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得法脫胎換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提筆寫出我修煉法輪大法的親身體會與改變,來見證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喜得大法的,那時我二十六歲,是一個被判處無期徒刑的監獄在押服刑人員。雖然只有二十六歲,用裏面的話說,我已是一個「二進宮」的慣犯了(這之前還被勞教過三年),對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有過悔恨、有過淚水,但是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的思想始終支配著我,就這樣無知無畏的活著。

有一天,一個獄友給我拿來一本書《法輪大法──在悉尼講法》。看過之後,我滿懷喜悅的對他說:這書真好!有空你也好好看看。他說,你喜歡看還有幾本呢!是一個要出監的獄友的,你要咱倆就過去買下來,我說好!就這樣我又請了《轉法輪》、《轉法輪(卷二)》、《法輪大法義解》共四本大法書籍。

在隨後的讀書學法的日子裏,徹底改變了我的世界觀、人生觀!以前總認為人死如燈滅、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甚至是過把癮就死、也沒白活一回等等這些極端、短視、自私自利的思想支配著我的行為和生活,很多時候都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也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認為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的天下,適者生存。

學了法輪大法後,我才真正明白了「善惡有報」是天理、是真實存在的,做壞事會得到業力、會損德;做好事會有福報,可以提高一個人的修為與層次。得失是平衡的,都是由宇宙特性真、善、忍在衡量著、在制約著。人要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對自己、對家庭、對社會都有益的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只想自己快活、不考慮別人的痛苦,那樣活著也真是愧對自己白當一回人啊!

明白了這些做人的道理,我的精神面貌也徹底改變了,告別了以前那種不學無術、混吃等死的狀態,開始全身心投入大法的實修中。

首先就是修真,不說假話,對當時的我這太難了!習慣了說假話、套話、空話,一旦要說真話了,而且只能說真話了,這個改變真不是三天兩天能做到的。以前不在意,張嘴就來,現在用大法的「真」一衡量,才發現自己過去活的有多虛偽、有多累,真的不是為自己活著啊!再看看身邊的這些人,整日裏有意無意的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做著心不在焉的事,真是身在迷中不知迷啊!我為自己能得大法而迷中知返深感慶幸!

修「善」,我首先在法中明白了甚麼是惡。師父講:「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當我用這句法理對照自己時,發現自己就是這個惡者!於是我按照師父講的法理,把自己的妒嫉心找出來,再按照師父講的「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1]要求自己,使自己從一個惡者慢慢向一個善者轉變。

這其中的一切改變都離不開一個「忍」字。以前衝動、不計後果才導致蹲監坐獄,這次在大法中修煉,對於「忍」的修為必然更要下番苦功夫。

人的行為是由思想支配的,當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做人、做事時,自己真的有種脫胎換骨、從新做人的感覺,心裏的喜悅與充實溢於言表,這時充滿了對師尊的感激!古人說:師者,所以能傳道、授業、解惑者!我真的碰到了這樣一位能傳我大道、解我人生迷惑的師父!謝謝師父!

我的改變,身邊的人有目共睹。有人就問我,你學法輪功有甚麼好處?我就說:我以前為了錢不擇手段、無惡不做,去偷、去搶,現在我學了法輪大法後,這種事我不會幹了,別人掉地上的錢,我會撿起來交還失主。以前活著是為惡的,損人也不利己,從今以後,我開始一心向善,做一個好人,做一個超越好人的修煉人……於是,有人也找我來借大法書看了,很多人就這樣走進大法修煉中。

因為這裏是監獄,很多人染有惡習,說話就帶髒話,更惡劣的伸手就打、張嘴就罵,學法煉功後卻神奇的改變了,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不再說髒話了,不再罵人了,不再打架了,不再吸煙、不再喝酒了,休息時間大家在一起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煉功時幾十人在戶外空地上排成幾排配合煉功音樂集體煉功,煉功時又引來許多犯人和獄警觀看。

當時從宿舍到車間宣傳板上總是登錄著同修們做的好人好事。有一天,大隊教導員叫我過去,問我:「現在大隊有多少人學法輪功?」我說:「有四十多人。」他說:「你們這些人做的不錯,你再發展發展,多叫人學。」我一聽就笑著說:「教導員,學法輪功都是自願的,人家不學也不能強拉著人學!」他也笑了:「總之,人越多越好,你們好好煉!」我說:「謝謝教導員支持!」

就這樣,大家學法煉功後的改變得到了同犯與監獄警察的認同,獄外輔導站的負責人也積極與我們溝通、交流,我們整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心性在不斷提高著、昇華著……

時間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氏為首的流氓政治集團悍然發動了對宇宙大法的迫害與鎮壓,面對這場鋪天蓋地的造謠與抹黑,我清楚的認識到,他們對大法所說、所做與法中所寫是不符事實的,這些完全是栽贓陷害,完全是無中生有的,為此我分別向大隊領導與監獄領導寫了公開信,詳細講述了我和我們監區同犯在大法修煉中的受益及我們的改變和大法的美好,希望監獄和監區領導能實事求是、公平、公正的對待我們,能夠給我們提供一個正常的學法煉功的環境。

然而在利益的驅使下,在邪黨的淫威下,這些人泯滅良知,喪失了做人的基本善惡標準,公然執法犯法,對我們這些大法修煉者進行了無理的迫害與酷刑折磨,使這些棄惡從善、一心想脫胎換骨做好人的人們在肉體與精神上遭受了不同程度雙重折磨與迫害。先是有同修劉基友被關禁閉,後轉監到北安監獄,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被迫害致死;又有同修趙錦城被隔離監視,後被轉到哈爾濱女監,於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這期間我也因私藏保護大法書籍被關禁閉,被強迫寫了保證書,在精神上造成了極大傷害與屈辱……而這些也只是我所在監獄小範圍的對眾多大法修煉者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人所遭受的迫害與摧殘暫時還無以考證……

是真理就要堅持,只有謊言才會改變!我於二零零二年底,又分別向監區與監獄寫了兩封公開信,聲明自己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以前高壓強迫所寫保證書全部作廢,同時向他們講述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希望他們不要再助紂為虐,停止對大法修煉者的迫害。這些喪失基本良知的「人」,變本加厲的對我加大迫害,二十四小時包夾,不寫保證書不給評分減刑……

即使面對種種不公的對待,我堅定的按照師父教我的真、善、忍的標準來做人做事,不斷向身邊這些被邪黨謊言欺騙的人們講述大法的美好、不斷揭露江氏流氓集團用謊言發動的這場針對善良修煉者的迫害等真相,很多人明白真相後都很震驚,紛紛叫我幫他們三退,我為自己對大法的堅守與世人的醒悟深感欣慰。

二零一三年我刑滿釋放,回到社會這個大環境中,一切是全新的開始,在家人的幫助下,我經營了一個蔬菜水果零售店,得到這一切我知道是大法的恩賜,是讓我現身說法講真相救人的,承擔自己應盡的責任!

再次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