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冤獄折磨八年半 黑龍江雞東中學教師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明慧通訊員綜合報導)黑龍江省雞東縣永和鎮中學教師張明輝,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七年,在勞動教養所與監獄遭到獄警和犯人各種殘酷折磨。佳木斯監獄分監區長賴寶華獎勵犯人姜美庚等摧殘張明輝,並稱只要「不打斷氣」就行。

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現年四十五歲的張明輝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張明輝在控告書中說:「下面事實依據中提及參與迫害的具體單位與個人,本人暫不起訴,因為他們也是這場迫害的犧牲品,被利用的工具,是可能將被挽救的生命。」

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瘋狂發起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其「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勞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導致近一億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經濟上的崩潰、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亂和黑暗。

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目前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

下面是張明輝在控告狀中陳述的部份事實:

法輪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在中國大陸傳出,引來億萬人來修煉。一九九三年秋天,我在同學家拜讀法了《法輪功》,一口氣把動作自學了下來;一九九五年冬請到《轉法輪》。一九九八年冬天走上學法煉功修煉。我在小時候就多病,初中又染上乙肝,出現心臟病等;修煉法輪功後,病都沒了,身體一身輕,走多遠也不覺的累,在生活與工作中為名求利的心沒了,有一顆踏實的心堂堂正正做人。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權力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我親身經歷了五次迫害。

最初是一九九九年雞東縣公安局開的洗腦班,受到侮辱人格虐待。當時是治安科李清華負責,程達路念講洗腦詞。

第二次是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雞東縣第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搜到一本《轉法輪》書,並強行帶我到雞東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二十天,遭到辱罵碼鋪等虐待,當時身上帶的七十五元現金被搜走,釋放當天,被姓裴的警察劫走。

第三次是雞東縣國保大隊和雞東第二派出所於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四日十八時左右將我強行綁架,在雞東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四十七天。我在看守所遭到辱罵和毆打奴役勞動,強制穿號衣,強制剃光頭,強制背和唱監規監歌等受到侮辱人格虐待。

非法勞教

第四次是二零零二年三月二日上午在永和鎮中學上微機課期間,經校長侯某誣告 永和鎮政府武裝部一員和永和鎮派出所副所長孫某,伙同幾人將我強行送到永和鎮派出所由雞東縣公安局非法勞動教養,先後在雞西和牡丹江勞動教養所兩地迫害。在雞東看守所期間遭到灌食和鎖地環不能動一個星期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轉到雞西。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轉到牡丹江勞動教養所。那裏的環境特別惡劣,到出入所隊後居住環境潮濕骯髒,被褥都是幾年未曾換過的被褥,不知道有多少人用過了,被褥裏爬滿了蝨子和跳蚤,不到十米長兩米寬的通長鋪上睡了將近三十人,都是側著身躺著,頭對著腳,根本就無法動彈,出去上廁所後回來都無法鑽進去,一旦有一個人有皮膚病,通過蝨子和跳蚤的交叉叮咬就會互相傳染。出入所隊惡警還逼迫幹奴役活,加工木材,沒有星期天和節假日。

二零零三年春天,出入所隊隊長惡警王學文通過挑選木製雪糕棒強制奴役迫害大法弟子,從早晨三、四點起床到晚上九點收工,中間去掉吃飯和上廁所時間,每人每天工作量在十幾個小時以上,完不成任務還要受到惡警指派的大廊打手王長彥等人的毒打,輕者搧嘴巴、重者用木頭方子抽打。直到二零零三年冬天我走時,那裏還在挑選組裝木製雪糕板工。我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回家。

非法判刑七年

第五次迫害是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七點多鐘,雞東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於洪軍、張臣、王慶、開車的孫作恩一直在車上與第二派出所警察闖入控告人張明輝家中,不顧家中老人和八九個月嬰兒的安危,強搶私人物品。抄走的私人物品有:大法書籍、資料、新年對聯、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打印機、VCD影碟機、手機、光碟、控告人張明輝姐姐存放他處的四千五百元存款卡一張、其它物品若干,並將我綁架到公安局頂層樓迫害。齊冬全用一紙筒卷著硬器敲擊我的頭部,動不動不住停敲,張臣用塑料窗黑封條,抽我的眼部,將左眼抽封喉,於洪軍用鐵夾子夾耳朵等處並用礦泉水澆我的後脖頸等折磨。在看守所受到強碼鋪、強搜身、強剃頭、辱罵、毆打、搶佔物品等非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到雞西監獄,十一月到佳木斯監獄,在佳木斯監獄第五監區二分監區期間,遭到副教魏孟軍、賴寶華、王連宇的指使犯人姜美庚、王金良等人的包夾迫害,大廳內在我後背腰部位猛落一重腳,好久好久才爬起來,只能扶著床架,牆面走,去吃飯和上廁所,二個多月才正常走路。惡警平時用坐小凳子、開飛機、罰站、辱罵、毆打等方式迫害。我身體變好後,在監內做奴工,直到過二零一一年三月份正月十六後的四十幾天裏,在佳木斯監獄有秦岳明、劉雲剛等三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虐待致死後,迫害真相在全世界曝光後環境變化了些。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身體勞累,飯食差營養不良造成胸肺內積水,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出獄前一個多月,口裏吐血。

四位親人離世

長達十六年之久對修煉人的迫害,也給家人親人精神上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四位親人離世。大多數的日子裏是他們見不到我的,也不知道我的音信。我每次被迫害期間,給他們帶來的是那種無奈、無限的思念、傷悲和痛苦。岳父嵇相玉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含冤離世;大姐張麗君於二零一二年含冤離世;二哥於良勝於二零一三年含冤離世,奶奶趙秀英二零零六年含冤離世。

雞東縣六一零辦公室和雞東縣教育局自從二零零八年一月份二十五日起至今天停發工資停職。二零一五年四月份我去縣教育局找郭局長講真相、要求恢復工作、補發工資,卻說我們辦不了,讓去找雞東縣六一零辦公室,只要它出手續教育局就給辦理。我說你們是國家的合法機關,而它不是,沒有法律依據。

鑑於所有參與迫害的單位與個人所犯以上罪責,皆因江澤民一手造成,本人對他們暫不起訴,一切由江澤民負全部責任。望中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立案調查後依法懲辦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