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對我和家人的慈悲呵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一九九八年,我正好十八歲,高中未畢業家人已為我找好理想的工作,可我卻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自己人生的方向與目地,時常一個人發呆,莫名的感傷,我多想明白人生為何?可越想也越迷茫,也許,這就是青春期的「雨季」吧。同年三月,偶然的機會我有幸拜讀了《轉法輪》中的《論語》,還記得當時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自己內心的震撼,從此我堅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外婆修煉後的奇蹟

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外婆、媽媽和我每天都早起參加同修們的集體晨煉,晚上也參加集體學法,煙齡六十多年的外婆在修煉大法不到一個星期就不再抽煙了。可是在修煉大法前,我們用盡各種方法讓外婆戒煙都以失敗告終。

修煉後,外婆的很多病也都隨之不翼而飛了,七十多歲的人走起路來輕鬆有勁,從沒念過一天書的她居然能跟著我們通讀《轉法輪》,修煉大概一年左右吧,外婆來了例假,這太不可思議了,因為外婆在四十歲時患上了子宮肌瘤,醫生給做了子宮全切手術,出現這樣的神跡,在醫學上是無法解釋的。

後來,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外婆被非法關押在鎮政府,期間遭受了嚴重的精神和肉體迫害,以至於走出政府大門時被一輛無牌照摩托車嚴重撞傷,爸爸把外婆抱進醫院時她已不省人事,醫生先後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書。後來我和媽媽被非法拘留期滿後把在醫院不能自理、不能說話的外婆接回家中,我每天給外婆讀師父的講法,我讓她和我一起念:「我的師父是李洪志」,我又教外婆讀師父的《洪吟》,從第一首讀到最後一首,開始是我給她讀,後來我就試著我讀一句再讓外婆念一句,剛開始她無法念完整,幾乎是無法聽清她念的甚麼。過了大概兩天,外婆能清楚的說出自己的名字,能清楚的念出李洪志師父幾個字,還能數數,數到十了。於是,外婆回家,就憑著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一個星期就恢復了健康。這讓所有的親人朋友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再說說媽媽吧,媽媽在修煉前是一個女強人,有一份體面的工作,也許因此很強勢,說一不二,爭強好勝,身體卻患多種疾病,媽媽膽管全切,還患有婦科病,美尼爾氏綜合症等等,常年我家都是一股中藥味。修煉後,媽媽一改往日脾氣,工作中兢兢業業,對誰都好,遇到利益也不欺不佔,再也不得那些不義之財。

媽媽的白髮長出了黑髮

媽媽在修煉大法後的不長時間,臉色紅潤,全身的疾病都好了。一天同事突然發現媽媽的白髮根處長出了黑髮,同事當時都驚奇不已,覺的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還有一次媽媽因為工作原因,與一領導正走在大街路邊,一輛摩托車把媽媽撞倒,車身從她腿上壓過去,當時領導與司機都嚇傻了,媽媽卻慢慢站起身來,安慰她們別怕,告訴司機自己是修法輪大法的,有師父管,沒事。領導不幹了,非要司機送媽媽到醫院檢查,但都被媽媽善意的回絕了。回到家脫下褲子才發現,大腿處一片全是烏青的,一把新傘都被壓得變了形。爸爸見狀也抱怨媽媽該去醫院,或者也該留下當事人的聯繫方式,媽媽說,沒事,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有師父管不會有事的,爸爸將信將疑。結果兩、三天媽媽就行動自如。

師父給我化解了危難

還記得我修煉不長時間,我晚上上晚自習,心想下了晚自習就回家參加同修們的集體學法,(家離學校大概得有三十里地),我騎上自行車只感覺車輪沒氣,九點過了,路上也沒有修車的,我就硬著頭皮把車往家騎,可我卻感覺好像有人推我一樣,騎著不累還很輕鬆,參加完同修們的集體學法,第二天爸爸把車推到修理店,整條車帶子全部都報廢了,我真切體會到了有神助啊。

我結婚懷孕大概五個多月時,一天在街上買東西,我一下就感覺自己頭暈眼花,快要暈倒了,我努力的控制自己,心中默默的求救師父,結果我倒在一賣花生的籮筐裏,沒有人扶,我卻自己站了起來,而後就離我大概幾米遠,一輛拖拉機把人撞了。我當時真是眼淚都要流出來了,那正是我要去的方向,師父用這種方式給我化解了危難。

