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入冤獄 老母急盼孝兒歸(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我兒子服侍我可周到了,屋裏有一個蒼蠅,他都給我打嘍!」 說這話的是北京市密雲縣一位年近八十的老母親。

她的兒子馮連友修煉法輪功,浪子回頭,按照真、善、忍做人,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因向人傳播法輪功的真相,再次被警察從家中綁架,三個月了,不准探視,沒有音信。

馮連友的母親

馮連友的母親

馮連友,家住北京密雲縣河南寨鎮,他的人生經歷,有點「傳奇」。他曾被五次判刑、一次勞教。所不同的是,前四次判刑,是因為偷人東西幹壞事;後來的一次判刑和一次勞教,卻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一、不堪回首的當年

馮連友出生於一九六六年,那時候在生產隊,吃不飽飯,從七、八歲就開始小偷小摸。開始是偷生產隊的花生,後來胃口隨著年齡長,越偷越膽大,一九八七年,因為偷東西被判刑一年半。

一九八八年釋放回來後,沒有一點悔改,又因為敲詐罪被判刑四年半。一九九三年釋放,回來後繼續違法幹壞事,而且變本加厲。有一次,他到一戶人家裏敲詐錢財,錢沒要到,還被人打了一頓。馮連友因此產生了報復社會的心理,覺得所有的有錢人都是敵人(中共也是長期這樣「教育」人的),產生了心理變態。

一九九四年,馮連友因私藏槍支被判刑半年。一九九五年出來之後,自己開飯館,結交社會上不三不四的人。經營飯館,很少給人發工資,仗著自己身強力壯,跟人搶地盤,砸人家飯館。砸到第三個飯館時被抓了,又被判刑四年。

二、喜得大法獲新生

二零零零年十月,馮連友開始修煉法輪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剛修煉那會兒,想起自己的過去,他就掉眼淚。因為以前幹過好多缺德事,一打坐,全在眼前。自己伏下身子賣力氣掙錢,開始償還以前偷人騙人的錢,累計一萬多元,能還的都還了。

比如,馮連友曾經開過一個包子鋪,後來不幹了,租給河南的倆口子。當馮連友從包子鋪取回自己的被子時,發現裏面有河南人的記賬本,裏面夾著600元錢。倆口子發現後,找馮連友要,馮連友沒給人家。學大法後,馮連友想起這事就後悔的要命,這600元錢後來還給人家了,還給他們講了法輪功真相。

再比如,修煉大法前,馮連友是吃白食的,以碰瓷為生。有一次,他騙別人錢,還強行讓那人給買煙。學法輪功後,知道自己做錯了,就給人家買了一箱酒、兩條煙送去。那人不敢要,馮連友真誠對人說:「我不會騙你的,我現在學法輪功了,我確實明白自己以前做的不對,我現在不這樣了。我正式向你道歉!」

三、講真相兩度入冤獄

這次被綁架前,馮連友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向民眾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先後兩次被綁架,一次被非法勞教兩年,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五年夏天,馮連友因發《九評共產黨》被人構陷,派出所警察綁架了他,劫持到看守所。當年十一月,馮連友被非法關押到團河勞教所,第一天就被關進小黑屋,有四個包夾看著他,每天剋扣飯菜,給很少的水喝。有個惡警叫魏國平,不讓他上廁所,不讓他睡覺,馮連友受盡凌辱。

二零零八年春,馮連友用油漆往電線桿上寫真相,被人構陷綁架。當天,警察把他送到派出所,非法抄家,沒收了跑狼牌電動車一輛、MP3一部。次日,又把他劫持到看守所。預審科的人用手銬把馮連友的手銬的很緊,都銬到肉裏去了。馮連友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轉到七處(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最後,被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送到天津茶澱前進監獄迫害。戴上手銬、腳鐐,拿六根電棍電頭,並拳打腳踢,一直電到六根電棍沒電為止。馮連友被迫害的遍體鱗傷。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四、「連友,你甚麼時候回來呀,我等著你!」

孝子熱炕頭,吃喝不發愁。這樣的好日子,如今成了老母親的美好回憶。自從這次馮連友被非法抓捕,老母親的境況令人堪憂。思念牽掛兒子,加上警察來回折騰,又由家搬進敬老院,本來還算說得過去的身體,一下子塌下來一大截。老人在敬老院住的那排平房,明白標示著「不自理」。

老人半身不遂,整日臥床,想坐起來要人用力扶才行,目光呆滯,說話氣短、聲細,一臉憔悴。老人對前來看望的孫女說,我想吃西瓜,你去買個來;你們給我炒點肉來吃。可見,老人在敬老院過的並不如意。

提起兒子在家時的舒心日子,老人沒說兩句就打住了,一雙昏花老眼,望著窗外發呆。老人托人帶話給兒子:「連友,你甚麼時候回來呀,我等著你!」

老人托人帶話給警察:「我兒子是好人。你們把他抓走,你們這事做的可真不怎麼樣。我需要兒子照顧我,你們趕快把我兒子放出來。」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