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擺脫傷痛 魏素雯遭中共勞教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市魏素雯女士今年五十七歲,早年工作中從建築的腳手架上摔下,腰和肋骨重傷。一九九三年三月,她開始修大法,僅幾天工夫,病痛消失,腰與肋骨恢復正常;後因工作出色,曾幾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然而這樣的好人,只為救命的大法說句公道話,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被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兩年。

修煉法輪功 幾天工夫病痛消失

一九九三年三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由於工作中出過工傷,從房屋建築的腳手架上摔下,摔傷了腰和肋骨,從此重活幹不了,平時還有嚴重的偏頭痛,還有胃病,常年看病吃藥。中醫、西醫都看了,理療也經常做,一直不見好。修煉法輪功後,幾天工夫病痛消失,腰與肋骨恢復正常,我親身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愉快心情,從此我身體到精神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隨之,我的人生觀也發生了根本的改變,脾氣急躁的毛病改了,待人隨和。我在家孝敬老人,對丈夫和兒女細心照顧,家庭和睦,生活開心,工作愉快。名利面前不爭不搶,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遇到問題向內找,看自己哪裏沒做好,工作主動熱情,完成好各項工作,曾幾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黨魁江澤民控制國家機器,發動了長達十七年之久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使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蒙受冤屈與精神上的傷害。

(一)非法勞教兩年 奴工迫害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魏素雯女士正在辦公室工作,突然遭四個警察綁架,惡警非法抄了她的家,又搜查了她的辦公室,搶走她所有的大法書和手機,最後將她劫持到展覽路派出所。

在展覽路派出所,四個警察非法審問魏素雯,並誘供:只要說出兩個煉法輪功的,就放你回家,說出一個,就可以從輕處理,否則勞教。魏素雯女士說:「不知道。」這樣,她一天一夜沒吃沒喝,還不讓睡覺。

天快亮時,魏素雯被轉到西城看守所,被非法勞教兩年,後送調遣處,關押了約兩個月。每日做奴工,(糊銀行用信封和月餅包裝盒)從早到晚十多個小時。檢查團一來,馬上把活收到櫃子裏,每人坐好,每人一本書,在看書,做樣子。等檢察團一走,奴工活又開始。

二零零六年十月,魏素雯被劫持到女子勞教所,一切都圍繞著洗腦。強行「轉化」放棄信仰,不停的逼著寫「認識」、寫體會。不轉化的,從早上四點到晚上十二點一直坐小椅子,一個姿勢,不許動,每天近二十小時,臀部紅腫、破皮、出血,疼痛至極。每個人都由一個包夾看著,不停的說教、灌輸,連吼帶叫,逼迫看誹謗大法的文章和錄像。

奴工的活各式各樣:翻地、鋤草、施肥、做包裝盒等等,累的筋疲力盡,整日生活在高壓下,沒有人的尊嚴,非人待遇,累的晚上腰疼,睡不著覺,右胳膊因搬過重的東西傷了筋,活動右臂十分困難。

非法勞教期間,迫害法輪功的人員經常給魏素雯的孩子打電話,擾亂了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八年元月,魏素雯回單位上班,江澤民操控中央層層下達,勒令單位負責人宣布:對魏素雯從幹部降為工人,工資也降四級;魏素雯被非法勞教期間工資停發。

此前,魏素雯女士還沒非法關押到派出所、拘留所、洗腦班。

(二)被非法關押派出所、拘留所

二零零零年四月,為向政府申訴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的,魏素雯女士被天安門派出所綁架。開始被關押在天安門派出所的一個大鐵籠子裏,後被本地派出所押回審問,一個警察威脅魏素雯說:「非讓你家敗人亡不可!」連夜將魏素雯女士送到西城拘留所,非法關押三十天,在裏邊,魏素雯女士被迫做奴工、穿魚食,每人一天三十包,每天做奴工都是頭暈眼脹的,腰酸背痛。

二零零零年五月,魏素雯女士回原單位後,所領導決定取消她的工資、獎金等待遇,每月只給生活費三百元。年終小結,所在辦公室組長給魏素雯女士寫的評語很好,也是因江澤民操控中央層層下達,最終基層勒令單位負責人逼著他改為「不合格」,他說這是上邊的意思。過了三個月,有些同事自發找到領導,為魏素雯女士鳴不平,說她工作突出,又沒做壞事,為甚麼要這樣?她也要養家糊口啊!在這些善良的同事的幫助下,魏素雯女士恢復了整月工資。

(三)被非法關押洗腦班

二零零一年七月,魏素雯女士正在單位上班,被阜外派出所民警綁架到洗腦班。進去後,恐嚇、強行灌輸誹謗和大法師父的謊言,並對魏素雯女士人身攻擊,把她的雙手捆綁,並侮辱師父。兩個包夾強行按住魏素雯女士的腿,用腳踩在大法師父的大象片上,口出污穢的語言,把魏素雯女士按住動彈不得。魏素雯又被強行看污衊大法的電視,幾個警察、包夾輪番威逼。魏素雯整個頭腦昏昏沉沉,精神極度痛苦,身心受到很大傷害。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