在這個世風日下的社會中,我的丈夫,一個生長在傳統家庭且受過高等教育的正直男人也在這敗世中染上了敗世的毒素,當我得知丈夫有了外遇時,我內心的痛苦無人能體會,因為迫害十多年裏,丈夫對大法的理解與支持,對家庭的付出與對我的關心與愛護,真的無法使我相信眼前的這個男人會做出如此傷風敗俗的事情來,用常人的話說他背叛了自己的婚姻和家庭,我還能要他嗎?我努力平息自己的一切憤怒、委屈、痛苦,我到了同修家,同修用法理安慰著我,鼓勵著我,我翻開師父的著作《轉法輪》平靜的讀著,找到了自己的許多不足。是啊,我離中國傳統女性的標準都太遠了,更不要說大法對我的要求了,而作為大法的修煉者,我更是慚愧啊。我用真心與丈夫溝通,與那個女人溝通,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好,一定過這一關。期間丈夫也因此事遭報,雙腳流黃水以至於大熱的天穿兩雙襪子也會因黃水流出太多把鞋給打濕,我幫他到藥店買了復方土濟皮丁,可是仍然不好使,看他很痛苦的樣子,於是我對丈夫說,你能完全相信師父和大法嗎,你能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嗎?他看著我堅定的答:能。過後,他的腳就全好了,丈夫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威嚴。

從此我努力改變自己,修去在當今中國社會養成的強女人性格,時常對照大法來檢點自己的言行。謝謝師父,謝謝大法給兒子一個完整的家,從中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去掉了自己許多的人心。大法挽救了我瀕臨破碎的家庭。

師父救了我兒子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剛一進家門,兒子就很痛苦的告訴我他生病了,吐血,然後就暈倒了。我把他扶到床上告訴他快念法輪大法好,快求師父救他,快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因為你是小弟子,十多年來你從沒生過病,怎麼會這樣呢,一定是有漏了,不要承認舊勢力的迫害,要心正,念正,師父一定能救了你。

期間,兒子多次上廁所便出的都是黑血,第三次兒子暈倒的時候已經起不來了,臉白得就像死人的臉一樣,就快不行了。我跪在地上扶著他,我說,你用盡生命的力氣快喊師父救你,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

兒子艱難的一字一句的重複著我教他的話。我和母親也跪在地上求師父救救兒子。我和母親合力把兒子背到床上去躺下,我們開始發正念。一會兒就聽到兒子起床去洗澡,兒子還對我們說等會我爸回來他有話給大家說,此時我和母親都納悶他要告訴我們甚麼呢。

當爸爸回來時,兒子把電腦打開,告訴我們他已經找到自己的執著了,所以身體也迅速好了,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我告訴丈夫電腦密碼時被他聽到了,所以他背著我們悄悄玩電子遊戲。兒子對他爺爺說,要相信大法好,大法是真的好,剛剛他都快死了,是師父和大法救活了他。

我和媽媽都流淚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讓青春逆反期的兒子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又回到了大法修煉中來。

最後再說說我的同學的孩子,剛上小學二年級就檢查出得了過敏性紫癜和慢性腎炎,全家老小都快崩潰了,同學倆口子更是急得團團轉,各大醫院都說這種病治不斷根。同學早就退出了邪黨組織,且非常理解我修大法。我帶上《轉法輪》和適合小朋友看的大法真相光碟,這次去正好給她們全家都講了真相,全家也都同意了三退。同學帶著孩子每天看我給帶去的寶書《轉法輪》,現在孩子非常健康且成績也很好,再沒犯過這種病了。

在後來邪惡瘋狂迫害的那些血雨腥風的日子裏,都因為心中裝著師父和大法,雖然和家人承受著常人無法想像的苦難,卻時常感覺內心的光明與快樂。

我慶幸自己生在大法洪傳之時,我慶幸自己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這份快樂與殊榮,無法用人間的語言來描述!我真想對世人大喊:法輪大法是正法,快快了解真相得救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