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監獄的野蠻「攻堅」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目前,天津市女子監獄劫持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關押在三、四、五這三個監區迫害,每個監區大概15名左右。

主抓所謂「攻堅」的是副監獄長李紅,李紅從迫害法輪功中撈取政治資本,從小隊長一直升到副監獄長。

二零一一年李紅就提出「轉化率」要達到百分之百,對於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想盡一切辦法折磨迫害,這個監區不行就換一個監區,迫害不斷升級。

下面曝光幾個惡警惡人及迫害手段。

三監區的大隊長:張豔,關慧君。分隊隊長:喬卓飛,鵬程,郭倩穎,董梅,李斌,尹桃思,周靜。包夾:盧敏,張榮,於麗,黃麗君,韓慶華,周輝(外號大灰狼),楊月,劉兆君。

手段:8~10名刑事犯組成一個「攻堅組」,白天對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體罰、限制大小便、不許睡覺、拉到牆角監控看不到的地方打,主要打頭部,夜裏一群惡警圍著洗腦,仍然強迫法輪功學員站著。

四監區,二零一一年,惡警王豔春(天津武清人)主抓「攻堅」,當時把四監區定為「轉化基地」,刑事犯包夾有:唐英麗,宋豔,齊唯一(已假釋)。手段是不許法輪功學員睡覺,強迫她們腳跟並攏站著,不許大小便。王豔春領著一群獄警給法輪功學員洗腦、威脅無效,接著就是幾個包夾開始打罵,抽嘴巴子,用手打累了就拿一本厚書抽,打頭部,扒衣服,唐英麗用手戳法輪功學員乳房和陰部,唐英麗和齊唯一掐大腿內側,進行性虐待。

王豔春當上大隊長後,由周靜接管,刑事犯包夾有:宋豔,劉晶,張紅梅,鄧喆等,宋豔打罵,劉晶哄騙,再不屈服,就吃「反省」(限制飲食),一個饅頭或窩頭,一點幹鹹菜,不讓法輪功學員上廁所,強迫她們睡在光板床上,不給褥子,白天罰站,夜裏隊長找談話,白天睡一會,指使刑事犯踢床板、踢凳子、摔門,不讓睡覺。

五監區迫害也很嚴重,惡警有高文璦、於珍(已調四監區任大隊長)杜豔、徐麗穎、姚瑤等,刑事犯包夾有崔洪玉、郭莉瑩(2016年4月釋放)、李明、吳丹、王虹等,不轉化不許睡覺、不許洗漱、不許購物、吃「反省」(限制飲食)、一直站著體罰,不許大小便、不許用衛生紙,用垃圾袋做成褲子套在身體外面,繫在身體上,往裏小便。

如果法輪功學員絕食反迫害,崔洪玉、吳丹等包夾騎在法輪功學員身上捏住鼻子或用膠皮管子灌捏碎泡軟的窩頭或饅頭。

法輪功學員由於長期不能洗漱,褲裏大小便,身上有異味,在哪都讓刑事犯辱罵,甚至夜裏讓站到監室裏熏其他人,讓犯人侮辱謾罵。

我曾被強迫一個多月不許洗漱,吃窩頭鹹菜,站七天七夜,來月經不讓用衛生紙,都流在褲子裏,小腿和腳腫得嚇人,腳上腫得皮像要流下來。惡徒們看我要站不住,她們就用師父法像擺在我身體周圍,想讓我站不住時踩,我用敬仰的心慢慢拾起法像,她們就搶過去擺上,我再撿,她們再搶,並揚言我們有的是時間陪你玩。

法輪功學員郭寶花剛被送到女子監獄,拒不穿囚服,被扒得一絲不掛,在前面一個小號站了幾天幾夜,讓大夥看,侮辱。郭寶花和陳瑞芹被迫害了幾個月的時間,站不住就用布條捆在床上,臉上、身上摔得青一塊紫一塊。郭寶花被包夾崔洪玉毒打,手被打壞,長時間不能拿東西,吃「反省」(限制飲食)一個月後,被帶到醫務室驗血,營養不良就強迫吃藥。

為了迫使法輪大法學員詆毀師父,詆毀法輪大法,放棄信仰,寫所謂的「三書」,即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惡警不擇手段,監獄找到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中用謊言欺騙家屬,如有外面來人視察就改善伙食,裝點、造假、做戲,表現對法輪功學員的關懷,有的還把家屬請到監區「幫教」,就是這麼殘忍陰毒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天津女子監獄仍然對外展示她們對法輪功學員的「春風化雨」,其實是「腥風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