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婦女,現在我家多人都煉法輪功,幸福的共同沐浴在師尊的佛光中,用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和救度!是師父讓我名存實亡的婚姻重新和睦;是師父讓我從拋家棄子的女人,變為一心一意相夫教子的賢妻良母;是師父把丈夫一個醫院判了死刑的人變成了健康的生命。

不堪受辱,離家出走

我天生個性強,結婚後生了三個孩子。丈夫左手殘疾,大事做不來,小事又不幹,家裏家外靠我一人掙錢養家。我賣過小吃,在澡堂幹過搓背。二零零三年在澡堂搓背一天能掙五、六十元,錢也不少,可是手腳經常被泡的發爛,脫皮。賣小吃時候正懷著孩子,挺著大肚子天不亮就起床,雜活都收拾好了,婆婆和丈夫才起床幫忙。雖然辛苦,為了孩子也認了,無怨無悔的幹著。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和朋友正在街上買東西,丈夫打電話問我在哪,我給他說了地址。他沒找到我,隨後就找到朋友家見我就打。我出來前面走,他在後面罵,他罵我也罵。他就更火了,一下把我一腳跺在地上,騎在我的肚子上就搧我的臉,不停的打著罵著。起來了回家還接著打,一個巴掌打過來把我打得天旋地轉的躺在了地上,不停的嘔吐。

去醫院檢查是腦震盪,下午四、五點打上點滴,一直到凌晨兩點嘔吐都沒止住。心裏和身體一樣難受,眼淚止不住的流,心想這還活著幹啥。我整天累死累活的幹,你的工作還是我掙錢買的,我哪裏做錯了,你這樣往死裏打我。心裏極其難受痛苦,不活了死了算了。又一想,我媽養我這麼大,我還沒有孝敬老人,就這樣為這個男人死了不值。我得走,往死裏打還和他過啥。還是個殘廢,沒有工作我都沒嫌棄你,現在你有工作了,你就這樣對待我,有啥可留戀的。又想走了三個孩子咋辦呢,我都活不成了要孩子幹啥,我出去還不知道活成活不成呢。

準備走時才發現身上沒有錢,我的錢都給他買股票了。就問他要錢,他說要錢幹啥,我說去看病,就給我五十元錢。他上班走了,我就把東西收拾好就走。走到門口看見三個孩子,孩子沒看見我,看著孩子眼淚止不住的流……

出去了一時找不到工作,錢也不敢亂花,就每天只吃一個饅頭,有時候吃一塊五的涼皮。電話響了一看是丈夫打的就不接,他大姐也打,後來都不接。叫我回去,我就不回去,我出來就沒有再回去的念頭。在最難的時候,朋友介紹我認識了一個有家有口的男人,就和他過著婚外情的生活,也沒感覺有甚麼羞恥的,覺得現在的社會不都是這樣嗎。想孩子了就回家看看,看了就走,繼續自己的生活。

幸遇大法本性醒

二零零八年回家看孩子,看到婆婆、二姑姐和小姑子她們在一起讀書,是《轉法輪》,她們也喊我一塊去讀。我就自然的和她們一塊讀起來。從那以後回家我就和她們一起學法,煉功。有時候也出去發發資料,貼不乾膠,有時候也帶走資料發,也沒有怕心,就知道大法好。法輪功是叫人做好人的,不是電視裏面說的那樣,心想都學法輪功就沒有壞人了。但也只是做做事,並沒有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在常人中還是我行我素。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我忽然感到擺在我面前只有一條路,必須和這個男人斷絕這種不明不白的男女關係,結束這種花天酒地的墮落生活。下定決心好好回家修煉法輪功,把自己當作真正的煉功人,嚴格要求自己。可又不願割捨這段情,可又感覺對不起師父。本性的一面和人中的自己來回撕扯,致使自己嚎啕大哭,覺得自己咋這麼不爭氣。

後來丈夫得了病,回家照顧他。有時和丈夫吵架就跑出去,找那個男人,過後又後悔自己不爭氣,咋又沒守住心性,懊悔的不得了。有時候想,啥時候能不再和他聯繫,這個情啥時候能斷呢?真是難啊!不斷的發正念、發正念,清除這種情。就這樣慢慢的克制住自己,到最後完全斷了。

得肝腹水的丈夫,學大法康復

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丈夫打電話告訴我身體不舒服,我說你去醫院好好檢查一下,到晚上打電話說住上醫院了,檢查出來是肝腹水。我對同事說,我丈夫得了肝腹水。她說這個病可不好治,我老家有個人得這個病就沒治好。還沒來得及回去看他,小姑子打電話告訴我,醫院已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了。

四月三日回去看他,見丈夫又黑又瘦,肚子就像懷孕婦女一樣大,簡直就像變了一個人。為了確診,我們在住院期間瞞著醫生,又跑到鄭州的省級醫院做複查,證實還是肝腹水。回來陪著他每天輸六瓶水,到中午回家吃飯,下午就不去了,我們一家人在家讀書學法,我和丈夫早晚在家煉功,白天輸液時聽師父講法。每天就是大量的讀法、聽法、煉功。

剛開始丈夫腿站不住,就坐著煉動功,動作也不標準,我得不斷給他糾正動作。大概煉了二十多天,中間也沒檢查過,只想著就是學法、煉功。

主治醫生有天對我說像他這樣的病,越到最後肚子裏的水越不好往外排。我說那咋辦呢?醫生說得用湯藥,湯藥勁大,我說那就給開點吧,省得我們再去鄭州。她說不行,這個我不能開,你們上次去鄭州找的不是我老師,上次叫誰開的,這次還去找誰。我心想著這咋辦呢。我說醫生,做做B超我們拿著報告,人家也好對症下藥。

去做B超時,護士問做前腹部還是後腹部,我說具體做哪我也不清楚,就打電話問主治醫生。因護士和我認識,就把前後腹部都做了。也就十幾分鐘時間,B超就做完了,檢查結果是前後腹部都沒有水。

我拿著B超單去給主治醫生看,嘴裏不停的說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醫生看著檢查結果說:這是好事,這是好事,你們明天出院吧。

就這樣一個得了肝腹水,在醫院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的情況下,不到一個月好了,沒病了,太神奇了!現在想想,以前只知道法輪功好,可是不知道法輪功還能把一個人生命救回來。

現在一家和睦、幸福

出院後,我們一家人一起學法、煉功。一天早晨起來煉功,煉著心裏想著,師父啊,我不再怨丈夫打我了,我既往不咎,要原諒他,把他打我對他產生的恨怨通通放下。是師父,是大法改變了我,叫我從新做人。

出院後,丈夫回家就開始拉肚子,一天拉了十一次,也悟到是師父給他清理身體,就沒當回事。開始他讀法時上氣不接下氣,漸漸的他身體好起來,臉也紅潤起來。我對丈夫細心照顧著。以前我是一個自私自我,看誰都不如自己的人,回去不想多看丈夫一眼,現在心甘情願對丈夫好。

隨著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歸正自己。我和丈夫商量把股票都賣了,給丈夫辦的每月四百元的慢性病補助,病好後就不再去領了。以前我得的鼻炎、喉炎、腦震盪、耳膜穿孔,婦科病、都好了。四肢冰涼,後背冰涼的病全好了。陪丈夫煉功那段時間,有一天我們吃完飯在床上坐著發正念,忽然看見婆婆手背上的老年斑,好像一塊疤結,我隨手扒拉了一下,老年斑掉了。我覺得不可思議。

現在我們一家和睦、幸福,在修煉的路上共同勇猛精進。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