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瑞芹在天津女子監獄長期遭凌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薊縣44歲的法輪功學員陳瑞芹,在天津女子監獄長期遭受凌虐,因不放棄信仰,在五監區受到殘酷迫害,被長時間罰站、不允許大小便、開水潑臉、掐乳頭、猥褻等。

陳瑞芹雙腳腳趾曾被踩得鮮血淋淋,身體被毆打得傷痕累累,包夾在引水機上接來熱水往她臉上潑,更下作地掐乳頭、猥褻下身,甚至讓她吃屎喝尿。包夾隨手抓起尿桶、凳子等什物就打,還說:「杜大隊當班可以隨便打」。南開大學畢業的獄警徐莉穎鼓勵包夾暴力毆打說:「打吧,打破了我親自給她縫去。」

法輪功學員陳瑞芹(陳瑞琴),薊縣白澗鄉劉吉素村人,曾經多次被非法勞教,在板橋女子勞教所被脫掉鞋子抽臉,不准睡覺,超強度勞動,天天坐馬札,隔離加上監視居住,關小號。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陳瑞芹因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跟蹤到租住處、被薊縣國保大隊和文昌街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遭薊縣法院非法庭審;於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

獄警和包夾刑事犯人對法輪功學員變著法的迫害,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早已超過了人的道德底線,超過了人的承受能力。有的法輪功學員剛進來幾日就被迫所謂「轉化」,即放棄信仰。幾年以來,據說只有陳瑞芹一人堅持沒有放棄信仰。

監區從上至下所有獄警全部參與「轉化」法輪功學員、輪流洗腦,越是邪勁十足的人才越容易被提拔上位。獄警去到陳瑞芹家裏摸底──所謂「關懷」走訪,以共同幫助她做個「正常人」為名,欺騙家人,讓家屬相信監獄警察才是真正為自己一家好的,把家人被中共迫害的怨氣都撒在她自己這裏,哭鬧指責 、共同要求陳瑞芹放棄信仰。獄警們還在眾人面前不失時機地真真地哭訴成了個淚人,顛倒是非、恬不知恥的說:「陳瑞芹,你對得起你女兒嗎?孩子六歲時,你就去勞教了(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中共警察等相關人員顛倒黑白,通過系統的操控和安排, 惡毒地貶損與醜化法輪功學員的形像,一旦家屬被其偽善矇蔽,與獄警站在一起了,獄警迫害起他們的家人來,就更加肆無忌憚、有恃無恐了。

陳瑞芹被長期罰站、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獄警指使包夾折磨她。包夾隨手抓起尿桶、凳子等什物就打,還說:「杜大隊當班可以隨便打」。杜豔,30多歲,專門經過610培訓,主管迫害法輪功,據說她遭惡報差一點死了。她培訓包夾,命令包夾背長篇的洗腦材料,並利用她們迫害法輪功學員。

長期不讓陳瑞芹大小便,只能拉在褲子裏(也不讓清理),讓她就這樣回到12個人的監室。刑事犯們白天超負荷勞動,夜晚被散發出的惡臭熏得休息不好,大冬天的也只能整宿整宿地開著窗戶通風,她們怨氣沖天、紛紛指責謾罵陳瑞芹,去向獄警反映。 獄警明確態度:誰讓她不「轉化」的,沒辦法,你們也幫幫她唄。 到一定程度,陳瑞芹才被允許用涼水管子沖洗。

陳瑞芹被折磨的不成人樣,抽風、口吐白沫栽倒在地上,精神恍惚、意識不清時被所謂「轉化」了,一旦清醒了,她馬上聲明堅持信仰。有人勸她隱忍、別吃眼前虧,她認真地說「師父點化了,‘轉化’不對。」就這樣堅持著。

天津女子監獄五監區內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陳瑞芹、王燕茹、高天花、呂桂芬、姚紅梅、唐月華、王桂萍、邵雲、郝淑豔、趙玉芬、薄傑、陳瑞雪、郭寶花、王淑莉、莫偉秋。

天津女子監獄:
地址:天津市南開區凌賓路(凌莊子道)199號,
郵編 300381
投訴電話:022-26226262
獄務公開電話:022-23072069

監獄長:沈國梁 副監獄長:李紅,吳姓監獄長

政委:李衛紅 住址:天津市南開區體育中心街道,金谷園社區,金合園8-1-101
郵編:300381
家庭電話:022-23733235
其丈夫:張玉福,在天津市梨園監獄任職

教育科:崔學靜,殷楠
三監區:02223072073
四監區大隊長:於珍、孫維 (34歲、天津大學畢業)
五監區大隊長:高文嬡、尹克清、杜豔
分監區長及警員:徐莉穎 、姚瑤、楊陽,張婷、湯綠漪、榮佳琪、劉彩進、馬立媛

天津南開區檢察院駐監獄監所科:
副科長 韓麗 022-23917837
女警 遲軼清 022-27381919轉8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