎?」他說:「不用來了。」

經過這場正與邪的較量,使我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了。同時也找出了許多不足之處和執著心,如:顯示心、爭鬥心、證實自我的心、不注重向內找的心、不讓人說的心等。今後我要努力修好自己,去掉各種執著心,做好三件事,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完成好史前大願,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