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遭綁架折磨 山東姜淑娥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原山東省青島市交運集團分公司萊西交運集團職工姜淑娥因為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多次遭中共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其中一次被非法勞教兩年,三次被非法抄家,搶走所有法輪功書籍、兩台電腦、多台打印機、三部小型EVD、多部手機、白金項鏈、人民幣五千多元及其它很多物品等。

姜淑娥因不放棄修煉「真善忍」,被非法開除公職、被偽造手續強行離婚、被多次騷擾至今,手機監聽、手機定位、蹲坑、跟蹤、白天黑夜在家門口監視居住,使控告人不能正常上班,不能正常與家人、親朋聯繫,家人也被騷擾。這些迫害給她及兩個大家庭的成員造成很大的傷害與經濟損失。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國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姜淑娥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在被控告人江澤民口頭密令、授意指揮下,各級「610辦公室」操縱公、檢、法、安全、武警等機構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法輪功學員實行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群體滅絕政策。致使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七年的浩劫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並造成現在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社會秩序混亂,經濟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統的混亂黑暗。

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有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下面是姜淑娥女士在控告狀中陳述的部份事實:

控告人(姜淑娥女士)修煉以前患有婦科病、神經性頭痛、肝炎、膽囊炎、還有胃病。自從修煉法輪功後這些病症都奇蹟般的好了,脾氣也變的溫和了,是個凡事為他人著想的人,在單位得到上層領導的好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被控告人江澤民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導致控告人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後,控告人到公園裏去煉功,曾多次遭萊西派出所警察騷擾、綁架到收容所、拘留所裏非法關押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控告人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綁架回當地收容所非法關押迫害數日,被單位領導勒索二百四十元人民幣;九九年八月份,控告人再次到北京上訪,被萊西警察沈濤、張魯寧綁架到青島駐京辦關押,而後又被劫到萊西收容所非法關押數日、身份證被搶走,至今沒還。

爾後又有幾次的上北京上訪被綁架回當地收容所、洗腦班關押,接著又被劫持到拘留所關押數日,被勒索二百多元人民幣。並被單位非法開除公職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上,控告人被萊西警察騙開門被綁架到青島大山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一個月(當時在控告人家還有其他三人被綁架)。後又被秘密劫持到山東省王村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兩年。

在勞教所遭到的酷刑迫害

控告人被惡警頭目李悅接到隊裏,就被惡警房秀珍剝奪睡覺、洗漱、洗澡、休息的權利。控告人被和其他人隔離開,不讓與她們說話,白天黑夜不讓睡覺,給灌輸誣陷師父及大法的謊言、強迫觀看栽贓、陷害大法的書籍、錄像,強迫寫、讀誣陷師父的文章。控告人不配合也不屈從她們,就被惡警房秀珍關進盛垃圾的樓洞裏,整天看不見陽光,樓洞裏只有一盞燈,不知是白天還是黑夜。在地上畫個小圈,讓控告人白天黑夜在小圈裏站著,一走出小圈就被打罵。長時間不讓睡覺,大腦迷迷糊糊的,不知甚麼時間就走出了小圈或摔倒在小圈外,就會被打罵一頓,然後再拉回到小圈裏站著。不讓睡覺、洗漱、上廁所,大小便都在自己的臉盆裏。

控告人被折磨的不知摔倒了多少次,曾好幾次被折磨的昏死過去(後來包夾的人跟我說的),每次昏死過去就會被她們拽著、拖著、打著醒過來。有一次,在控告人醒過來時看見被好幾個人把著、拽著、拖著,拿著礦泉水瓶子在往衣領裏倒涼水,整天弄的臉上、手上、身上、衣服上髒兮兮的。由於天天站著,腳腫的像麵包一樣,從腳腫到大腿及肚子,腳也腫裂了,腳上的皮退了一層又一層,像個爛茄子一樣,鞋也穿不上了。

冬天就被關進惡警的廁所裏,強逼只穿著單衣服,對著窗口站著,惡警還特意打開窗凍,那些包夾穿著棉大衣還凍的直哆嗦。一天三餐都在廁所裏吃,一頓飯只給一個小饅頭,一兩塊鹹菜,一點水。有時只給少量水或稀飯喝了近一個月左右。控告人晚上被惡警房秀珍及其四個人強行握著手往紙上寫誣陷師父及大法的話。

控告人被惡警房秀珍教唆四、五個包夾打;加大勞動量及勞動時間,一打瞌睡,招來猶大的打罵,整整七個月沒讓睡會兒覺。

被非法勞教期間,萊西法院的惡法官王青雲、夏廣軍到王村勞教所偽造離婚手續、強迫控告人與其丈夫離婚。控告人至今無家可歸。那時,控告人的兒子才八、九歲,就被迫失去母愛,給年幼的兒子造成嚴重的心理創傷;年幼的兒子忍受著同齡人不該承受的痛苦的同時,還不得不生活在嚴重歧視和壓力的環境中。控告人年幼的兒子失去父母愛護的悲劇,完全是被告人及中共相互利用,用政治手段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進行滅絕迫害造成的。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日,控告人被偷偷轉到一大隊進行迫害。控告人在一大隊被惡警沈秀紅剝奪睡覺、休息時間、整天一個姿勢坐在小矮板凳上,還唆使包夾拿針、剪刀捅。每天中午讓所有人喝不明藥湯,有的人喝了後腿腫、肚子疼、血壓高等多種症狀,喝藥湯的人就少了。後來管教就把不明藥湯倒在菜裏。

