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一年多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二零一六年六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新弟子。修煉一年多以來,每天看書學法,師父所講的法理令我的身心得到昇華,生活中也有很大改變。

一九九五年底,媽媽請回家一本法輪大法書,每天愛不釋手的看書、看錄像帶,學法。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也被吸引到大法中來。還記得,第一次看到師父的照片,只覺的心底熱熱的,不自覺生出一種親近的熟悉感。每次手捧師父的照片,我的嘴角都會輕輕上翹,那是莫名的幸福感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媽媽每次在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帶,我都會跟著坐在一旁,認真聆聽,聽完一講還想繼續再聽下一講。那年我讀初中,聽過師父的講法後,腦子裏總會浮現「真、善、忍」三個字。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爸爸也正式走入修煉法輪大法,每天早上他們都參加集體煉功學法。學校假期的時候,我也會跟著爸媽聽師父的講法,跟著媽媽學習煉功動作,偶爾也同爸媽一起煉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面對派出所警察,街道居委會的不斷騷擾恐嚇,我的父母始終都用修煉人的慈悲善念,給他們講真相,並且從來沒有放棄過修煉,堅修大法到今天,努力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二零零七年的冬天,有一天丈夫下班回家,把背包忘在自行車的車座後面。等到吃過晚飯後丈夫才發現包不見了,下樓找尋卻沒有看到背包的半點蹤跡。丈夫的錢包中有幾百元現金,還有證件和駕照,雖然錢不算多,但丟失證件再去補辦卻很麻煩。當時正懷孕的我,心情變的沮喪,只能心底默默懇求師父說道:師父,那些錢我們不要了,證件不要丟呀!

當晚休息後我就夢到自己好像走進一棟房子,進門時有藍底白花紋的門簾,夢中沒有任何影像或者人物,但師父的聲音出現在我耳邊。師父說的大概意思是,以前我與丈夫不給一位瞎眼的老婆婆讓路,所以今天才會丟這個背包。師父的話說完,我瞬間就醒過來。隨後我將夢中的情景講給丈夫聽,我們兩人都覺的十分驚奇。師父的說話聲,彷彿就在我的耳邊,縈繞很久很久。

第二天早上起來,丈夫再次下樓的時候,突然發現昨晚消失不見的背包竟然就放在自行車的後座上,包內的所有證件一樣都沒有缺少,唯獨幾百元現金不見了。等到丈夫把背包拿回家後,我們夫妻都感激的雙手合十,叩謝師父。

由於我的常人心太多,沒能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但我心中始終都有個信念,大法我肯定要修,只是何時修?夜深人靜之時,我常常會問自己這個問題,可每次都會被常人心帶動,不能真正下定決心走入大法之門。

二零一六年六月,我檢查出兩側乳房結節,醫生建議手術,可我不想接受醫院安排的治療手段。回家以後,我看著師父的照片,心底有個聲音告訴我:如果繼續做一個常人,終是無法避免生老病死,而我應該放棄那些執著的常人心,是時候走入大法,開始修煉!

媽媽和丈夫都很支持我的決定,第一天凌晨三點半起床煉功,整晚的夢裏都是師父的講法,第一次煉功的過程中感覺很累,但我堅持煉完五套功法以後,卻覺的全身舒暢。

大概煉功第七天,晨煉以後我做了一個夢。夢裏我和媽媽正準備煉功,忽然發現床底下有兩條黑色大蟒蛇。那兩條蟒蛇吐著信子,朝我追過來。然後我看到,媽媽在我旁邊張開手,瞬間將那兩條黑蛇抓在掌心裏。那兩條原本粗大的黑色蟒蛇,立刻變的很小很小,而後便被消滅。就在兩條黑蛇被消滅的剎那,又不知道從何處出現一條白底帶有褐色斑點的蟒蛇,這次我在夢中聽到那條白色斑點蟒蛇說我們殺死了它的丈夫,它要為它的丈夫報仇。隨著它的話音落下,我只覺的自己彷彿被固定住,周圍出現很多的小白蛇圍繞在我的身體四週,使我不能動彈。當時學法尚淺的我,沒有立即發正念清除它們,而是開始給它們講大法的真相。

夢醒以後,我把夢中的情景講給媽媽聽,媽媽十分高興,並對我說:這是師父管你了,把你的病業從根本上清理掉,病根徹底清除。我們全家人馬上到師父法像面前,叩謝師父救度之恩!

自從修煉以來,每天我的心情都很快樂,再也不會去想有關「生病」的事情。現在乳房沒有了脹痛的感覺,我好了!偶爾有不好的念頭出現在腦海中,我都會發正念排除它,那些舊勢力強加給我的念頭,我絕對不會接受,堅定正念的清除它們!

有時候工作忙起來,學法煉功會出現懈怠,對此我要更加精進起來,合理安排好工作生活,騰出更多的時間能夠學法、煉功,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寫出這篇交流體會,我是想告訴那些與我一樣的、與大法有緣的人,既然今生我們能夠幸運的遇見法輪大法,而且大法就在我們的身邊,那麼還有甚麼理由因為自己的常人執著心,而錯過這萬古機緣呢?通過學法與看明慧網同修交流文章,令我心中感觸頗深。是啊,我們生生世世的輪迴中只為能夠與大法結緣,終於等到今生,切莫與大法擦身而過!

如今我們全家共同修煉法輪大法,叩拜師父慈悲救度之恩!同時我們也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多學法,多救人!

本人修煉時間尚短,文章若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