二零零二年十月底,控告人被惡警李文及四、五個包夾強行按倒在地,兩胳膊被擰到背後,雙腿被包夾強行拉上,雙盤姿勢坐在地上,有的用腳蹬著控告人的腿,有的坐在控告人的腿上,還有的用手捂著控告人的鼻子、嘴,有掐脖子的,使控告人幾乎要窒息了。從中午1:30到晚上8:30才罷休,這樣的迫害持續七個小時,致使腳骨錯位,腫了、痛了很長時間。

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控告人外出時被萊西警察張魯寧等人綁架,並搶走其家中鑰匙,闖民宅非法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還有摩托車、電動車、手機等物品,其中還將控告人房東的一條白金項鏈也盜走。

控告人被拉到望城洗腦班一直是戴著手銬的,就連上廁所也不給解開。幾個小時後,過來一個女警察,控告人才得以上趟廁所。

警察沈濤、張魯寧、隋國勤拿著搶去的鑰匙闖進法輪功學員蔣華家把蔣華綁架到洗腦班。

晚上,當控告人被沈濤、張魯寧非法審問時,控告人質問張魯寧為甚麼綁架她?張魯寧荒唐的說:「有人舉報你帶著東西滿街跑。」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號上午,萊西警察沈濤誣陷控告人是匿藏在萊陽的逃犯、捏造假證據、欺騙萊陽公安。控告人在上班(萊陽)的路上被萊西警察沈濤等四、五個人邊戴手銬邊往車裏拖,書包、筆記本電腦、鑰匙、優盤、兩塊手機、雨傘、錢等若干東西被搶走。控告人被警察反戴著手銬控制在車裏不能動,並被拉到宿舍樓旁。

控告人看見到宿舍搶劫的有煙台的車,其中有幾輛沒有車牌子,然後又來了好幾輛萊西的車,一直折騰了三個多小時。

控告人沒能按時去上班,兩個小時後,老闆娘、王經理先後到宿舍去找都被非法扣留。控告人的老闆為了營救她,被萊西、萊陽警察誣陷、並遭暴打,至今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監獄裏遭迫害。

控告人被劫持到萊西夏格莊派出所,接著又被劫到即墨普東看守所,查體過程中,控告人被好幾個人摁在地上把住胳膊抽血,然後又拖到一張床上檢查身體。控告人被折騰的身體出現抽動不停、伴有噁心狀態、嘴也張不開了、說話也不清楚了、兩腿發軟站不起來了,兩腿不能走路,看守所拒收。他們就把控告人抬起來踩著衣服和頭髮走,然後又扔在地上躺著。一會兒,被拉回夏格莊派出所。剛回派出所,沈濤說送錯地方了,又親自開車把控告人送即墨男子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在回來的路上被惡警徐立波打。到了夏格莊派出所,惡警徐立波等人不給控告人開手銬、不讓上廁所,並讓控告人在院子裏讓許多男警察看著上廁所。

五月四號下午,夏格莊派出所惡警董常松拿著一張萊西人民醫院的片子,又拉著控告人到即墨市普東看守所「查體」。惡警董常松先把片子送給醫生,醫生邊看片子邊問一些問題,控告人告訴醫生:「回去後,他們根本沒給查體,這張所謂的片子不是我的,我好幾天都沒吃飯了」。看守所拒收。晚上,控告人被沈濤和萊西610副主任張小梅拉到萊西市望城洗腦班非法關押。

五月五號下午,控告人又被隋國勤拉到即墨市普東看守所查體,又被拒收。控告人再次被拉回萊西市望城洗腦班。傍晚,沈濤又把控告人拉到萊西市第二人民醫院查體,控告人不配合沒法查。沈濤就斥責醫生。控告人在醫院裏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警察抓法輪功學員了。沈濤抓住控告人的頭髮就打,並從褲兜裏掏出個小手絹堵嘴。在醫院裏,沈濤怕世人聽見、看見,就使勁握住手銬往樓下拽,然後又被拉回萊西望城洗腦班。第二天一大早就開了一張上面寫著:在洗腦班裏監視居住半年。

五月六號下午,有個青島警察介於此事。控告人的母親到公安局找沈濤要人,傍晚,沈濤就把控告人及其母親送回家,並安排人二十四小時在家門口監視。

從那時起,控告人就在被監視中,白天就是武備派出所的,晚上就是公安局邪教科的李為魁、徐海波和隋國勤、林廣慧兩幫輪流去。

控告人的媽媽被隋國勤惡意傷害、打擊。八十多歲的老人還得照顧四天沒有吃東西的女兒,經不起這樣的打擊,五月十號去趕集摔倒昏在路上。趕送醫院搶救,在這樣的情況下,沈濤還指使他的手下在醫院監視。在媽媽還沒有脫離危險期的時候,李為魁和徐海波闖進病房刁難控告人和病房裏的人。李為魁威脅控告人說:「姜淑娥,你等著,下次碰我手裏,我絕不客氣。」

控告人的媽媽這次住院花了八千元錢,控告人放在古董店宿舍裏的三千元錢也被警察沈濤盜走,至今沒追回來。

控告人的被綁架給其個人和家人造成很大的傷害和損失,沈濤(這次我只起訴江澤民,因為沈濤你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起訴江澤民也是在為你們伸冤,希望你們能懸崖勒馬,給自己留條後路)有推卸不了的責任,應賠償全部醫療費八千元錢。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號,萊西警察偷偷到控告人上班的地方妄圖將其綁架。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旬,萊西邪教科警察徐海波等人再次蹲坑、跟蹤控告人妄圖將其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